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0章 我还会回来的!
    两人大喝之时,他二人之前被打出去的锤子轰然落地,扬起一地的沙土灰尘,呛的人直咳。

    周围的兵丁们都快哭了,两位大人打就打,伤及无辜做什么?

    你们俩倒是有力气能拿得动这锤子,可有没有为被砸的兵丁们想一想,瞅瞅这一路牵连的无辜者,不是被打中了背部吐血,就是被打中了前胸吐血,他们真的很委屈啊。

    原本跟同量级的对手打了个不相上下,谁知道转脸一记重锤呼啸而来,他们连躲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知道为什么锤子落地了吗?

    那是锤了多少可怜又无辜的兵丁,才停下来的呀。

    以暮楠和呼延兆俩人为中心,方圆五十米为半径,斗在一起的两国兵丁不打了,全部对马上僵持住的俩人行注目礼。

    没别的,他们得看看下回重锤往哪儿飞,他们好让开点。

    正在僵持中的俩人此时谁也奈何不了谁——

    呼延兆:“让你松开,听见没!”

    暮楠:“不松,有本事你先松!”

    呼延兆:“先松?那我不就成傻子了!”

    暮楠:“嘁,说的好像你不傻似的。”

    呼延兆:“你说谁傻?”

    暮楠:“谁问说谁。”

    呼延兆:“你给我松开!”

    暮楠:“不松,要松你先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围观的兵丁们此时很想问一句,二位大人此时斗嘴…你们是认真的吗?

    可谁也没那个胆子出声,铁锤不长眼呀!

    暮楠和呼延兆就这么保持着双手上举的姿势,手里握着对方的重锤,既抢不过来也都不撒手,就这么保持着抢夺的姿势,企图令对方先松手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呼延兆说的对,傻子才先松呢!

    既然俩人旗鼓相当,这会儿就当中场休息吧,反正轮了半天铁锤也挺累。

    纪明辉带领的玄甲骑已经将重甲骑兵团悉数歼灭,看着散落一地的马蹄、马匹、盔甲、骑兵,玄甲骑众人大声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今日是他们第一次正式在战场上露面,并运用这段时间所学,斩杀了这样一支杀伤力极强的队伍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战斗带来的热血,直到此时,他们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。

    可谓是——开门红!

    这边的欢呼声惊动了与夏侯襄对战的挛鞮奕,和并未上战场的百里筠。

    二人皆是满目震惊,重甲骑兵团是他们的杀手锏,如今竟然被破,而且无人生还,这对于君主二人的冲击力着实太大。

    挛鞮奕当下大喝一声,“撤!”

    今儿这仗,不能再打了。

    众将听到单于下的命令,立刻调转马头往北狄方向撤退。

    挛鞮奕咬了咬牙,格开夏侯襄的刀,愤然说道,“我还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夏侯襄挑了挑唇,“你就是不来…”

    挛鞮奕眯了眯眼,只听夏侯襄慢悠悠的说了下半句,“本王也会带兵打过去的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挛鞮奕转头撤退,夏侯襄并不打算乘胜追击,今日之战已经打得差不多了,他得给北狄留点儿人,收拾即将到来的西秦。

    场上正和暮楠对峙的呼延兆听到撤退的命令,冲暮楠直瞪眼,并收回右手上的铁锤,“下回我再跟你打!”

    左手一直保持着夺锤的姿势,都要没劲儿了好吗?

    他就不明白,松个手怎么就这么困难,太死心眼儿了吧!

    可巧,暮楠和他的想法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北狄要退,他顿时松了口气,但气势依旧,瞪着呼延兆说道,“等着你!”

    北狄将士如潮水般退了,夏侯襄回身看向城楼上的容离,运起轻功直接飞身而上。

    大白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旋即迈着猫步往回走,正好省了它的劲儿往回驼他。

    容离在北狄撤退时,便站了起来,唇角微杨,看着飞身而来的夏侯襄。

    夏侯襄甫一落地,容离便迎上前去,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夏侯襄微笑着将她拥在怀中,“咱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城门楼上的兵丁都是轮班更替的,出征之时的场景他们没看到,现在见王爷拥着军师往下走,一个个不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果然,同性才是真爱呀!

