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3章 再战
    众将士想起玄甲骑挥斧子砍马腿的情形,好像隐隐约约有些明白容离的意思,却又觉得有些地方想不通。

    容离也不藏着掖着,直接将该如何打详详细细的给他们说了一遍,最后一个字儿的话音落,底下坐着的众将士无不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还能这么打吗?

    “你们先试试,有什么不明白的,去问纪队正和严队正,他俩知道我的意思。”容离指了指纪明辉和严邈。

    严邈又挺了挺胸脯。

    “军师大才,我等佩服。”李虎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,若是此法能成,那困扰他们多年的问题,可能就真的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诶,别佩服我,”容离摆了摆手,“要佩服就佩服岳…岳大大吧。”

    “岳大大,是谁?”李虎蒙了,他没听过这号人物啊。

    “一位神人。”容离颇为崇拜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‘岳大大’记在了心里,等没人的时候,他得问问离儿,‘岳大大’是谁?

    是她们那个时代的吗?

    天祁和北狄的第一次交手落下帷幕,以北狄告退结束。

    凉州知府在第一次交战结束时,便写了战报发往京城:北狄发兵攻打凉州城,幸而战王带兵及时赶到,暂时打退北狄蛮夷。

    凉州距离京城很近,两日后夏侯赞手里便收到了战报,他看过后眉头皱了起来,没想到北狄真的发兵了。

    之前以为夏侯襄信口胡扯的谎话,没想到竟是真的,夏侯赞不得不往深一层次去想——为什么夏侯襄,能比他先接到北戎要发兵的消息?

    夏侯赞别的不行,在猜忌之事上,他认第二,就没人敢认第一。

    比如,关于夏侯禹和夏侯衔弹劾对方的折子。

    他的这两个儿子不知怎么回事,最近这段时间突然杠上了,原本温厚的夏侯禹竟然接二连三的上折子痛斥夏侯衔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小到生意,大到夏侯赞交给他的政事,夏侯衔都要横插一杠子,而且极其嚣张。

    一开始夏侯禹还能忍,可忍着忍着就忍不了了,人家都明摆着骑到他头上了,他若再忍,可就不是什么忠厚,而是蠢了!

    而夏侯衔之所以如此,并不是知晓皖月和夏侯禹的私情,只是他突然发现,夏侯禹竟然派人跟着他!

    夏侯衔瞬间就觉得不对,夏侯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是不是要抓他错处,上报给父皇?

    夏侯衔眼看得就要入主东宫了,在事成之前,他得将任何妨碍他的人或事情都扫干净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便对上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能对上,完全要感谢容敬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出手,夏侯衔那个傻子还美滋滋的以为,自己入驻东宫乃是四平八稳的事情,没人敢给他下绊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夏侯衔和夏侯禹斗了个不亦乐乎,而容敬在和夏侯杞联手后,便找到了在街边趴活的小六。

    容敬向来心思缜密,他不相信当日皖月去往白麓阁,中间停下来打赏小六,是真的可怜他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一定是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比如,皖月和夏侯禹是如何传信儿的?

    夏侯杞那边也没闲着,先是派了人去夏侯禹屯兵的西郊处盯着,以防他突然发兵攻城。

    然后他亲自去宁王府踩点,找了个机会夜探宁王府,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新发现,多找些夏侯禹想谋朝篡位的证据,便更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毕竟王爷可不是说抓就抓的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夏侯禹亲自领兵逼宫,就算是以屯兵的罪名将夏侯禹抓了,他也能推脱个干净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探不要紧,却让夏侯禹探出个惊天秘密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挛鞮奕在皇城运了两天的气,他觉得自己这次太憋屈了,往日他们北狄和天祁打,再次也没打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他的重甲骑兵团啊!

    挛鞮奕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,手中的法宝丢了,接下来的对战,怕是费上一番力气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幸亏他手上也不止重甲骑兵团一个底牌,现在只能在左右两翼的轻骑兵队伍里使劲了。

    他们单兵作战能力强,进可攻退可守,用他们削弱天祁兵力也是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挛鞮奕将手中的战书一扔,明日,他定要杀天祁个片甲不留!

    百里筠也没闲着,现在战场上出现了一支他们从未见过的奇袭军,看情况很是不妙,他们能毫发无损的歼灭重甲骑兵团,就说明他们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若是知晓他们的作战方式,百里筠还能分析出一套应对法则来,然而他们出现的毫无征兆,令他无从查起。

    这便有些棘手了。

    既然天祁下了战书,百里筠觉得,这次对战,其他人不重要,就连最难应对的伏虎营都不重要了,双方打过太多次,对于伏虎营百里筠可以说是了如指掌,这次,他得仔细观察观察那支新队伍。

    于是,第二日,天光大亮,北狄大军兵临城下,而在凉州城外,夏侯襄早已率兵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北狄大军中并无西秦旗帜,夏侯襄勾了勾唇,想必西秦派去的人,应该已经被挛鞮奕或关火杀了吧。

    浑水摸鱼,可是要付出代价的!

    容离依旧来到城墙之上,温婉等人跟在她的身后,她们女子小分队又壮大了一些,再叫女子小分队有点不大合适,因为申老爷子和云老爷子俩人也加入进来了。

    申老爷子完全是看热闹,而云老爷子是因为…病了,没办法带兵打仗,只能坐到观战席。

    这还是云耀找申老爷子再三确认,自个儿父亲病情来得快去得快,已经在好转了,这才同意的。

    纪明辉和严邈二人被派了任务,军师说的方法,他们已经大致和他们说了,待一会儿双方交战时,他们先一步行动,给大军做个示范。

    按军师的方法来,错不了。

    战事一触即发,既然双方首领已到,就不存在什么叫不叫阵的说法了。

    军旗被西北风吹得猎猎作响,天空飘起了雪花,寒风夹杂着雪花打在人脸上,生疼。  之前已经下过一场大雪,却早已融化的没了踪影,现如今大雪再降,要比之前大了许多。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