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0章 互相伤害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别呀,”夏侯杞一把薅住容敬的袖口,“咱俩还没好够呢!”

    容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来告诉他,朝中怎么会有这样的王爷存在?

    还有个王爷样没有?!

    “呃,”夏侯杞放肆惯了,面对容敬这样的文人,他觉得自己这般可能有点不妥,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挺怕容敬的,“我再给你说个事,你听听?”

    明明是疑问句,却根本不给容敬回答的时间,直接将夏侯禹西郊屯兵的事,还有他们如何练兵,如何排阵的事情给说了。

    这下容敬就不赶人了,原本平静的表情有了一丝凝重,“王爷确定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夏侯杞胸脯拍的当当响,“我亲眼看到的好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还怕容敬不信,“我可是在树上待了一个多时辰,那地方可难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容敬点了点头,依他所言,宁王不止于端王妃有染,还意图谋反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事!

    “王爷若是知晓,为何不禀明圣上?”容敬闹不懂了,明明是他们皇家内部矛盾,怎么还找到他头上了?

    容家只是臣子,又不是他们夏侯家的亲戚。

    呃,也算是亲戚吧。

    毕竟小妹已经嫁给战王了。  “我父皇什么样,你大概不知道,”夏侯杞叹了口气,不是他不想说,而是他父皇实在…扶不起,有些话他这个做儿子的本不该说,可不说又说服不了容敬,他组织了一下语言,开口道,“我若是告诉他

    ,他立马就得派兵去西郊,你是没看见那有多少人,小叔平定东南边疆,能作战的将士都带走了,就京里这些御林军,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。”

    夏侯杞有些惆怅,他咂摸了下嘴,“若是死守皇宫不是不成,反正想要攻破皇城不是件简单的事,关键这要打起来,京城那么多百姓,到时万一夏侯禹发起疯来不管不顾,京里的百姓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容敬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没想到夏侯杞还能说出这番话,他还以为对方就是一飞扬跋扈的小屁孩,倒不知他还会为贫民百姓着想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”夏侯杞不乐意了,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小爷我一向是惩恶扬善的,你出去问问,但凡栽在小爷手里的,哪一个是好人?”

    他不着调归不着调,可做人的原则和底线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容敬若无其事的收回自己的目光,他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爷,想要如何?”既然已经来找他了,谈合作总要有个方向,他可不会认为夏侯杞就是来告诉他这两件事,然后撒手全部交给他来操作。

    说来两件全是他们夏侯家的事,还是问明白的好。

    夏侯杞眼睛一亮,这是有门呀。

    他笑嘻嘻的说道,“容大人智勇双全,我来就是想跟你商量,你说能不能让夏侯衔和夏侯禹两拨人斗法,别牵扯到皇宫里来。”

    容敬无语的看着夏侯杞,跟他这闹着玩呢?

    夏侯禹的最终目的就是逼宫,不牵扯皇宫,人家闲的蛋疼要屯兵啊!

    要不直接让皇上下诏好不好?

    封了夏侯禹当太子,人家肯定就不逼宫了。

    夏侯杞尴尬的吐了吐舌头,“我估计这个要求有点儿强人所难是吧,没关系、没关系,这是最高目标,我还有个一般目标。”

    容敬洗耳恭听,想听听有多一般…  “小叔不是去打仗了吗,能不能将夏侯禹发兵时间拖到小叔回来,这样他不就翻不起浪来了?咱俩还有时间,跟他们玩玩儿,要是能直接玩死,不也就省的小叔费劲了。”夏侯杞出言道,有小叔坐镇,

    夏侯禹的那些虾兵蟹将,还不得吓得腿软?

    倒是肯定打不起来,打起来也得被无情的镇压。

    夏侯杞找到容敬是因为容敬是容离的哥哥,而小叔对小婶的宠爱,从出征那会他就看明白了,更何况后面,小婶可是追着小叔去边疆了…

    这谁他还是无意间知晓的,小婶他们走的时候,正好夏侯杞从东市酒坊出来,喝的是开心了,头微微有些懵。

    做轿子太闷,他便将轿夫给支走了,身旁跟了个小厮,晃晃悠悠的往自个儿府邸走。

    就在路过一个昏暗的小巷时,他听到了纷杂的马蹄声,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夏侯杞停住脚步将自个儿的身影隐在暗处,奇怪的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谁在内城骑马玩?

    偷偷看一眼,夏侯杞揉了揉眼睛,又往外看了一眼,墨阳和墨白?

