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8章 冰蝶相救
    声音,是从容离胸前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容离手忙脚乱的将胸前的锦囊掏了出来,里面是之前一直在沉睡的冰蚕蛊。

    锦囊口刚一被打开,晶莹透亮的小蝴蝶从里面飞了出来,并嫌弃到,“湿死了。”

    容离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,急吼吼地说道,一手指着天空,“我求求你救救小黑,你以后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,你帮我…”

    冰蚕蛊已是紫金蛊王阶,破茧成蝶,杀人都轻而易举,更何况是海东青。

    容离话还没说完,冰蝶动了动翅膀,忽而飞向天际,速度极快,空气中只留下两个字,“麻烦。”

    未见它如何闪动翅膀,却瞬间飞到海东青的身边,阳光下,它的身体越发透明,若是不仔细看,根本发现不了它的踪迹。

    它轻盈的在海东青的上方飞了两圈,之后便直接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而天上那只本来想用另一只利爪撕裂小黑身体的海东青,突然间胡乱飞了起来,痛苦的嚎叫,身体上冒着缕缕青烟。

    它痛苦的摆动着身体,在小黑身上的那只利爪胡乱蹬着,小黑无意识的被它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空中的变故不止吸引了夏侯襄的目光,挛鞮奕和百里筠同样看着天上,此时见他们精心饲养并熬了好久才驯服的海东青,竟然不止怎么回事突然在半空中自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冒烟,却未见任何明火。

    夏侯襄在小黑被甩下来的瞬间飞身而起,接住了下落的它。

    战场上的大白看到小黑被咬成那个样子,当下便怒了,之前它咬的还是马,现在大白直接转身朝挛鞮奕便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变故就在一瞬间,然而挛鞮奕竟然躲了过去,他多年来经过战争的犀利,对于危险的感知已经是身体本能。

    大白只咬下了挛鞮奕甲衣的一角,并未真正伤到他。

    夏侯襄接到小黑后,并未再落在大白的背上,而是直奔辰逸而去。

    辰逸带着人一直在战斗圈外围,天空上的变故除了容离和夏侯襄几人,他们看得最清楚。

    此时见夏侯襄捧着小黑回来递给他,辰逸连忙小心翼翼的接过来,并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,夏侯襄直接拿过他的弓和箭,立于马上瞬间将弓拉满,‘嗡’地一声,箭上带着夏侯襄无匹的戾气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那剑羽仿佛被注入了无尽的力量般,穿过整个战场,没入百里筠的左肩,惯性直接将他带下了马。

    鲜血瞬间便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百里筠当时就蒙了,他和夏侯襄站的位置可以说是整个战场的一头一尾,即便这么远的距离,夏侯襄的箭还能准确无误又带着无尽的力量飞向他。

    百里筠不会功夫,当他看到箭矢朝他飞过来之时,他就是想躲也躲不过去。

    挛鞮奕大惊,立马下令撤退,一刻不留。

    在北狄,挛鞮奕把百里筠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,若是没有百里筠,治国之事,他知之甚少,都是百里筠一点一教导他。

    百里筠对于挛鞮奕来说,亦师亦友。

    城门上的容离,在看到夏侯襄接到小黑后,立刻下了城楼,出城去看,她还要确定小黑是不是还活着。

    夏侯襄一箭射中百里筠后,跳下马匹,看到凉州城的城门被打开,容离打头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夏侯襄自辰逸手中接过小黑,快步向容离走去,见她眼睛都要哭肿了,不禁心疼不已,连忙说道,“它还有呼吸。”

    在递给辰逸之前,夏侯襄先确定了小黑还活着,这才朝百里筠射去了那一箭。

    那箭原本是冲着百里筠心脏去的,却因为距离过远,加上风的缘故箭的轨迹被吹偏,即便如此,还是射中了百里筠的肩膀。

    正是左肩,算是先帮小黑出气。

    容离伸出去的手都是抖的,她看着它小小的身子,正微弱的起伏着,身上一块块的伤痕,让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流出。

