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2章 不知军师可有应对之策?
    凉州城,驻地内。

    夏侯襄拥着容离回到营帐,不一会儿校尉以上官职的将领都进了主帐,纪明辉和严邈虽是队正,不过因为带的队伍特殊,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每次打完,得开个总结会议,大伙儿说说自己发现的问题,讨论一下该如何解决,最后由夏侯襄下达下一步的作战计划。

    将领们进来时,看到容离坐在夏侯襄的身旁不禁一愣,接着各个都露出钦佩的表情,上前行礼,“王爷,军师。”

    容离眨了眨眼,还跟她打招呼呢?

    没想到啊。

    这些将领回营后先去找的伏虎营和玄甲骑,这次要不是他们一个将北狄的重甲骑兵全歼,另一个加入战场帮他们抵挡敌军,也不会结束的这么顺利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今日一战,天祁的损失简直微乎及微,没了重甲骑兵团的碾压,大伙儿明显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们和伏虎营有着同样的疑问,这方法是怎么想到的,简直大快人心呐!

    于是,容离军师再次被提及。

    这下,但凡领兵的将领们都弄明白了,敢情军师不光是小白脸,是真的有真本事啊。

    怪不得能让王爷带在身边,他们之前倒是小瞧了军师。

    这些将士们还不知道容离在西南边疆的所作所为,若是知道了,大概会献上自己的膝盖…

    因为,伏虎营的那群大小伙子们,已然如此。

    是以,这些将领们进帐后便重新审视容离,再不拿她当只吃干饭的小白脸看待了。

    容离倒是没什么太大感触,反正人家给她打招呼,她就点头呗。

    待众人落座后,便直奔主题,但凡有发现问题的便起来说一说,容离听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她在城门上也看到了一些问题,不是天祁,而是北狄的,但天祁在应对之时,还是走了些弯路。

    天祁将士损伤,多是由北狄两翼的轻骑兵所致,他们速度很快,轻甲轻骑,并善用弓箭与短刀,既能远距离攻击,又能作为突击力量近距离搏杀。

    这种队伍很难对付,他能趁你不注意抽冷子放箭,又能在近身战中不敌后立马逃窜。

    而且北狄这种机动极强的人数极多,除了左右两翼,中间力量的后部,也大部分被这类人充斥着。

    想要彻底消灭他们,不容易。

    将领们在与北狄多次对战中,早就发现了这一点,说是老生常谈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王爷和云老将军曾就这个问题讨论过,只是没有什么妥善的法子,能彻底制住北狄的轻骑兵,其实放箭倒是没什么,他们有盾牌。

    但他们远近配合极佳,近身战时箭雨铺天盖地的袭来,实在让人有些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容离默默的在一旁听夏侯襄和众将讨论应对之策,听着听着就有些困了,头稍微低了低,开始冲盹儿。

    这时,容离突然被一个将领点名,副将李虎冲容离一抱拳,“不知军师可有应对之策?”

    今日见到军师训练出来的玄甲骑的本事,李虎觉得,凭借军师的聪明才智,一定会有什么好法子。

    其他将领瞬间看向容离,包括容喆和云耀,俩人知道自家小妹(嫂子)的能耐,说不准真有什么出其不意的点子。

    就连夏侯襄都有些期待了,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容离,突然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容离低着头没说话,气氛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夏侯襄刚想说此事明日再议,可李虎快了他一步。

    “军师?”

    李虎的嗓门有些大,刚刚容离没听着,现在被他这么一叫,容离被惊的一激灵,醒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不悦的看了李虎一眼,给李虎看蒙了,他就是问问军师,王爷瞪他干嘛?

    刚刚还低着头的容离,缓缓坐直了,将头抬起,刚一张嘴,所有将士立马准备认真聆听军师的意见,结果——

    “哈——啊——”

    容离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双目瞬间被蒙上了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李虎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您刚刚低着头,时不时的点一下,其实是在睡觉,对吗?

    接着,主帐内接二连三的哈欠声响起,也不是他们想打,就是…冲着人打哈欠,会被传染的你知道吗?

    容离一脸懵逼的看着底下一个接一个打着哈欠的将领,她转头看向夏侯襄眨了眨眼,开个会咋把人家都开的这么困?

    夏侯襄很无奈啊,这事真不怪他,本来一个个都挺精神,这不离儿醒了嘛…

    “谁叫我?”容离听到有人叫她,她才醒的。

    李虎弱弱的举了举手,“是末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容离点了点头,看向李虎,“叫我干嘛?”

    李虎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军师刚刚听睡了呢,李虎很贴心的将前情简要概括了一遍,接着冲容离一抱拳,“军师可有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容离表情异常凝重,眉头微皱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底下的将领心都快被提到了嗓子眼,能让军师这么发愁,看来事情很难办啊。

    只听容离坐在上首,喃喃的嘀咕了一句,“敢情我睡半天,还能接的上?”

    众将领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玄甲骑确定是军师训练出来的吗?

    他们怎么现在有点怀疑了呢。

    “咳!”容离清了清嗓子,“这事儿,说来也不难,就是需要点技巧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瞬间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过分,军师可是有大智慧的人呐,他们怎么能怀疑人家呢?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李虎赶紧追问。

    “挖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‘哈哈’容喆和云耀俩人不小心笑出了声,纪明辉和严邈对视一眼,夏侯襄有些忍俊不禁,这几个都是知道容离说的挖坑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严邈甚至挺了挺胸,他说什么来着,跟着大哥,不挖坑的战役是不完美的战役。

    正准备挑大拇哥,然而容离接着到,“不过,这会儿不适合用在北狄身上。”

    容喆、云耀、纪明辉、严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北狄人数太多,战场上都快铺满了,这时候诱敌深入的法子便不太好用了,若到时坑不到北狄反而坑了自己人,那就真的是太坑了…

    李虎等众将领,打从‘挖坑’这俩字出来时,就没明白怎么回事。  “北狄既然擅长骑马打仗,那咱们的重点就应该放在马上,”容离总结道,“或者说,放在马腿上。”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