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9章 那个,我是不是没说清楚?
    ,!

    京中,夏侯赞刚命人将给宿州知府的信送出去,便收到宿州传来的捷报,战王爷率领大军攻破抚州城,天祁大获全胜,并将东黎在内的十余个君王全部擒获,写下降书归顺天祁。

    夏侯赞高兴了,敢情丢了的城池给要回来了,还顺带着将东南周边的小国全部收归天祁,天祁版图得以壮大,往后见了列祖列宗他脸上有光啊。

    算夏侯襄识大体,若是将抚州城丢了,他非得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夏侯赞便觉得自己被骗了。

    之前夏侯襄怎么跟他说的?

    现在结果又如何?

    等夏侯襄回京,必须得问他个欺瞒的罪责!

    夏侯赞心头的石头落了下来,注意力又跑到奏夏侯衔的密报上。

    他顿时头疼不已,一个两个都没省心的。

    夏侯衔的所作所为,已经在夏侯赞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,对他的江山根本可谓是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夏侯赞一丝犹豫都没有,便将他从太子的人选中剔除了。

    夏侯禹平庸,生母出身又不好,夏侯赞从没将他作为太子的人选考虑过。

    四五六三个皇子,一个个的本事不大脾气不小,老四老五尤甚,性情暴烈不适合为君王,六子夏侯宇根本没有主意,把江山交给他,相当于变相的给了夏侯衔。

    这怎么能行?

    夏侯赞叹了口气,唯一个出身能和夏侯衔媲美的,也就是七子夏侯杞了。

    可这个最小的儿子,当真是…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夏侯赞觉得这么些个儿子都白生了,没一个能担大任的,难道他还真从那些刚出生的婴孩儿里挑个储君吗?

    谁知道大了会不会歪?

    夏侯赞突然变得特别郁闷,也不知道这一个个的都像谁?

    实在不行,还是培养一下夏侯杞吧。

    夏侯赞觉得,瘸子里面拔将军,大概说的就是他此时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而,夏侯赞眼中瘸子里的将军,并不想当皇帝,他现在正在丞相府中,一脸崇拜的看着容敬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送信之人,坐实这件事岂不是轻而易举?那咱们现在就动吧。”夏侯杞摩拳擦掌,一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不急,”容敬瞟了他一眼,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七皇子不常出现在宫中,市井间倒时常有他的身影,名声称不上好,飞扬跋扈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半个多月前,容敬在夏侯杞找上门来的时候,很是诧异,两人根本不是一路人,这位小王爷不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夏侯杞一点架子都没有,见了面就准备搂容敬肩膀,一副哥儿俩好的模样,容敬眉头一皱,很生硬的往旁边一避,显然没给他什么面子。

    容丞相夫妇低头的低头,喝茶的喝茶,他们家大儿子这脾性,实在是…太直接了。

    等闲王爷见了这种情况,哪儿能忍下这口气?

    我跟你好是给你面子,你还敢躲?

    那就不给我面子了吧!

    可偏偏这个飞扬跋扈的小王爷愣是忍了,他面色微哂,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“兄弟,不好意思啊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容敬眉头皱的更紧了,夏侯杞身份尊贵他不管,自个儿比他可年长足足五岁,跟谁俩兄弟呢?

    容敬和容丞相下朝之后,回府就看到了夏侯杞在正厅跟容母聊天,容敬还以为他是来找父亲的,正准备回避便见这小王爷直冲他来了。

    来就来,还动手动脚,成何体统!

    容敬明显不悦,夏侯杞缩了缩脖子,这动作倒是让容喆的眉头稍微展了一些,容喆小时候看见他生气,也总是下意识的缩脖子,俩人倒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既然是来找容敬的,夏侯杞便被容敬带到了书房。

    夏侯杞一到书房就开门见山,道明他是来寻求合作的。

    容敬不禁警惕起来,皇子间的纷争他不想参与,站队这件事在他们容家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合作二字一出,容敬准备送客。

    夏侯杞看见容敬眼色一变,他就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多亏他观察的细,不然容敬总是没什么表情,想从他脸上看出变化,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忙赶我,我今儿说的这事,可和,”夏侯杞指了指天,“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容敬依旧没什么表情,目光稍微带了些狐疑。

    夏侯杞一看有戏,连忙继续说道,“今儿我来,是因为端王妃和旁人有私的事,我说的端王妃可不是你妹啊,你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容敬原本淡定的表情,突然有了一丝皲裂,这话说的真稀奇,他小妹现在还是端王妃吗?

    这句说的多不多余。

    再说,端王妃和谁有私,关他什么事!

    夏侯杞不应该去找夏侯衔吗?

    夏侯杞没想那么多,继续说道,“就那个南楚公主端王妃,上回我在茶楼看见…不对,听见…也不对,还是看见…”

    夏侯杞一个人在那‘看见听见’捣腾半晌,容敬无语的看着他,甭管‘看见’还是‘听见’能不能说下文?!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又听见又看见,端王妃和夏侯禹俩人,”夏侯杞两个拇指对了对,然后满脸跑眉毛,“你懂吧?”

    容敬没吭声,先不说夏侯杞话中的真实度,就他说话这些个零碎能不能改改?

    太闹心!

    夏侯杞正打算跟容敬互动呢,但看容敬半天只看着他,一点表情都没有,而且不说话,夏侯杞咳了咳,尴尬的将手放下来。

    这让他很被动啊!

    “后来我又蹲过点,他俩商议着如何对付夏侯衔,你说咱们要不要掺和一下?”说完,夏侯杞搓着手,一脸兴奋的看着容敬。

    这消息够劲爆吧?

    是不是应该给点回应了?

    “睿王若是无事便请回吧。”若说一开始容敬只是想要下逐客令,现在可是直接开口赶人了。

    有病吧夏侯杞?

    谁跟他咱咱的?

    再说人俩要对付的是夏侯衔,那个混蛋可是取过他小妹的心头血,这口气至今没出,他心里说不憋火是假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小妹后来嫁给战王,又一次次亲手整治,他这个做哥哥的没处下手。

    现在有俩人要对付夏侯衔,又不是善茬,他干嘛要阻止?

    老老实实的看戏不好吗?

    真是多此一举!

    夏侯杞一看风向不对,想了想自己说的话好像没什么问题呀。

    他犹豫的看着容敬,“那个,我是不是没说清楚?要不我再给你说一遍?”  容敬嘴角抽了抽,“不送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