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7章 能不能懂点事!
    张景澄在北狄待了三日,接着返回西秦调兵。

    兵贵神速,趁着夏侯襄没反应过来,他们得抓紧了。

    而且,北狄也没给他们太多时间,人家自己都准备开打了,能等他们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北狄和西秦都想着出其不意,打下天祁的城池,却不知夏侯襄已经率大军在路上了,伏虎营更是已经抵达凉州城。

    之前和天祁数次交手,最让挛鞮奕父子头疼的除了夏侯襄,还有这支为数不多,却精炼的小队伍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一柄利剑,扎哪儿哪儿死人,一点儿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夏侯襄让他们先行,也是怕自己赶不及,若遇北狄出兵,能带着凉州驻地的将士们先抵挡一阵。

    伏虎营在东南边疆时被单独放到一处,是因为夏侯襄不确定能不能用的上他们,毕竟一支奇袭军,早早暴露了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但在凉州城,伏虎营的存在便不是秘密了,但凡与北狄交手,伏虎营必上阵。

    是以,当伏虎营的小伙子抵达凉州驻地时,驻地里的将士们着实兴奋并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兴奋是因为大家好久没见,并肩作战的日子相当热血,哪怕过去这么多年,他们也没忘了。

    吓一跳…则是因为大白。

    官道上没人瞅,可到了凉州城就有人瞅了。

    伏虎营的一众小伙子还是挑夜晚入营的,白日里与凉州知府打过招呼了,当时就派了个代表,其他人都在城外官道上待着,就怕吓着凉州城的百姓。

    凉州知府看见他们着实不敢相信,怎么好端端的这群人来了,一般来说,他们一来,战王也就得到了,凉州知府连忙去迎,却被告知王爷晚几天过来,他们就是来跟知府说一声,之后便要入营。

    凉州知府有点疑惑,这些人之前都是随着王爷回京了的,现在来…

    难不成北狄又要出幺蛾子了?!

    不得不说,凉州知府感知还是很敏锐的,别看他一点儿信儿都没接着,但看到这些人,他立马就能联想到北狄。

    军中事物一向不归他管,伏虎营来能跟他报备一下,已经很给他面子了,凉州知府当即表示自己的知道了,还准备送他们入营。

    结果就被拒绝了,伏虎营代表说要等夜晚宵禁时再进城,现在他们先在城外待会儿。

    凉州知府有点儿看不懂了,来都来了还不进城,这是什么说法,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,待晚上宵禁时,他再出来接人便是。

    在凉州知府心中,伏虎营可是一直跟随在战王身边的,虽无官职,但他可比不了。

    凉州城可是一直仰仗战王和云将军的守护,这里是北狄攻打天祁的第一道关口,没有人家,凉州早就破城了。

    是以,伏虎营直到宵禁开始,百姓都回到自己家中闭门不出后,才带着大白进了军营。

    这下,凉州军营里可是热闹极了,伏虎营竟然真的有了一只老虎,这在驻军眼中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老虎那叫一长,打个哈气声音都老大了,驻军那帮大小伙子无一不发自内心的开始羡慕伏虎营,这带出去多威风啊!

    伏虎营的这些人也都相当骄傲,大白简直就是为他们伏虎营的象征啊!

    最关键的,这可是他们军师身边的宠物!

    军师威武。

    因为送大白的时候,是夏侯襄和容离一起送的,临走时大白可是扒着容离不松爪,一双大眼睛噙着泪花,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容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并明确表示自己不是不要它,过不了多久就将它接回身边,大白这才勉勉强强的放容离走了。

    自个儿找了个角落一趴,情绪相当低落。

    伏虎营的小伙儿们一个个看的一愣一愣的,这老虎不仅大还通人性,军师说的可是人话,大白明显是听懂了啊!

    简直就是颠覆认知的一种状态,伏虎营众人嘀嘀咕咕半天,最后凑到大白跟前排着队的和它说话。

    大白瞥了他们一眼,将大脑袋扭向一边。

    真烦,没看人家正郁闷的吗?

    能不能懂点事!

    现在凉州驻地的将士们和之前伏虎营的将士们如出一辙,围着大白叨叨叨、叨叨叨,他们也不知道大白能听懂人话,就是单纯的表达的一下自己的惊奇之感。

    大白抬头望天,什么时候小离儿才接它回家啊!

    它不想跟这群傻子待在一起哇。

    正在外面活动的容离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夏侯襄迅速将自己的袍子脱下来给容离披上,不住的说,“天儿怎么冷,也不说多穿点儿再下来,看看冻着了吧?”

    容离无语的低头瞅了瞅身上的棉衣、大氅、手里抱着暖炉,现在又加上夏侯襄身上的袍子。

    好吧,如果这样也算少的话…

    “还有多久到凉州?”容离决定换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明日傍晚就到了。”现在他们距离凉州城已经很近了,小黑被派过去先探探北狄准备的如何了。

    “嗯,终于不用坐马车了。”容离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坐累了?”夏侯襄笑着扶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容离嗔了她一眼,都说了没事,还这么小心,俩人可没脱离大部队,这么搂着又得被八卦。

    “马车里太闷了,坐着烦。”刚开始坐着新鲜,可吃不住坐那么长时间,那么限制着她,着实不舒服。

    除了小桃几个丫头,还有老爷子在一边看着,她偷吃个零嘴就得被念叨半天。

    容离可算是知道做母亲的辛苦了,之前听得再多也不如自己怀一个,就凭忌嘴这一点,她就已经觉得很不人性化了,更不要提生产过后的那一系列程序。

    申老爷子没事就给她做科普,基于这姑娘怀孕不到仨月就问胎动的事情,老爷子认为其他东西容离肯定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早科普早注意,省的孕中孕后出什么问题,待回了京城自有容母照顾,他还能放点心。

    现在容离身边没个有经验的长辈真不行,申老爷子自认应该将这个重担接过来。  虽然…他也没有经验。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