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0章 磕一个吧
    校场在皇城外,北狄能做出砖瓦盖皇城就已经很奢侈了,不然也不会大臣的家里都是土胚房,就单于和几位重臣所居是砖瓦房。

    所谓校场,其实就是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论土地的开阔程度,还真没哪个能比的上北狄。

    小黑在天空上不停的飞,还拔的特别高。

    现在北狄正直冬季,茫茫一片白,连棵小草都不带长的,更别说树了。

    当然,北狄的书本来也不多。

    小黑根本就没处落,它通体黝黑,往雪地里一落,被当做一般的鸟倒还是其次的,它主要怕这群饿疯了的人,把它逮住吃掉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现在不是干不出来这种事呀!

    小黑在天上绕着圈的飞,时不时的往下落一些,想看清楚他们训练的招式,和之前相比有没有创新什么的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,小黑才扇着翅膀往回返。

    本以为它主子明日才能到,却不想自个儿刚回来就碰到墨阳了,是以,它也就不用休息了,直接进帐报信儿得了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小黑‘嗖’地一下飞进主帐。

    容离正跟大白交流感情呢,小黑一进屋,她和大白立马乐了。

    大白还冲着小黑摇了摇尾巴…

    容离直接笑出声来,你是老虎不是小狗哇。

    小黑也是好久没见着大白了,这会儿直接落到容离腿上,正好面对大白,“徒儿,为师回来了,是不是得磕一个?”

    容离眨了眨眼,小黑这是什么鸟性,有这么欺负老虎的吗?

    只见大白歪头想了想,让后重重的点了点头,一抬爪子。

    容离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,这是要揍小黑?

    很明显,小黑也是这么想的,甚至翅膀都乍了起来,准备随时起飞。

    但是大白只是抬了抬爪子,很快就放下了,还满目兴奋的看着小黑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小黑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容离也在思考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有点看不懂了呢?

    唯有夏侯襄,淡淡然的在一旁说道,“大白让你磕一个,磕完赶紧从离儿腿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小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它是这个…”容离话还没问完,就看大白又点了点大脑袋,它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容离整个人立马变震动,忍着笑意,她发现大白变鸡贼了。

    “嘿!”小黑不乐意了,还敢点头,当即一跃跳到大白脑袋顶上,“孽徒,尊师重道!尊师重道!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懂不懂?我是你师父!”

    容离在一旁乐的都不成了,小黑这是憋着当大白的爹呀。

    夏侯襄在一旁直帮她顺气,口中念念有词,“悠着点、悠着点,别闪着腰。”

    容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缠着大白闹了半晌,大白没咋着,它自个儿累够呛,飞上桌子叉腰喘了半天气。

    它好几天没休息好了,等它休息过来再收拾这个孽徒,小黑又瞪了大白好几眼,气死它了。

    “成了,消消气,”容离终于不震动了,给小黑捋了捋毛,“饿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,”小黑一听这话猛点头,“还是你知道疼我。”

    瞅瞅它拿传说中的主子,不是让它给大白磕一个,就是让它离小离儿远点。

    它这是为谁工作哦?

    一点也不体谅下属!

    “打探到什么了?”夏侯襄见小黑不闹了,便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小黑嫌弃的瞥了他一眼,万恶统治者!

    “西秦使者刚走…”吐槽归吐槽,事情轻重小黑还是分得清的。

    它将西秦到访后说了些什么,以及北狄训练情况和粮仓位置一一汇报完毕。

    夏侯襄点了点头,“让墨尧去给你做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小黑高兴了,在桌子上蹦了蹦,它都快饿死了。

    然而等了半晌,也没见夏侯襄叫墨尧进来。

    小黑奇怪的看着夏侯襄,“你怎么不叫大哥给我准备吃的?”

    夏侯襄比它还要奇怪,“不是让你自己去,你怎么不去?”

    小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哗啦啦扇着翅膀飞走了,成吧成吧,它就是跟了个假主子!

    此时的主帐中,就剩夏侯襄和容离两个人了,大白趴在容离的脚边,相当乖巧。

    听了小黑的汇报,夫妻俩觉得西秦这趟来捡便宜,大概预谋已久。

    东黎挑逗发动联军攻打天祁的时候,西秦还在东南战队里面,可最后夏侯襄率军攻破抚州城,令联军君王们臣服时,并没有看到西秦的队伍。

    联军的君王们甚至不知道西秦一国是什么时候走的,现在看来,西秦大概是看出东黎等国抗不过,所以先撤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,哪儿都有他?”容离摸了摸下巴,上次东黎发大水的时候,西秦就去了吧?

    后来东南打仗有他,现在西北打仗又有他。

    存在感挺强啊老铁…

    “人家三日后发兵,你准备怎么做呀?”容离比较想听夏侯襄的想法,对方可是硬骨头,既然他们已经先到了,不如…

    “先发制人,赶紧把水喝了。”夏侯襄手里拿着个杯子,刚刚给她到了,说半天都没喝水,再不喝就凉了。

    容离乖乖的接过来喝掉,“提前一天?”

    “早西秦一个晚上。”夏侯襄接过空茶杯这才满意了,不喝水很容易上火的。

    三日后清晨发兵,也就是说西秦得提前一天到,两国整合一下,这样才能开打,不然一个阵营里可能就先打开了。

    不是一国的将领,能服对方就怪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”容离笑眯了眼,“你是要偷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侯襄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,没道理知道人家要打来了,他这儿还等着,明显不是他性格呀。

    “嘿嘿,”容离往前一凑,“我能不能参加呀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温柔的笑了笑,容离满目惊喜,觉得有门儿。

    “不能呀。”

    容离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能你笑什么笑?

    还想笑的那么温柔,容离噘着嘴,双手直接伸过去开始揉夏侯襄的脸,“说,跟着学的,现在变这么狡诈。”

    以前多老实呀,她做什么都是暗中保护她的,再看看现在。

    哼!  夏侯襄也不反抗,就这么笑眯眯的任她出气,知道她闲不住,可原则性问题不能让步,偷袭这种粗活,他来就好了。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