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9章 重甲骑兵团,团灭
    就在伏虎营疑惑的当口,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喊,“马上马边的人都躲开!”

    伏虎营众将士下意识的回头,便见玄甲骑全数的人马出动,手里都举着一把…斧头?

    也不能说每个人,队伍的前面大部分是拿斧子的,后少数扛的是砍刀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造型!

    伏虎营虽不知他们寓意何为为,可架势就是冲这一队重甲骑兵来的,他们瞬间飞身而起,骑于自己的战马之上,给玄甲骑让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甭管干啥,先看看,等他们这波人撤了,自个儿再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主要是玄甲骑手里拿的兵器太奇葩,谁家正经上战场是拿砍柴的斧子的?

    伏虎营的将士一旦让开地方,手持砍柴斧的前半部分玄甲骑突然提速,而后面手持弯刀的部分则放慢了速度。  北狄重甲骑兵手中并无兵刃,他们只是穿着厚厚的铠甲在马上坐着,就已经很费力气了,况且他们的任务就是横冲直撞,厚重的铠甲更是他们的保护层,一般兵器还伤不到他们,也就伏虎营的这些人

    才真能与他们对抗。

    是以,当马上的重甲骑兵看到这一队新兵,竟然让伏虎营的众将士让开,还直冲着他们就过来了,被甲衣包裹住的他们露出一丝微笑,这是要疯啊!

    别看他们的任务是撞步兵,但遇上轻骑兵一样撞,没看伏虎营为了降他们,战马上都加了重吗?

    真要被撞翻在地,连人带马都逃不过他们的重踏!

    就在重甲骑兵团洋洋得意之时,那直冲他们而来队伍,由一队分成两队,突然个个向马侧划去,整个人挂在马身或左或右,手持砍柴斧子,眼睛唰唰放光。

    每两队人马,便将一列重甲骑兵夹在中央,每经过一组,他们手上的斧子轮的呼呼作响,直接砍上马蹄!

    玄甲骑的速度极快,砍过一斧根本不做停留,继续向前冲看向第二组的马蹄。  初用时,斧子自然锋利,一斧砍下马蹄根本不在话下,就是砍不断,身后第二排、第三排…的队友们会给马蹄再补上一刀,他们的任务就是将每组重甲骑兵,左右两匹战马或左或右侧的前后腿砍掉至少

    一只。  而之前锁链的作用,一是用来将三匹马的前腿控制在一个小范围误差的水平线上,二来稍微限制一下码的速度,三来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让三匹马连在一起,一匹马失去平衡到底,其他两匹马也会

    受到牵连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马若倒了,人也就倒了,若是马术高超的骑兵,能稳住自己中间骑着的马继续往前冲也不要紧,前面不是还有大刀队等着他们呢吗?

    方法一样,还是砍马腿,不过他们就是机动部队了,逮着漏网之鱼就砍的也是马腿。

    重甲骑兵团凭借着自身的重量和严密的防护可以一往无前的冲锋,可他们也有很大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而局限性就是他们一直以来所依仗的优势——重量!

    若是安安稳稳的,重甲骑兵团自然所向披靡,肉身根本撞不过他们,可一旦倒地再想起来…你当闹着玩儿呢?

    只铠甲就近千斤不说,他们可还骑着马呢。

    马一旦倒地,别管是压着腿,还是直接将人压住,那都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若马在倒地时将人甩了出去,他们就算想爬起来都得费膀子力气,更别地还有人拿着刀虎视眈眈的等着他们了!

    到时不用别人动手,他们自己就得想办法将厚重的铠甲脱了,一旦身无重甲防护,再遇上手持砍刀的玄甲骑,就是步兵对骑兵的存在。

    战场上为什么步兵打不过骑兵?

    人家高度上有优势啊!

    骑兵打步兵低头就是一刀,步兵打骑兵除了仰头,还得往上蹦…

    所以,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,漏网的重甲骑兵都逃不过前面堵他们的砍刀队。

    伏虎营的众将士在一旁都看傻了,玄甲骑的打法与他们完全不同,他们是先制住马上骑兵,而玄甲骑直接奔着马腿就去了。

    毕竟对付马比对付人要简单的多。

    对于身裹重甲的战马,射手是没办法的,那得多精准的箭法才能射中马蹄上那唯一一小块裸露出来的地方,早在十几年前,云老将军就想用射箭远程射击战马,可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夏侯襄带兵以来才开始让伏虎营使用近身战,成效也是不错,最起码多半数的重甲骑兵能被他们拖住直至消灭,可这也是极费人力的。

