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3章 砍了!
    ,!

    百里筠一愣,寻着声源看向一旁毡帐中走出来的少年。

    没想到王爷竟然如此年少,与百里筠想象中的颇为不同,也就个头和他想的差不多,比他高了足足一头。

    只是,身在边疆不应该王爷最大吗?

    怎么还不住主帐呢?

    百里筠有些看不懂了,因着他运足力气,嗓门特别大的缘故,在主帐中带着的挛鞮加提也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“找我干嘛?”挛鞮奕见百里筠喊了一嗓子之后,便只盯着他瞧,有点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他好歹是这草原上第二大的存在,这人不磕头就算了,还一直看他。

    挛鞮奕皱眉不耐烦的说道,“到底有事没事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挛鞮奕正憋着放大招呢,就见父亲从帐中出来了,他一指百里筠,“父汗,这人找我,又不说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跟他这闹着玩儿呢。

    “父汗?”百里筠一脸懵逼的转头看向挛鞮加提,“您是皇…单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挛鞮加提点了点头,“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北狄等级制度还不算明显,从挛鞮加提父子俩这儿就能看出来了,他们祖辈那一代想潜入凉州城并不容易,完全是因为长相问题,进去第一时间就能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而后来一代代的延续,一百个里面也能挑出一个长相不那么彪悍的出来,这样便能稍稍做些伪装,混进凉州城去。

    凉州也不是一开始就把守那么严的,完全是因为挛鞮加提打了那么一丑,凉州城便彻底戒严了。  之前派出去的人,有的回到北狄,有的根本没机会出来,没机会出来的也就不想那么多了,反正凉州和北狄相比实在好太多,混进去的人踏踏实实的娶妻生子,直接将自己当做天祁臣民,与北狄再无

    瓜葛。

    留在北狄的那些接受过‘再教育’的北狄臣民,断断续续的给挛鞮加提讲述凉州城的所见所闻,其中不乏有自己感**彩的。

    反正少年时期的挛鞮加提就根据这些皮毛,自个儿加以发挥,慢慢开始改造北狄。

    只不过成效不大就是了。

    百里筠万万没想到,皇上竟然也在边疆,这样一来,他有些头疼,是将师父交给他的玉牌给皇上呢?还是给王爷?

    挛鞮加提父子俩就这么看着百里筠表情千变万化,一会儿疑惑一会儿又纠结,但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终于挛鞮加提耐心耗尽,一指百里筠,“砍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俩侍卫立马领命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百里筠吓了一跳,咋皇上还是个急脾气呢?

    他就是有点事情没想明白,现在也不用想了,在犹豫下去,他可能就真的身首异处了。

    皇上脾气也太暴躁了。

    百里筠边想边跪了下去,自怀中掏出师父给的玉牌,“这是草民师父的信物,还请单于过目。”

    看过后,总不会再憋着砍他了吧?

    挛鞮加提见到百里筠手上的东西,不禁一愣,这玩意儿…

    不用侍卫上前,挛鞮奕一个箭步上去,将东西拿过来递给自个儿的父汗,顺便无语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百里筠。

    挛鞮加提接过东西来,眉头一皱,指着百里筠,“砍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破石头,他们漫山遍野都是,挛鞮加提还以为是什么宝贝,结果给他这个,还不如来头羊实在呢!

    百里筠大惊,怎么还要砍他!

    “且慢!”百里筠又大喝一声,上前准备拉他出去砍掉的俩侍卫倒是真听话,停住没再上前,关键是想听听他还想说啥。

    百里筠咽了口唾沫,“单于,此玉牌乃是草民师父留给草民的,师父有言,屠耆看到此玉牌,定会收容草民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倒是没什么毛病,若不是见了玉牌能认得,那席云留给百里筠玉牌就没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挛鞮加提听完瞅了自个儿子一眼,后者则满脸诧异。

    他哪儿认识什么师父?

    这人有病吧!

    “你师父是谁?”还是挛鞮加提能找到问题的重点。

    “呃…”百里筠卡壳了,到现在他才悲催的发现,他压根不知道师父姓甚名谁?

    师父就是师父,还管叫啥呢?

    叫啥不是师父!

    “草民…草民忘了问。”百里筠生入蚊蝇的答道,他没想那么多啊。

    挛鞮加提眉头微皱,“你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百里筠一听来精神了,连忙回道,“我从山上来。”

    挛鞮加提眉头皱的更深了,“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百里筠郑重其事的回道,“要到边疆去。”

    挛鞮加提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砍了砍了!”挛鞮不耐烦挥了挥手,这人是神经病吧!

    自己也是吃饱了撑的,跟他逗这半天闷子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砍了!”

    挛鞮加提明显看懂了百里筠的套路,一来二去的耽误他多少事?

    他还得琢磨怎么和天祁打仗呢!

    俩侍卫没再跟百里筠客气,一人一边拖了他就要走。

    百里筠要疯了,怎么初来乍到的就要被砍了?

    来前师父不是真么跟他说的呀!

    “师父让我来助王爷打仗,我真没骗你们!”百里筠是着急了,根本没顾上称谓上合不合适,跟皇家你啊我啊的,若是百里筠清醒的时候,绝对不敢这么说。

    百里筠扯着嗓子喊,基本属于最后的自救,没想到还真有用。

    “回来。”

    挛鞮加提说的这俩字儿,听到百里筠耳朵里如同天籁,他都快吓哭了,这会儿被拖回来,心中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。

    挛鞮加提别的没在意,但是‘打仗’这俩字他倒是听心里了。

    与天祁交战屡屡败退,挛鞮加提想破头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了。

    挛鞮奕脑子里新奇的点子多,和挛鞮加提一起上战场倒是出其不意的站过几次上峰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一嗅儿而已,没过多久又是让天祁赢了。

    这让挛鞮加提父子俩很不高兴,现在来了一个帮忙打仗的,挛鞮加提自然重视。

    厚厚的雪堆里,因为拖百里筠的的缘故,愣是拖出来一条平摊的小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带兵打仗?”挛鞮加提紧盯着百里筠问道,眼神里有些许激动。

    百里筠一愣,呐呐的回道,“不会啊。”

    挛鞮加提:“……”  “砍了!!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