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4章 西秦来使
    这回挛鞮加提是真的怒了,等级再不严苛,他也是一个部落的头领,哪儿有人这么拿话遛着他玩儿的?

    他很没面子的啊!

    百里筠心道要坏,还没等侍卫来抓,他就连忙解释,“用兵有术!用兵有术!”

    他是真怕挛鞮加提将他砍了,连忙先说重点,见挛鞮加提一愣,扬了下手,身后俩侍卫立马停了。

    百里筠松了口气,继续说道,“草民虽不会带兵打仗,可草民自认熟知兵法,师父曾让草民潜心研究,如今已然大成,遂来边疆寻王爷,任王爷差遣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百里筠心跳似鼓点,他是真怕皇上再让人砍了他,那他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挛鞮加提眉头一皱,百里筠悄悄往上瞟了一眼,看见挛鞮加提的神色心道要坏,难道真的是天要亡他?

    短短十几载的光阴,他就要丧命于今日,当真是天妒英才啊!

    就在百里筠瞎感叹的时候,只听挛鞮加提疑惑的声音在他头顶上方响起,“你当真会用兵?”

    他们北狄现在和天祁打仗,缺的是什么?

    经验呀经验!

    若是有了经验,他们还会被天祁追着打吗?

    别的不敢保证,最起码能稍微翻翻身吧!

    所以挛鞮加提在听到百里筠说‘用兵有术’时,才让侍卫停下,他想听听百里筠的‘术’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百里筠重重的点了点头,他这些年基本学的就是用兵之术。

    终于,百里筠通过自己的努力留了下来,挛鞮加提父子有意考他,将北狄与天祁打过的仗跳出来几场,让百里筠从中找找毛病。

    这些战争,北狄一方在百里筠看来简直漏洞百出,当即用自己学识将挛鞮加提父子说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俩人对兵法研究不深,基本都是靠自己总结经验,现在听着那一个个高大上的名词,父子俩终于相信百里筠是专业干这个的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帮手,何愁不赢天祁!

    百里筠的地位一下子得到了质的提升,不是说来助挛鞮奕打仗的吗?

    虽然挛鞮奕还年幼,正好现在开始直到,等以后挛鞮奕能独当一面,好带领北狄百姓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北狄的未来,就交给百里筠了。

    之前百里筠交出去的玉牌挛鞮加提也还给他了,这东西挛鞮奕不认识,也不值钱,他们留着没什么用,既然要用百里筠,收买人心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不是不认识吗?

    从现在开始认识也不晚!

    就这样,百里筠正式入驻北狄,挛鞮加提多年来想要建城的想法,百里筠得知后也利用自己的知识储备,在北狄建了座小城。

    皇城仨人谁都没见过,能有个简易版的,他们已经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后来一次次与天祁对战中,百里筠的作用越发凸显,挛鞮奕渐渐成长起来,与夏侯襄在战场上数次交手。

    以往北狄总是坚持不了多久便战败,在百里筠的辅助下,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,甚至有时能对天祁大军造成不小的伤害。

    双方正式杠上了!

    直到五年前,玉阳之战时,天祁军队中有一个老兵拼死拖住了挛鞮奕的行动,北狄的队伍损失过半,夏侯襄瞄准挛鞮加提,一箭射穿了挛鞮加提的肩膀。

    自此北狄元气大伤,挛鞮奕迅速整合军队撤退,挛鞮加提重伤在身,回到北狄再也没有起来过。

    现在挛鞮加提死了,挛鞮奕又将目光放在了天祁上。

    他的父汗被打怕了,之前的战役打的太惨烈,看着自己身后的将士一个个倒下,加之挛鞮加提上了年岁,已经不复年轻时的那般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所以在之后的几年,北狄一直安安静静。

    不是挛鞮奕不想动,而是父汗不让他动。

    即便挛鞮加提重伤在卧,他也没有将单于的位置交给挛鞮奕。

    不是他信不过自己的儿子,而是他太了解他的儿子,一旦放权,挛鞮奕可能当即便会发兵天祁。

    那样,北狄的实力会进一步缩减的。

    祖辈好不容易建起的国度,不能这么轻易就给毁了。

    挛鞮奕说不急是假的,他是那种别人打他一下,他能直接将人打死的存在,之前吃亏也就罢了,最起码伤亡不算太多,跑的也及时,北狄没有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然而玉阳之战后,北狄军队损失将近一半人马,并重伤父汗,这便让挛鞮奕心里堵了块大石,他和夏侯襄也算老对手了,对方能将他打成这样,他怎能不回击?