    夏侯襄直接飞走了,剩下组织将士回城,打扫战场的事情就交给容喆和云耀了。

    伏虎营的众人直接去找玄甲骑的小伙子们了,他们就想问问,这么神奇的法子,他们是怎么想到的。

    墨尧四人正配合容喆、云耀二人组织队伍呢,一转眼手下的人没了,接着看到他们奔去的方向,墨阳和墨白笑的一脸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他们王妃,估计又多了一队的忠实追随者。

    伏虎营向来敬佩强者,王妃带出的人来这么一手,他们想不佩服王妃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玄甲骑的小伙子看到伏虎营的众人,全都激动不已,哪怕是严邈带下山的那群匪兵,一个个也都俩眼放光、脸颊通红、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人若是看到此场景,必定以为小伙子见到了心上人,心中悸动不已啊。

    然而,一群小伙子面对另外一群小伙子露出如此表情,就不止是悸动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眼前的伏虎营,秦勇更是激动的浑身发抖,站在他身旁的前土匪狗剩儿杵了杵他,“小勇,你是冷吗?”

    秦勇摇了摇头,怎么会冷?

    他是热好吗!

    伏虎营除了墨尧四位队长作为领导,其他人都是平级,但身上都是带着军衔的。

    他们跟着夏侯襄出生入死,对于自己人,他一向会帮他们考虑的很周全。

    伏虎营七嘴八舌的开始问他们如何想到的法子,玄甲骑众人七嘴八舌的答,一时间气氛相当热烈。

    当玄甲骑的小伙子们提到军师时,他们这才想到那个被大白依依不舍拉着的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一开始王爷跟他们介绍军师身份之时,伏虎营大多是当耳旁风听的。

    他们王爷需要军师?

    这不跟他们开玩笑呢嘛!

    他们觉得,可能是王爷的兄弟,富家子弟总以为战场好玩,挂个文职看热闹倒也便宜。

    可谁知,到了西南驻地,竟然发现王爷和军师竟然是那种关系,他们这就不得不重新思考了。

    军师是王爷的…相好啊。

    这原本大伙儿以为靠‘色’相上位的军师,谁知倒是有真本事,想出的计谋这么精妙,这就让人佩服了。

    这时,伏虎营中有个人问,“王爷是不是告诉军师北狄有重甲骑兵团,军师特地研究出来的?”

    简直就是全心全意为王爷考虑啊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”严邈奇怪的说道,“军师是捎带脚让我们练的,没说要用来对付北狄,其实对付重甲骑兵还有其他招数,就是刚才军师没让我们用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?”出声发问的人想不明白了,军师一直在城门楼子上坐着呢,没下来过呀。

    “哦,小黑来传的信儿。”严邈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小黑?”这下不止一个人出声了,几乎半数的伏虎营将士都奇怪的问出声。

    半空中,下来遛弯的小黑看到伏虎营和玄甲骑,本想过去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声‘小黑’直接让它刹住了车,转身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它的一世英名啊!

    之前出言发问的人,嘴角一抽,“你说的,是拂云吧?”

    严邈认真想了想,“那只鸟叫拂云吗?我们军师管它叫小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伏虎营众人直接笑炸了,这名字…自持身份的拂云,怕是要气炸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伏虎营的小伙子们,真相了…

    两队人越交流越亲切,最后勾肩搭背的往驻地走。

    搭在秦勇肩膀上的伏虎营小伙子刘浩之前看他眼熟,一问才知道是秦政的儿子,这下子更亲切了,秦大哥的事他们都听说了,当时也是惋惜不已。

    现在碰到秦大哥的儿子,自然亲切万分。

    秦勇一直抖啊抖,刘浩奇怪的看着他,“亲兄弟,你冷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激动的。”说完,秦勇继续抖。

    另一方的北狄快速撤退,挛鞮奕越跑心里的火越往。

    这次出兵一点好处都没捞着,不止如此,他引以为傲的重甲骑兵直接被团灭。

    那可是他和他父亲好几十年的心血,还是头一次被灭的这么干净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重甲,都是他是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才打造出来的,现在可好,全留凉州城外了。

    那些东西他们根本来不及收,以前虽然也有损失,可还能回来一部分,甚至有时是大半部分,被捅坏的地方修修补补还能用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全得重做!

    关键时间紧迫,留给北狄的时间能有多少?

    夏侯襄明显有备而来,就算自己不找他麻烦,他也会上赶着来找自己麻烦。

    说到底,都是那个可恨的西秦!

    重甲骑兵团的损失,彻底激怒了挛鞮奕。

    然而挛鞮奕的怒火并不是奔着天祁去的,反而转向了西秦。

    他认为若不是西秦作饵儿引他攻打天祁,他的损失也不会如此严重。

    只是挛鞮奕忘了,他原本就打算近期攻打天祁,只不过西秦比较倒霉,恰巧这个时候来结盟。

    而夏侯襄又顺手阴了他们一把。

    挛鞮奕正运气呢,突然侍卫来报——  西秦,来人了!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