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8章 开战!
    本想放须卜朗去试试夏侯襄坐骑的百里筠,眼瞅着计划没成功,他和挛鞮奕对视一眼,如此,再派其他将领显然不合常理,毕竟能和夏侯襄对抗的,也就只有挛鞮奕了。

    挛鞮奕打马上前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啥都别说了。

    开战吧!

    马上就要冲进北狄大军的须卜朗的坐骑,正好跟挛鞮奕的坐骑打了个照面,本着大家都是同类的阶级属性。

    须卜朗的坐骑打了个响鼻,嘱咐挛鞮奕的坐骑,‘兄弟小心点,对面有大老虎,真张嘴啊!’

    嘱咐完,带着须卜朗就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只见挛鞮奕骑着马缓缓向前,夏侯襄同样骑着老虎缓缓前向,多年的宿敌,在此刻正式相见。

    五年了…

    “夏侯襄,好久不见。”挛鞮奕平日的急躁不见了踪影,甚至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别来无恙。”夏侯襄微微挑了挑唇,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两国的将领和君主,在战场上相见,竟是一派和谐。

    “昨晚的火,是你让人放的吧?”挛鞮奕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呢?”夏侯襄以问代答,不放火,还让你和盟军汇合吗?

    “五年了…”挛鞮奕颇为感叹,“你怎么就变了呢?”

    想当初打仗可是直接刚正面的,夏侯襄的小手段几乎可以说是没有。

    咋五年不见,学会使阴招了呢?

    “总要进步嘛。”夏侯襄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为年未见的老对手,说实话,夏侯襄还有些赞赏,但仅仅是在实力方面,毕竟这年头,能做他对手的实在不多,好不容易有一个,还是敌人。

    真是…

    “不叙旧了,打吧。”挛鞮奕本就是个爽快人,今儿要不是和夏侯襄对战,他直接轮着大刀就打过去,根本不会给对方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两国带队的首领在疆场中间叙话,看表情就知道俩人非常和谐。

    俩人身背后的大军有些犹豫,咋这次碰面这么平和?

    要知道,夏侯襄和挛鞮奕以往都是边打边说的,今儿咋还唠上磕了?

    正想着,就听‘钪’地一声,两把兵刃对上了!

    嗳,这才对嘛!

    头儿都打了,其他人也就不用客气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**队有志一同的将夏侯襄和挛鞮奕二者为中心的战斗圈空了出来,他们既打不过也怕俩人打起来伤及无辜,高手见得对决就让高手们自己解决吧。

    他们默默在角落打就好。

    夏侯襄与挛鞮奕两人的刀一触即离,看似只是轻轻触碰,其实两人都运了内力在其中,若是一方不敌,一招便能斩杀对方。

    夏侯襄手中的虎头墨麟刀快速调转方向,根本没有给挛鞮奕喘息的时间,又朝着挛鞮奕砍去,挛鞮奕身子也灵活策马向旁边躲闪,一马一虎一个照面,瞬间交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挛鞮奕也不是吃素的,手中的大刀本就极沉,一般人根本提不起来,两人刚刚掉转完位置,挛鞮奕的刀就到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次不是砍向夏侯襄,刀刃冲的是大白。

    老虎的视野本就开阔,在挛鞮奕将它当做目标是,大白就先他一步‘喀嚓’一下,直接咬上了战马的腿。

    挛鞮奕的战马被它咬的嘶鸣一声,直接要扬起前腿在半空中捣腾。

    此时再看大白,嘴里叼着马腿上的一大块肉,气势凛凛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挛鞮奕一时不察,差点摔下来,他死死抱着马脖子,手中的刀也收了攻势。

    他是万万没料到,还能这样。

    以前大家都是骑马,下意识的便将坐骑忽略了,反正就是个代步的,除了逃跑时有点用处,其他时候派上用场的机会不大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一样了,挛鞮奕骑的是马,夏侯襄骑的可是老虎!

    一个吃草、一个吃肉,那能一样吗?

    此时,挛鞮奕的战马满目委屈,打仗就打仗,咬它干嘛呀?

    它忘了之前须卜朗骑的马曾提醒过它,对面是老虎,真张嘴啊!

    城楼上的容离笑了,对于大白的表现她特别满意。

    温婉直接拽着容离的大氅直晃,目视战场方向满脸兴奋,“咬上了!大白咬上了!”

    看给人马腿啃的,血窟窿哗哗流血。

    “我看着了,你轻点,给我这撮毛都快扥秃了。”容离心疼的抚了抚,她穿的可是阿襄的。

    来投奔夏侯襄时,容离没想着能打到冬天,所以厚衣服一件都没准备。

    现在天儿凉了,她就只能穿阿襄的,不得不说军营里的人才还挺多,连裁缝都有,她比夏侯襄的身量小了几号,改了才能合身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看咱们大白争气,高兴的嘛,”温婉给容离大氅顺了顺毛,与有荣焉的说道,“真给咱们露脸呀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”容离跳了跳唇,白虎可是能小巧的?

