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3章 女儿,我是你父王
    尹初年瞬间一愣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。

    当了这么多年差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

    哪怕就是皇上,也没这么无赖呀!

    当然,尹初年也没有胆子向夏侯赞提问题。

    “尹大人还有事吗?”夏侯襄的语气未变,但依旧让尹初年听出了话里的不耐。

    尹初年心里也不禁恼火,他们御林军隶属于皇上,战王不过一届王爷凭什么这么嚣张,如此想着凭借一腔怒火,直接问道

    ,“先前皇上收到王爷战报,边疆战事吃紧粮草不足遂需运粮至边疆,请问王爷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侯襄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尹初年气恼不已,“既然战事吃紧,不知战王为何会出现在此,您就不怕被皇上问责您征战不利吗?”

    夏侯襄终于有了一点表情,只是看起来颇为不解,“本王何时怕过?”

    尹初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再次被问住,再次不知该如何往下接。

    “保卫边疆…”

    尹初年憋得脸红脖子粗的,话未说完便直接被夏侯襄打断。

    “保卫边疆是本王的事,不劳尹大人操心,或者…”夏侯襄微微一顿,“若是尹大人实在不放心本王,不如与本王同行?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尹初年有些蒙,回京自然是要一起的,可怎么听战王的意思并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本王收到战报,北狄准备发兵攻打天祁,尹大人一向守卫京城,想必功夫了得,如今既然有一腔热血,自然要报效国家,

    墨白、墨云…”夏侯襄好脾气的给尹初年解了个惑,并点了墨白二人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墨白、墨云抱拳听令。

    “请尹大人入伍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尹初年脸色瞬间惨白,北狄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可清楚,边疆如此多的国家,唯一能让天祁头疼的只有北狄。

    之前有云老将军,现在有战王爷,对北狄还只能抗衡,不能彻底打败北狄,收编入天祁国土。

    现在一听夏侯襄要去与北狄对战,还要带上他。

    尹初年最先感到的便是害怕,他们御林军的职责是保卫京城,顺便搞搞暗杀而已,真要是实打实的上战场,那不是要他们

    的命嘛。

    旋即,尹初年感觉有点不对劲,“北狄五年未曾出兵,王爷怎么收到的消息?”

    皇上哪还没奏折呢,战王便先知晓了?

    不是蒙他的吧?

    “尹大人若是不信,随本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夏侯襄也不着急,就这么看着尹初年,御林军是什么样子,他在京城不是

    一两日,对于他们所做的事情还真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之前的御林军被夏侯赞大换血,只挑了听命于他的人,真本事没多少,算计人的手腕倒是不少。

    尹初年头上见了汗,夏侯襄所说到底是真是假他不知道,可西北边疆他肯定不能去,那儿常年有夏侯襄的人把守,再加上

    若北狄真发兵,两拨人他那个也打不过还不能跑,只要去了边疆便算入行伍,逃兵是可以先斩后奏的。

    他是疯了才要答应夏侯襄。

    “战王言重了,”尹初年再没了之前的嚣张,头都快低到脖领子里去了,“微臣只是奉命送粮,现在粮已送到,属下就不耽误

    大军的行程了,京里还需要微臣守卫,微臣预祝您出征大捷。”

    说完赶忙让之前等在一边的运粮队伍过来给战王磕个头,他们手里的粮已经让墨尧和墨阳两人带队给拉回来了。

    尹初年带队回京时,心里终于松了口气,原本他是打算兴师问罪的,谁知被夏侯襄吓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面上无光是一定的,尤其是在属下的面前丢了脸,尹初年想着该如何添油加醋的向皇上报告,他眸中渐渐阴冷,不能白白

    跌了这么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在尹初年走后,大军原地休息,容离从马车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俩人刚刚的对话她都听见了,心里不禁先对尹初年鄙视一番,能不能爷们儿点?

    一听去北狄立马怂成一个,就这样的人还守卫皇城?

    夏侯赞身边的人都不行呀。

    “怎么出来了?”夏侯襄下马正准备去马车里,哪知容离先他一步下来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赶忙走到容离身边,先帮她紧了紧大氅,又拉着她小心翼翼的走着,前面但凡有个石头啊树枝啊什么的,夏侯襄第

    一时间就把这些障碍物给扫平了。

    容离哭笑不得的看着他,幸亏她吸取教训,没带着她家相公往人堆里凑,之前让行军的将士们看了,差点儿没把眼睛瞪出

    来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,是故意吓他的吧?”容离坏笑着碰了碰夏侯襄的肩膀,满脸写着‘我懂得’。

    “嗯,带着他们多累赘。”夏侯襄拉着她慢慢走着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他答应啊。”容离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他没那个胆子。”夏侯襄笃定的说道,看人他是有准头的,只…除了他家娘子。

    他是着实没想到她胆子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会要说我吧?”容离往后倾了倾,她从他眼里看到了无奈哦?

    “慢点,”夏侯襄叹了口气将人揽过来,怎么走个路都不好好走,这姿势多危险,“再…”

    “再闪着腰。”容离直接说了他想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听的耳朵都快出茧子了,真是小心到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前世的小情人儿我好好揣着呢。”容离轻轻拍了拍肚子。

    “小情人?”夏侯襄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嘿嘿,”容离咧嘴一笑,她忘了古代还没这个说法呢,不过没关系,她可以给他解解惑,清了清嗓子继续道,“相传,每个

    女儿都是父亲的上辈子的情人,因为上辈子没能给女儿那么多的爱,所以这辈子就追着来讨债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没想到还有这么稀奇的解释,听起来倒是不错,只是,“那儿子,就是母亲上辈子的情人了?”

    容离没想到这话还能举一反三,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,点点头道,“唔,估计是吧。”

    只见夏侯襄蹲下来,表情特别严肃,郑重其事的摸了摸容离的小腹,开口道,“女儿,我是你父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