    伏虎营无论放到哪边的战场上都是一支所向披靡的队伍,而到了北狄就只能和这帮防御满级,杀伤力也接近满级的队伍较劲,极大的限制住了他们的能力。

    领头的墨尧四人无不震惊的看着那群,砍马腿砍的极利落的玄甲骑,墨阳和墨白俩人都快乐疯了,心中大呼王妃威武。

    这法子简直就是天生克制重甲骑兵团的,既省时又省力,还没什么人员损伤。

    本来伏虎营对付重甲骑兵团也不会出现人员死亡,但或多或少的伤还是要受一些,最主要的是让他们冲进步兵队伍里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  手持斧子的玄甲骑开心的收割马腿,一旦手中斧子卷边,对于马腿起不到攻击作用,他们就会直接策马离去,将剩下的马腿交给身后的队友们,他们则抽出平日里用惯的兵刃回归砍刀队,等着收割漏

    网的重甲骑兵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墨阳小声感叹,“上战场能随身携带两种兵刃,这是什么样的存在?”

    墨白小声符合,“这是王妃带出来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觉得两人好有默契啊,不愧是王妃的忠实追随者。

    墨尧四人观察了半晌战况,觉得这边玄甲骑一队应付的绰绰有余,四人一商量,他们就别在这傻站着了,往别地儿打吧。

    墨尧与纪明辉说了两句,带着伏虎营的队伍离去,其他地方就交给他们伏虎营吧!

    严邈跟在纪明辉身边,俩人是指挥玄甲骑的首领,在行动之初便把控玄甲骑的行动方向。

    现在眼见得这边收拾的差不多了,严邈按捺不住自个儿激动的心情,对纪明辉说道,“纪大哥,我下场玩玩,这里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得去找北狄将领打打,看看自个儿的本事到底有多大长进了。

    “去吧,一切小心。”纪明辉点了点头,一会儿他也过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严邈打马向前,直奔战场上混战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暮楠和辰逸并没有参与围剿重甲骑兵团的战斗,他们个人作战能力强,放到这儿有点儿屈才,是以双方一开打,两人就直奔对方将领。

    战场上,一旦队伍的最高领导者身亡,下一阶的便要顶替上来只会队伍。

    天祁的武将官阶是将军——副将——校尉——朗将…依次类推,直到所有能领兵的将领身亡只剩兵丁的时候,战役也就算接近尾声了。

    无论剩下的兵丁有多少,他们都无法自发进行有效进攻。

    所以,打仗重中之重便是打将领,将领都没了,队伍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暮楠,正在和北狄左将呼延兆对战。

    二人的特性一致,均是力大善使双锤者,俩人刚碰上的时候皆是一愣,没别的,连兵刃都一样,是不是缘分呐。

    双锤太过特别,呼延兆还真没见过能和他一样带双锤上阵的,如此有缘不打一场简直白瞎了这一趟。

    暮楠和呼延兆的想法一致,是以,二人几乎同时抡起了双锤砸向对方,动作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这打起来就比较有趣了,双锤本就不是取巧的兵器,所以打起来章法不重要,力气才重要,谁有劲儿谁占上风。

    问题是,俩人都挺有劲儿的…

    一时间谁都奈何不了谁,俩人算是黏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旁边的兵丁们默默往外撤了撤,看着刚刚没来得及撤出战斗圈兄弟们的躺地哀嚎,他们默默为自个儿兄弟们点了根蜡。

    那么重的锤子,速度还特别快,伦身上他们看着都疼,实在是太倒霉了。

    暮楠和呼延兆打起来管不了太多,一个不小心让对方找到空子,疼的可是自个儿。

    两人四只锤子,挥舞的虎虎生风,一下一下的撞击声,听到人耳朵里就很受不了了,可两人就想根本不受影响似得,手上动作丝毫不见弱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两人的左手都有点吃力,原本右手就是惯用手,所以左手时间长了,出招的速度便慢了。

    俩人眼睛同时一亮,暮楠快呼延兆一步,率先用右手的重锤打在呼延兆的锤子上,只见呼延兆左手中的大锤瞬间脱手,转着圈的飞了出去,连带着伤了好几个打在一起的兵丁。

    呼延兆也不是吃素的,重锤脱手的瞬间,他的右锤也到了,直接击上暮楠的左锤,几乎一模一样,暮楠左手中的锤子也是平行着转着圈的出去了,顺带打了几个兵丁。

    呼延兆和暮楠对视一眼,轻夹马腹上前一步,同时抡起右手的重锤顺势向对方砸去,并举起左手准备抢夺对方手里的手里的重锤。

    俩人动作太快,又几乎是同一时间,是以当两人都抓住对方手里的锤头后面的铁棍儿时,异口同声地喝到——  “松手!”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