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7章 小黑遇险
    古书中有记载,“雕出辽东,最俊者谓之海东青。”

    海东青身形极大,性凶猛,喙爪像铁钩一样硬,飞得既快又高,说它是天空中的王者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容离表情凝重,手中的剑不敢有丝毫停顿,一旦海东青靠近,她便尽全力将它逼退。

    一开始容离还不确定,但与它对战时,原本冲她而来海东青,却一直找机会往云老爷子身边凑,她便确定了它的目标就是小黑。

    原本想让云老爷子带着小黑先走,可转念一想这样不妥。

    若是人来跟她打,容离倒是有把握将其拖住,让人带小黑走。

    可海东青是飞行于天上的,它若是想追,容离还真拦不住它。

    到时一来看护小黑的人有危险,二来她也不能确保能不能追上它,所以,小黑待在她身边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如此,还能拖住海东青,以便她将其斩杀。

    容离心知,杀掉海东青并不容易,它但凡看到危险,立马飞上天,自己便拿它无法。

    海东青又异常机敏,若是看到她不敌,便会加紧攻击速度,不给容离丝毫喘息机会。

    就是耗,她也耗不过它。

    容离头次一觉得事情有些棘手,若是她未怀身孕之时,能上蹿下跳还好些,可现在她得顾着肚子里的宝宝。

    一有顾虑,出手便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极快,棚内的几人只见容离突然暴起,然后便将小黑扔到而来云老爷子手里。

    温婉和沐蓉语立马去帮容离,凤九玄把桌子上能扔的都扔了过去,零星一些砸到了海东青身上。

    温婉和沐蓉语的加入缓解了一些容离的压力,她一手护在小腹之上,另一只手上的剑刺的飞快,拦住海东青的去路。

    云老爷子让一旁的哨兵将刀递了过来,海东青的目标是他怀中的小黑,若是它突破几个丫头的围攻,他少不得也要费些力气,与它斗一斗。

    小黑一直跟着他们行军打仗,在云老爷子心里,它就是襄儿手下的兵。

    想欺负它,没门!

    小黑刚开始着实有些懵,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扔到了一边,后来看到容离顶在前面与海东青对战,它立刻明白,那只海东青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黑溜溜的眼睛上雾蒙蒙的,看着身边的人都冲在前面保护它,尤其是小离儿还怀着身孕,为了它竟然这么拼命,它心里发酸,使劲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它就是只鸟啊,又不是人,他们这是做什么嘛!

    若是因为它的缘故,而伤了大家…

    与挛鞮奕对战的夏侯襄,正巧看到了城楼上的一幕,心倏一沉,立刻便想抽身上城楼。

    可挛鞮奕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,城楼上的变故他也看见了,夏侯襄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,可行动上直接就包漏出了他的担心。

    挛鞮奕不禁‘哈哈’大笑,“想不到,那只鸟竟然对你如此重要!”

    派了海东青过去,果然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百里筠微笑的看着城楼上,协力抵抗海东青的那些人,没想到竟然在一群少年中间,看到了云老将军。

    他说怎么两国交战这么久,未曾在战场上看到云老将军,原来是在保护那只鸟。

    如此,那只鸟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,今日,必是要取它性命的。

    一声响亮的哨子,自百里筠口中响起。

    海东青瞬间飞的极高,温婉和沐蓉语齐齐松了口气,这东西也太难缠了,一个不小心被它一爪子抓手背上,疼的不轻。

    容离身上也被抓了几道,此时却并未放松警惕,海东青飞的太高,她看不清它的动向,却下意识的觉得它不会这么轻易便放弃攻击。

    她微微有些气喘,一直时刻保持警惕抬手挥剑,本就消耗体力,更何况她还怀着身孕,体力更是消耗的极快。

    天空中一个黑点越来越大,容离看到后大惊,跑了起来,将云老爷子推到一边,她刚到,海东青也下来了。  ‘戗’海东青的利爪被容离的剑挡住,原来它转变了方向,自高空俯冲,直接飞向云老爷子,而且看的出这一爪子是直接要袭击云老爷子肩膀的,若是老爷子手中的刀掉了,再想拦着海东青去攻击小黑,

    简直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就这样,改变测略的海东青,让城楼上的众人累得不轻。

    它拔高、俯冲,速度极快,每次的目标都是云老爷子。

    容离体力越来越差,喘气的声音已经有些重了,温婉和沐蓉语两人和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云老爷子怀里的小黑之前一直老老实实的待着,可现在这般状况,明显小离儿她们再这么下去,是要被拖垮的。

    小离儿和主子对它不薄,它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离儿如此。

    再说,它那闷骚的主子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,若是小离儿出了什么事,还有哪个缺心眼儿的姑娘肯嫁他?