    可是父汗不准,挛鞮奕根本没有办法,没有单于的指令,军中将士是不会听他指挥的。

    挛鞮奕想着待父汗伤好了,便可以继续和天祁作战。

    但谁知挛鞮加提一躺就是好几个年头,挛鞮奕郁闷的和百里筠喝酒,提过此事,这么耗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扩大北狄的领土,什么时候才能在舒适的环境中生活?

    他们北狄的生存环境太严苛了。

    百里筠也是喝多了,他随口说道,若是老单于驾鹤西去,挛鞮奕继位,不就不用头疼了?

    挛鞮加提只有挛鞮奕一个儿子,下一任单于必是挛鞮奕啊。

    挛鞮奕抚掌乐了,指着百里筠直说他脑瓜是怎么长的,当真是自己的智囊,俩人喝了一晚上酒,到了第二天酒醒时,两人不知回忆起多少,也没人提及当晚到底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半年,挛鞮加提终于顶不住驾鹤西去,北狄的新任可汗便是挛鞮奕。

    挛鞮奕登基后第一件事,便是组织军队,并派出探子去探一探凉州驻地的情况。

    毕竟两国已经多年未曾交手,挛鞮奕不知凉州城内的驻军实力到底如何了,还有他的老对手夏侯襄在不在军营里。

    挛鞮奕派出的探子第一时间就被凉州驻地的斥候队发现了,这批人是夏侯襄离开驻地进京时留下的。

    五年前当夏侯襄率兵大败北狄,并重伤北狄单于的事情传回京城的时候,夏侯赞再观察了一段时间,确保北狄不再发兵后,便急急将夏侯襄给召回了京。

    夏侯赞怕夏侯襄羽翼太过丰满,在边疆他又不好找机会下手,本想着将夏侯襄召回京后,夺了他手里的兵权。

    却不想夏侯襄猜出夏侯赞本意,直接将先皇遗诏拿了出来,夏侯赞无法只能将夏侯襄先困在京城,边疆已稳,夏侯襄留在京城他才好慢慢找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结果机会找了好几年都没找着,夏侯赞也是头疼。

    夏侯襄早就将北狄看做重中之重的敌人,西北边疆的驻军也是他亲自换过血的,凡是贪生怕死没有真本事的人,根本别想待在驻军里。

    是以,挛鞮奕派出的人第一时间就被夏侯襄的人发现,天祁这边的侦查手段比北狄要高出一截来,北狄既然出了人,他们自是得去探探。

    挛鞮奕想要发兵攻打凉州城的事情,一下子便被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即便北狄一直安安静静,可王爷的命令就在耳旁,对于这种凶狠的敌人,无论对方安静多久,都要时刻保持警醒。

    夏侯襄能成为战神并不是偶然,除了他剽悍的作战方式,用人的方法的手段也是不容忽视的。

    挛鞮奕没想到自己的意图那么早就暴露了,他将北狄能打仗的小伙子全部聚集起来,北狄本就是马背上兴起的部落,人人会骑马,各个能打猎。

    既然能打猎就能上战场,左不过一个杀动物、一个杀人罢了。

    从大面上来看,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就这样,新鲜的血液加入,之前经历过战争的将士虽然损失惨重,但经过这些年的修养不仅完全恢复,气势上甚至更强了一些。

    挛鞮奕对他们很满意,整个体上看至少没有五年前差,如此便能发兵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发兵前夕,北狄境内突然来了一位使臣。

    这位使臣,竟是西秦皇帝派来的。

    挛鞮奕有些奇怪,北狄一直单打独斗惯了,从没和谁结过盟,和谁都不熟就跟天祁熟。

    现如今西秦使者猛然来访,挛鞮奕拿不定主意,是杀还是见。

    多亏百里筠在一旁,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,更何况和平时期,先看看西秦派人来是做什么的吧。

    西秦使臣被请了过来,按照地理位置来看,西秦距北狄没有多远,至少比到东黎要近的多。

    之前跟着东黎屁股后面白跑了半天,结果就在前些日子接到东南联军战败的消息,西秦皇帝无比庆幸自己跑的及时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他们一点好处没捞着,还得陪着东边那些小国归顺天祁。

    之后,西秦皇帝猛然间想出一主意,东南那些个国家是战王带兵打的,收缴战利品组织他们归顺并回京,可是个大工程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天祁北面可还卧着一头猛虎呢,若是此时与北狄联盟,打天祁个措手不及,岂不美哉?

    北狄的实力谁不知晓,那是能与战王几乎打成平手的存在,自然不容小觑额。

    西秦皇帝心里想着,既然东南那边联军能组织到一起,那他何不跟北狄来个联盟?

    与北狄联手,可比和东黎联手胜算大多了,是以,西秦派出时辰想要游说北狄出兵攻打天祁,并与之联合。  这样一来,瓜分天祁,倒不再是那个不可完成的任务了!下堂王妃逆袭记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