    她让大白跟着阿襄,就是为了让阿襄剩些力气,对方若是想伤阿襄,先得过了大白这一关。

    挛鞮奕有点懵,战马被夏侯襄的老虎咬了,在往前凑,马就有点儿打颤,而且对方时不时的呲呲牙、张张嘴,给他马吓得跟不敢往前了。

    这还怎么打?

    夏侯襄摸了摸大白的脑袋,这口咬的好,先不说对方的战马害不害怕,就那一瘸一拐的架势,这场仗挛鞮奕就不好胜。

    挛鞮奕坐在马上直运气,他得赶紧想个解决的法子。

    两位主将在中心圈打,外围的架势也拉开了,北狄所有男子,自打一生下来就和马待在一起,早先还是部落之时,他们吃住行都在马上,马就是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,早就和他们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打仗时自然都是骑着马来的,有的甚至一个人两到三匹的带到了战场上。

    但有两三匹马随行的,还是少数,他们身着重甲,在战场上一直是挛鞮奕的一柄利剑,他们负重冲锋,速度却奇快。

    夏侯襄手下唯一能应对这支重甲兵的,是伏虎营。

    伏虎营的将士们早就严阵以待,他们自上战场后,便将目光紧盯着那支部队,他们得为其他队伍争取更多前进的时间和机会,将损伤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所以,当那支身着重甲的队伍一动,伏虎营的将士们也动了,与他们同时行动的,是玄甲骑。

    城门楼上,小黑自战场上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它刚刚是替容离传信去了。

    容离在城门上观战,可不是只看个热闹就算完了,她这个位置最能看清全局,这只身着重甲的部队一出现,便入了容离的眼。

    一人一骑,身旁还跟着两匹单独跑着的战马,此为一组。

    无论是人还是战马,全部被一重厚厚的铠甲包裹,战马更是除了马蹄上的一小节,其他部位一丝不露。

    重甲兵队虽然数量不多,但这样的队伍对于步兵而言简直就是噩梦。

    一旦冲进步兵阵地,他们相当于狼入羊群,重甲的材质本就极其坚硬,刀枪不入,人和战马被包裹住后,想要斩敌首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而且,战马速度极快,一旦被撞翻倒地,不是被直接撞死,便是被战马踩踏致死,数百斤乃至上千斤的重量,足够压死一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,容离让小黑传的信儿便是,玄甲骑在这只重甲兵队,冲入步兵阵营前,拦住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她曾教过他们的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玄甲骑的目的与伏虎营的不谋而合。  精兵本就是放在战场上对付杀伤力最大的敌人,只见伏虎营的队伍立刻冲了过去,领头的一排在接近这只重甲兵队时,立刻舍了自己的马匹,栖身而上,挡在骑兵面前,这样一来,头戴盔甲的将士便

    看不到前路,无法确认方向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便要想尽一切办法,将马上的将士拖下马来,战马失去控制便会四散开来,其余对付骑兵身旁的马匹,他们手中的长矛运上内力,可穿透厚厚的铠甲给战马造成一定程度上的伤害。

    只是这伤害,一次并不能致命,是以,他们需要在短时间内快速扎向铠甲数十次,马匹才会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们对付这只重甲兵队一来,研究出最快击败他们的办法。

    只要这只重甲兵队被打掉,那剩下的轻骑兵便好对付的多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伏虎营专心对付重甲兵队之时,三支小队悄然出击。

    每队只有二十人,轻装上阵。

    他们手上并没有拿着什么武器,甚至连匕首都没佩戴。

    只是每人手里一根长长的铁锁链,两头均是实心的小铁球。

    他们策马而来,在接近这只重甲兵队之时立刻散开,两人一组,一左一右,将一组重甲兵夹在中央。

    猛然间,原本骑于马上的他们瞬间滑至马腹之下,与此同时,他们迅速抛出锁链一头的,并接过对方抛来的铁球,与自己手中的铁球紧紧缠绕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每组马的前蹄上方的裸露的地方,便被两根锁链紧紧缠在了一起,因为马匹前进的步伐一致,所以在被铁索绑上之初,并不受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可再向前行进一段时间,速度便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玄甲骑这支队伍绑马腿的速度极快,五息之内全数完成,然后便直接撤退,连头的不带回的。

    伏虎营的将士瞟了他们一眼,在看到是自己人时,便专心对付眼前的骑兵,同时心下吐槽。

    来了也不说帮忙,在马腹下藏一会儿就走了…  到底是要闹哪样啊!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