    五人一队,夏侯杞只认得墨阳和墨白二人。

    他们是跟在小叔身边的人,而且前两日刚给了小婶。

    夏侯杞纳闷了,小叔离京前让他们留下照顾小婶,怎么转脸就大半夜要跑?

    醉酒夏侯杞没有多想,还以为小叔是暗中给他们留了什么任务,他们不想惊动其他人,这才趁着夜色出城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走的不是城门方向,可看样子必是离京,一个个都背着包袱呢。

    回了王府的夏侯杞倒头便睡,第二日酒醒,他越想越不对劲,怎么觉得昨日领头的那人特别眼熟呢?

    思来想去,夏侯杞突然一惊,不会…是小婶吧!

    他虽然和小婶不熟,可他认人能力相当强,小婶亲自来送小叔出征,她回转时正是骑了马,那背影与昨儿晚上见到的一重合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一个人!

    后来夏侯衔暗中派人寻找容离的事情,被夏侯杞知晓,这下便坐定了他的猜想,夏侯杞暗挑大拇哥,胆儿是真的大。

    所以,在夏侯杞得知夏侯禹那点儿事后,想都没想就来找容敬了。

    有其妹必有其哥。

    找他准没错!

    容敬听了夏侯杞的话,揉了揉眉心,怎么刚觉得能高看夏侯杞,结果又给他来了这么一出,什么叫玩玩?

    还给玩儿死?

    不过…玩死夏侯衔,容敬倒觉得可行。

    夏侯杞说了这么多,容敬不可能一下子便相信他,他总要自己调查一下才能确定接下来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毕竟,他不想牵扯到夺嫡的事情中去。

    他让夏侯杞先回去,至于该如何做,他得想想。

    夏侯杞也不是傻子,自己贸贸然的来,说了一大堆耸人听闻的事,人家没道理不自己去查查看。

    他没多言,只和容敬说有想法了,可随时去王府找他,并给了他一块可随意进出王府的腰牌。

    容敬性子沉稳,分析能力又强,他没有先去调查端王妃的事情,而是着人去往夏侯杞所说的,西郊屯兵地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茂密的树林中,一排排训练有素的兵丁正在如火如荼的训练,而好死不死的,夏侯禹正在和军师交谈…

    容敬接到反馈便知晓夏侯杞说的都是实话,既然是来合作的,对方诚意已经拿出来了,他也不介意和夏侯杞联手。

    至少夏侯杞够聪明,而且只是拖住夏侯禹逼宫的脚步,这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毕竟,京里还有个夏侯衔不是?

    要说夏侯衔最近干了几件不错的事情,与之相随的,是他那日渐骄傲的姿态。

    要是想拖住夏侯禹,那不妨让夏侯衔先给他找点儿小麻烦。

    既不伤筋动骨,又腻歪人的那种。

    夏侯禹既然能干出暗中屯兵的事,那儿就决不是表面那般无害的存在。

    容敬认为,让夏侯禹和夏侯衔二人互相伤害,理论上是绝对可行的。

    夏侯杞没几天便接到容敬的书信,随着书信一起被送到睿王府的,还有夏侯杞给容敬的那枚腰牌。

    哪怕是和夏侯杞合作,他也不需要给自己留下什么把柄。

    像是腰牌这种象征特别明显的东西,大家还是不要交换了,不然往后都是事儿。

    夏侯杞出入相府绝对自由,只是容敬有一点要求,那就是隐蔽。

    来可以,麻烦自己想办法翻个墙头啥的,不然恕不接待,谢谢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之间的合作关系,算是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夏侯杞往东南边疆送信的事情,而且他还很懂事的给小婶单独写了封信,大家都是一家人嘛,瞒来瞒去的就见外了。

    端王府内,夏侯衔坐在书房中,着实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,他看了看外面的天儿,入冬后京中一天冷过一天,府内地龙烧的很足,怎么就突然感觉一激灵,他穿的少了?

    低头复又处理起手边的政务,待一会儿叫管家再多加些碳吧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北部边疆,北狄。

    自入冬后,已经下过两场大雪,地面上被厚厚的覆了一层雪,白茫茫的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就是游牧民族,每到秋季便会提前将过冬的食物储备好。

    猎物更是每家每户必不可少的东西,身强力壮的男子担负起了养家糊口的重则,与其他国家的男儿不同,他们不需要赚钱的能力,因为根本没有市集供他们交易。

    他们只需要狩猎和掠夺。

    狩的是山中的动物,抢的是他族的粮食。

    在挛鞮氏的带领下,北狄已经将周边所有散在的部落,全部抢夺一空并要求他们归顺。

    整个北部已经全部在北狄的统治之下,这也造成了一个尴尬的局面。  他们再没处抢夺东西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