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8章 又见断袖…
    第二日傍晚,夏侯襄率大军抵达凉州城,凉州知府得到消息赶忙出城迎接,战王在百姓心中的地位不言而喻,到了凉州城更是比皇上更重要的存在。

    没有战王爷,哪儿能有他们的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夏侯襄自知带队从城内进入,引起的轰动实在太大,是以他和凉州知府碰了照面后,直接绕到去往驻地。

    虽然费些时间,却不至于惊动凉州城的百姓。

    驻地内,所有将士列队整齐,迎接战王的到来,远远看到黑压压的一大队人马后,将士们精神头更足了,五年未见战王爷,现如今再见面,他们不能丢人。

    大队人马越来越近,终于踏进驻地后,驻地里所有将士动作整齐划一,‘咚’地声单膝跪地,抱拳山呼,“参见战王!”

    “起吧。”夏侯襄骑于马上,之前开路的先锋队立于一旁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将士们齐齐应声,“谢王爷。”

    激动的站起来,立于原地,眼见得他们心目中英明神武的战王翻身下马,转身朝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驻地内的将士不禁奇怪,战王这是干嘛去了?

    平时都是直接进主帐的呀!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就看到了平生以来,最‘惊悚’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战王爷走到一辆马车前,这辆马车置于队伍中着实突兀,之前太兴奋,没人注意到马车的存在,现在看到大伙儿就有点想交头接耳了。

    但是,军容军纪得注意,他们只能忍着心里的疑惑,紧盯着战王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大部队带马车。

    要是马车里坐的是战王,他们完全表示理解,可事实完全不是,还得王爷亲自去接,这得多大来头。

    马车里,不会是皇上吧?

    可巧,这么想的还不止一个人。

    马车刚一停下,容离便知应是到了地方,在听到震耳欲聋的‘参见战王’时,容离乐了,她终于不用再坐马车里了。

    正高兴呢,便见车门一开,夏侯襄的脸映入眼帘,容离起身出去,就见夏侯襄径自上了车,又将车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容离诧异的看向夏侯襄,“不是到了吗?”

    咋还上马车了?

    下一刻,容离嘴角一抽,她知道他为啥上车了。

    满脸无奈的任由夏侯襄一件接一件的给她套衣服,容离觉得第一次在西北驻地露面,大概会是令所有人终身难忘吧。

    任谁看到从马车里走下来个球,都得记忆深刻好吗?!

    马车外的情况分为两种,一路跟着夏侯襄来的,已经见怪不怪相当淡定,王爷进马车还能为了啥,必须是为了弱不禁风的军师。

    而凉州驻地的将士都傻眼了,王爷这是咋了?

    以往每次下马就去主帐,现在下马直接上马车,王爷的意思是要架马车进主帐吗?

    怕是连门都进不去呀!

    倒是没让他们疑惑太久,就在他们极度不解之时,马车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当先下来的自然是他们英明神武的战王爷,可随后他们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王爷竟然回身抱了一个球!

    再仔细看,众人恍然,原来是个人。

    吓他们一跳,他们就说马车里怎么会有个球…等等,那个球好像是个男人啊!

    凉州驻地的将士无一例外的开始揉眼睛,大部队似老兵看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一般,笑的云淡风轻又微微带了点倨傲。

    这就揉眼睛了?

    要是让你们看到王爷和军师亲亲抱抱举高高,你们还不得把眼珠子都抠出来?

    还是年轻啊…

    大部队相当傲娇,他们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对于王爷只是将军师抱出马车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看一路了好吗?

    就这样,夏侯襄牵着容离的手直接去往主帐,其他留在马车的人依次跳了下来,马车里也就剩小桃和申老爷子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早就下车骑马,他们觉得在马车里着实碍事,四个丫头轮班上车伺候就是。

    大部队轻车熟路的去找自己的帐子,玄甲骑由墨阳、墨白负责安排。

    一时间夏侯襄带来的人纷纷离去,独留凉州驻地的将士们石化在当场。

    其中包括伏虎营的诸位。

    之前王爷和军师来送大白的时候,和没表现出异常啊,突然这么亲密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们小心脏承受能力不大好啊,着实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甭管再如何难消化,他们也得慢慢消化,王爷的事他们没胆子管,只能和战友们交流一下。

    王爷原来真的是断袖!

    主帐内,容离哭笑不得的看着他,“你说你,好不容易新换个地方,我又成小白脸了。”

    她都没好意思说‘小受’这俩字。

    夏侯襄倒了杯水给她,知道她现在不能喝茶,他直接让人换了套茶具,以防有茶叶残留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不好?”夏侯襄唇角微弯,“这样你就能老实在帐子里待着了。”

    若不这般,她满处乱跑,他可看不住她。

    容离瘪了瘪嘴,就知道他防着自个儿乱跑,西北驻地的人,比他带来的多了好几倍,她就是脸皮再厚,也做不到在这么多人面前坐实了小受的身份,还到处乱晃。

    他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学坏了!

    也不知道跟谁学的!

    容离忿忿然地看着夏侯襄,给夏侯襄看的唇边笑意越来越大,就差哼个小曲儿表明他现在很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。”容离皱了皱鼻子,待她适应几天,就这能拦得住她?

    简直开玩笑。  夏侯襄到底还是厚道,尽量克制不让自己笑出声来,离儿现在的表情太逗了,为了避免她恼羞成怒,夏侯襄将她揽在怀里哄到,“他们有事都来跟我汇报,你不是对打仗感兴趣,东南那边太仓促,这回

    来了西北,让你也参与参与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容离眼睛一亮,之前的账一笔勾销,圈住他的脖子,直接‘吧唧’一口亲在他的脸颊,“就知道你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…”就在这时主帐进来一人,在看到帐内的情况后愣了三秒,然后落荒而逃,“属下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容离:“……”  这回断袖的名头,在西北算是彻底坐实了吧…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