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2章 找我吗?
    ,!

    北狄的冬天可不是闹着玩的,在雪地里趴着没人管,迟早得冻死。

    这里上到皇上下到百姓,住的都是毡帐,只是毡帐的质量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救百里筠的老婆婆所居毡帐就称不上好,老人家的儿子在狩猎中丧生,老伴儿前些年也没了,就剩老人家和儿媳妇儿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百里筠晕倒的时候天才蒙蒙亮,老婆婆早早起来收拾屋子,出门扔东西的时候正巧碰到趴在地上的百里筠。

    一个所穿并非北狄衣着的年轻酗子,老婆婆家一老一小两个寡妇,若是挪到民风严谨程度较高的地方,可能就通知邻居家来救人了,毕竟男女大防不注意不行。

    而北狄没那么多规矩,立国并没有多久,条条框框不多,所以老婆婆看见雪地里有人,体格又不健壮,干脆给他拖回屋里了。

    一碗浓浓的羊汤喂下去,百里筠当时就被呛醒了。

    不是老婆婆喂的快,而是膻气味儿实在太浓了。

    百里筠悠悠转醒,一睁眼就看到了个老婆婆,他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有多久没看到人了?

    自打师父让他下山以后,他就一个人影都没见到。

    “老婆婆,这是边疆不是?”百里筠激动的握着老婆婆的手,一个劲儿的抖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…”百里筠给老婆婆手里半碗羊汤抖的都快没了,老婆婆那个心疼哟,她是救了个什么玩意儿回来?

    天寒地冻的,她们婆媳俩存的东西本来就不多,若不是看他身子太虚,直接一碗凉水灌下去,哪儿会给他羊汤喝!

    “你松手!”老婆婆不乐意了,我救你,你不说感恩就算了,怎么还带糟蹋食物的,太过分了!

    羊汤全数落在了百里筠的衣服上,听了老婆婆的话后他松开手,这才注意到身上失了一片,还散发着浓郁的羊膻味儿。

    这就很尴尬了,百里筠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唤醒他的,是老婆婆手里那碗羊汤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…我赔给您。”百里筠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婆婆本来还没多生气,可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了,你都瘦成这样了,还晕在雪地里,你拿什么赔?

    不过,到底是老人家,不跟孝子一般见识,“你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百里筠赶忙回道,“我从山上来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有点蒙,“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百里筠正色道,“要到边疆去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不是自个儿年岁太大了?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脑仁儿疼,这说的是人话吗?

    老婆婆也不吭声了,就这么无语的看着百里筠,给百里筠看的一脸懵逼,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,他回答的哪里有问题吗?

    “娘,您跟谁说话呢?”毡帐中儿媳妇儿住在另一个小隔间,这儿会起来听到有人说话,不禁好奇的过来瞧瞧。

    一瞧是个瘦弱的男子,她不禁诧异,最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百里筠听不懂的话,老婆婆也同样回了一通。

    百里筠在一旁跟听天书似得,完全没明白人家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年轻的儿媳没再往里进,而是去准备早饭,老婆婆转头看向百里筠,“酗子,你在这儿可是有亲人?”

    一看就是外族人,若是没亲人没道理来他们这鬼地方。

    在外面待着不好吗?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父母。”百里筠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老婆婆瞬间开始同情百里筠,可怜见的,敢情不是来投亲,是个孤儿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是来找王爷的,”百里筠想了想,觉得好像说的不是很准确,又补了一句,“会打仗的王爷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刚同情没一会儿呢,又让百里筠给整蒙了,“王爷?”

    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百里筠看老婆婆的样子好像没听懂他的话,“就是,皇上的儿子,会打仗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?”老婆婆更蒙了,这说的都是什么呀!

    百里筠纳闷了,怎么还听不懂‘皇上’是啥了,组织了下语言,他犹豫的开口,“你们这儿最大的头领,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的是单于吧?”

    百里筠看书没见过这种称呼,不都是皇上和王爷的吗,什么时候出来个单于?

    难道是他看的书不够多?

    百里筠完全没有往自己跑错了的方向上想,因为师父给他扔进去的大坑里,有一小部分书,他是没有看完的。

    百里筠对战术方面的书籍敢兴趣,政治方面了解的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说是单于,那就单于吧。

    百里筠点点头,“单于有儿子吧?会打仗的。”

    反正甭管说什么,百里筠总把‘会打仗的’挂在嘴边,师父让他出来不就是帮人打仗来了嘛。

    “有,单于膝下有一子,正是我们屠耆。”老婆婆现在明白了,原来百里筠说的王爷,就是指屠耆。

    屠耆?

    百里筠想了想,这名字起得可够奇特的,不过也没多说什么,他对着老人家深施一礼,“还望婆婆告知在下,王…屠耆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正好,离我们这儿不远,你先吃点东西再走吧。”老婆婆怕他还没走出多远,再倒下。

    百里筠想了想,这儿太冷,他赶路的时候就没怎么正经吃过饭,去见王爷总要向王爷卖弄卖弄学识吧,不吃饱了怎么上考场?

    所以,百里筠点点头应了,并郑重承诺,待他有了能力一定报答老婆婆。

    老婆婆也没往心里去,你都成这样了,啥时候有能力谁知道?

    先吃饭吧。

    一顿热气腾腾的饭菜,让百里筠暖和了起来,吃罢饭自告奋勇的去将碗盘洗了,他不能吃白食,好歹是个大酗子的。

    老婆婆点了点头,洗碗倒是实在,就算没白救吧。

    吃过饭就得去找王爷了,百里筠按照老婆婆给他指的方向,一路前行并紧了紧身上的毛毡。

    老婆婆着实怕他晕在半道上,将做毡帐剩余的一些边角料缝了缝,让百里筠披身上了,好歹能当个风。

    北狄还是以部落形式存在的,所以最大的毡帐便是挛鞮加提的帐子,而旁边稍微小一些的是幼年挛鞮奕的。

    是以,当百里筠抵达毡帐后,对着门口两个侍卫扬声道,“草民百里筠,奉师命拜谒屠耆。” “音落,一个处在变声期少年的独特嗓音响起,“找我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