    “饿。”夏侯襄这才看到,容离手背上落着冰蝶,刚刚若不是有它相助,他们可能就真的眼正正看着小黑被海东青杀死。

    他们本事再大,却没有飞行于天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吃饭,马上吃饭,”容离抹了把眼泪,“小桃,你们去准备饭食,多准备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桃蹊柳陌四个丫头刚才也心疼的不行,现在小黑能死里逃生,她们别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冰蝶这才心满意足的回了锦囊,刚才施救不过就是为了它这张嘴,还有天空上那个鸟儿一直跟在它主子身边,它自是认识,既然是自己人,救一救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那时候它看小黑情况危急,所以没先提要求,现在,它都快要饿死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和容离赶忙将小黑送去医治,军营里的军医,除了给将士们治病,给伤员包扎,有时候还得给战马看病。

    驻地里的军医,向来是身兼多职的,反正一通百通,总不会治坏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军医看到小黑的时候,不禁有些麻爪,鸟他可没治过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军师紧张的样子,他也说不出口,在这军营里,他若治不了,就真没人能治了。

    小黑身上的伤处太多,有的地方刚开始结痂,却又被新伤口处流出的鲜血冲开,这样便造成它血流不止的状况。

    无论怎样,先止血总错不了。

    军医用白酒给小黑伤口上消了消毒,哪怕小黑现在还没有意识,却疼的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容离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,怕打断军医的救治,夏侯襄把她把在怀中,挡住她的视线,现在小黑的样子他看着都心疼不已,更何况离儿了。

    容离抽了抽鼻子,对他摇了摇头,深呼吸一口气,靠在他的身上看军医给小黑消毒、上药、包扎。

    小黑几乎全身都缠满了纱布,军医最后将纱布打好结后,才深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最怕这只鸟在包扎途中死去,这是第一次,待后日换药,它若还能挺过来,便真的没事了。

    军医将情况告知夏侯襄和容离,这两日喂些水,其他吃食不必喂,它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点了点头,温婉和沐蓉语趁军医包扎的时候,去弄了个小篮子,里面垫了厚厚一层软垫,此时将包好的小黑放在里面,以防移动的时候,碰到它的伤口。

    容离想起来夏侯襄曾给她的金翅草,那东西对人来说有奇效,不知对于小黑有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反正这两日也是要给小黑喂水的,容离索性取了三分之一的金翅草来熬水,这两日就用它来喂小黑。

    回到主帐内,容离也不听什么汇报了,提着小黑就去了后面的内帐。

    今日军师在城楼上哭的有多悲恸,他们其中有不少人看到,这些将士有当时看到的,有事后听人说的,小黑一直跟在王爷身边,他们虽不知道小黑会说话,可也知道王爷对小黑极好。

    伏虎营和玄甲骑的众人就跟不必说了,小黑到底是怎样的存在,他们早就知晓。

    容喆和云耀都二人知晓小妹(嫂子)和小黑有多亲近,现在小黑还未醒来,小妹(嫂子)的心里肯定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今日打的中规中矩,夏侯襄也没什么心思听,索性让人都回去修整。

    凤九玄和顾芸等在帐外,他俩身份不够,开会时不能进去,却都担心小黑和容离,只能等会开完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见人都出来了,他们连忙进去。

    温婉和沐蓉语一个去熬药,一个去给容离熬药,申老爷子给她开了些药安神补气的药。

    申老爷子在小黑飞出去时就想到了阿紫,奈何阿紫在冰蝶沉睡没多久后也进入沉睡,现在根本醒不过来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黑在半空中挨打,却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容喆四人跟夏侯襄去了内帐,一进去就看到容离坐在桌旁,桌子上摆着那个放着小黑的篮子,她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小黑,连眼睛都很少眨。

    夏侯襄、容喆和凤九玄看着心疼不已,云耀和顾芸心里也不是滋味,几人都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最后容喆四人一言未发出了帐子,夏侯襄走到容离身边坐下,将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黑一定会没事的,对不对?”容离眼睛看着的小黑,她的声音有些沙哑,她轻言出声,生怕惊扰到昏迷中的小黑。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会没事的。”夏侯襄拍了拍容离的背,他眼圈也泛着红,说出的话既是给容离听的,同样也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“你保证。”容离眼睛依旧盯着小黑,话却依旧是对夏侯襄说的。

    夏侯襄心中轻叹,出言却是坚定无比,“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容离点了点头,夏侯襄明显感觉到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夏侯襄轻拍着容离的背,“歇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容离摇了摇头,“我不累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又劝了几句,容离却是一副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的架势。

    夏侯襄拗不过她,只能依着她的性子来。  直到晚上,容离终于抵不过困意,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,她双臂将篮子圈在中央,脸颊贴在篮子的边缘,让小黑微弱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。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