    它小黑是谁?

    这点小事,它自己摆平!

    小黑猛地啄向云老爷子的手,云老爷子只防备着天上的海东青,手上吃痛便下意识的撒了手。

    他抱在怀里的小黑直接飞上天际,那个本与容离打的难舍难分的海东青,瞬间追着小黑飞了。

    容离一转头,发现天空上那个熟悉的黑影,眼睛倏地睁大,“小黑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冲到城楼边,朝天空之上大喊,“你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小黑并没有听容离的话,但也没有飞出去多远,它已经尽了全力,但海东青的速度极快,在天空中,还未有谁的速度是能超越它的。

    小黑知道自己跑不了多远,但只要飞到小离儿够不到的地方就行了,反正海东青是冲着它来的,只要它离开,她就不会再被攻击。

    之后,不就是打架嘛?

    来啊!

    海东青展开翅膀,身形比小黑大了五倍有余,锋利的爪子,铁钩一样的喙,无一不展示着它的攻击性。

    小身形的鸟儿若是遇到它,一爪便可贯穿其身体,小黑的身形虽比一般的鸟儿要大些,可在海东青的眼里,与那些小鸟并无不同。

    小黑看着海东青嗤笑一声,“你主子也是没给你训好,你的目标是我,打女人算什么本事?正好小爷好久没活动筋骨了,今儿陪你练练。”

    它说话的语调还是和平时一样,容离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,小黑根本就打不过海东青,它如此做不过是不想让她再为它涉险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!我让你回来!”容离不断的朝着天上大喊。

    小黑嘿嘿一乐,“你看你,哭啥?我就遛个弯,一会儿就回,哈。”

    海东青看着对面那只鸟,嘴里叽里咕噜不知在说些什么,它的耐心宣告殆尽,直接向小黑飞了过去,两只利爪在阳光下泛着寒光。

    小黑努力向一旁闪去,但海东青的翅膀太大,将小黑直接给兜住了,虽然它躲过了利爪,却未躲过海东青的翅膀。

    一下子,小黑觉得头有些蒙。

    “诶,有两下子。”小黑被海东青一下扇出了好几个跟头,它赶紧让自己稳住。

    然而,刚稳住,海东青爪子便到了,小黑奋力向左下方山,身侧被海东青抓了一道,黑羽连着一丝血肉,缓缓飘下。

    容离双手死死抓着城墙边沿,下方的夏侯襄被挛鞮奕缠着心中火气直往上冒,大白看不见天空上的情形,不过容离的喊声让它觉得之情不妙。

    就在夏侯襄与挛鞮奕打的难舍难分之时,大白一张嘴,直接咬上挛鞮奕的战马。

    挛鞮奕的战马腿上,同样覆着铠甲,可即便如此厚的防御,也被大白咬的凹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白一次不成,又来一次,它张着大嘴,一次次咬向对方的马腿,终于,马腿上的铠甲被它咬掉一大块。

    再次张开嘴,大白直接咬上马腿。

    那战马吃痛,另一只蹄子直接踢到了大白的身上,大白有些站立不稳,向一边偏去,嘴上的力道却丝毫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马腿上,生生被它扯下一大块皮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空中一声痛苦的嘶鸣,与此同时,是容离撕心裂肺般的大呼,“小黑!”

    让大白和夏侯襄惊的直接抬起头看去。

    小黑的右翅被海东青的利爪贯穿,它身上的羽毛,在之前的打斗中,已经被海东青大片大片的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羽毛下那粉嫩的皮肉露了出来,上面迅速被鲜血覆盖。

    战场上的夏侯襄等人可能还看不清楚,然而容离她们就在不远处看着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容离早已泪流满面,她眼睁睁的看着海东青撕扯小黑,然而她一点忙都帮不上。

    它那么爱惜自己的黑羽,往日小桃要给它洗澡,它都要反抗半天,洗澡的过程里要是扯着它的羽毛,更是大叫着让小桃轻点,若羽毛掉了一根,它都能心疼好久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的它,身上的羽毛已经少了一半有余,却一声不吭,直到它的左翅被海东青的利爪穿过,它才忍不住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该多疼啊。

    容离跌坐在地,温婉和沐蓉语几人也都哭成了泪人,小桃更是泣不成声,几人合力想往起拽她,却发现根本拽不动。

    泪水打湿了胸前的衣襟,一股无力感充斥容离全身,她喃喃的对着天空中的黑影说道,“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啊…”

    云老爷子偏了偏头,他心里也不是滋味,双目已经蒙上了雾气,小黑怕是在劫难逃了。  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,“好吵啊。”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