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2章 与本王何干?
    这些想法若是被严邈等人知晓,怕是要给他们点蜡的。

    毕竟,大家都是挨过容离打的人,她的能力到底有多变态,他们可是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坐马车,那不过是大哥不愿意骑马而已,其他因素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。

    只是王爷对大哥的关心之意,着实令人汗颜,一个男人能对另一个男人关心至此,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严淼因为之前调侃容离,曾被训练折腾的死去活来,嘴欠的毛病倒是改了一些,再加上容离不常出马车,而王爷又时刻在

    身旁守着,所以,严邈也不太敢上前耍欠,这给他憋得,只想着到了正地方,再好好调侃大哥一番。

    夏侯襄唇角微弯,看着容离一手拨弄下巴,一面朝他抱怨,他不禁捉过她的手来,在她唇上落下一吻,“我家娘子,一点儿

    都不胖。”

    这下,容离维持抱怨的表情都做不到了,傻乎乎的一乐。

    自打她怀孕后,这笑容总比之前带了一抹娇憨,看的夏侯襄喜爱不已,揽过她细细品尝她唇瓣的滋味,马车里的温度瞬间

    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容离轻轻推了推夏侯襄,他这才不舍的抬起头来,看着不断深呼吸的容离,大手连忙在她的后背帮她顺气。

    容离不禁嗔了他一眼,“给个换气的机会啊大兄弟。”

    对于大兄弟这个称呼,夏侯襄是又着恼又想笑,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,“又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容离笑眯眯的往夏侯襄怀里一靠,“你说,咱们孩子跟着咱俩老往战场上跑,会不会直接生一女中豪杰出来啊?”

    说着,仿佛都能看到她家闺女肩抗一把大刀,大杀四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现代,大家都知道胎教很重要。

    可…瞅瞅她给她闺女做的是什么胎教哟。

    “以后怕是没人敢娶吧…”容离小脸忽而一皱,等到了北狄大概场面惨不忍睹,她要不要给闺女换给温和点的胎教场所?

    容离现在间接性的多愁善感夏侯襄已经适应了,只见战王爷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发,嗓音极其柔和的说道,“没事,咱们女儿

    长大后看上谁,我给她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自己是山大王呀,”容离直接笑出声来,“要是人家小伙儿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夏侯襄那是说一不二的主,只有他闺女不愿意的,别人还敢不愿意,找死吧?!

    容离笑个不停,不禁为未来女婿鞠了一把同情泪,摊上这么个老丈人,算他倒霉,可是,“若是咱闺女没有喜欢的人呢?”

    没地儿抢了吧?

    “那我就养她一辈子,”夏侯襄低头看着容离的双眼,满目笑意,“反正她娘我已经养的这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容离皱了皱鼻子,“那是我自己争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们离儿最有本事了。”夏侯襄笑了起来,现在的离儿多了些小脾气,比以往还要可爱。

    夫妻俩就孩子未来有没有人娶的问题讨论了半天,却忘了肚子里的娃娃到底是男是女可还没确定呢。

    终于在行军的第四日,夏侯襄带领的大军与送粮的队伍终于面对面碰上了。

    押送粮草的御林军首领尹初年,在看到如此壮观的一队人马之后,目露疑色,战王明明在东南边疆打仗,怎么突然出现在

    这里了呢?

    因为行至官道的原因,再加上夏侯襄带领大军行进的方向,很容易便联想到他们是要回京。

    他们押粮出来,可是接到战王八百里加急送回来的信儿,皇上在京里着急上火的。

    现在战王好像没事人一样的要回京城,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尹初年眉头皱了起来,眼见大军越来越近,他下令让押粮的队伍稍作停歇,自己打马前去,与夏侯襄进行交涉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免有些恼怒,明明跟皇上说了边关战事吃紧,现在竟然不好好守着边疆,反而往京里跑,难不成是被联军追着打

    过来的?

    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,自战王征战沙场以来,战绩摆在那里,战无不胜不是徒有虚名,所以他得问问情况,到底是怎么回

    事。

    问明原因后也好向皇上报备,另外皇上可是交给他任务的,若是能拿下夏侯襄或是抓到他的把柄,能进京时交给皇上定罪

    ,那自然是最好。

    尹初年行至大军前,翻身下马,抱拳行礼扬声道,“御林军统领尹初年,参见战王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份瞒不过战王,还是自己报出来的好。

    “上前说话。”夏侯襄骑于马上,越过头兵,看到了尹初年。

    夏侯赞能派他来运粮,及是情理之中也是预料之外的事情,夏侯襄目光看向尹初年身后不远处,那一队停在原地的押粮队

    伍,一个个都是普通兵丁的打扮,然而站立的姿态和手扶兵器的动作暴露了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夏侯赞派给他们的任务,怕是不只押运粮草这一项吧?

    能将守卫京城的中坚力量派出来,夏侯赞胆子倒真是不小,就不怕万一这队人的行踪暴露在有心人的眼中,他屁股下的那

    把椅子,可是有随时易主的危险。

    夏侯襄心思微动,表情丝毫没变。

    头兵们让出一条道来,尹初年走到近前,抱拳刚要说话,夏侯襄先他一步开口,“尹大人可是皇上派来送粮的?”

    尹初年到嘴边的话先咽了下去,点头道,“回王爷,正是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轻轻挥了挥手,墨尧、墨阳二人带了一小队,直奔押粮的队伍,尹初年大惊,正要开口,夏侯襄淡淡然的说道,“粮

    送到了,尹大人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尹初年下意识的手按在了刀鞘之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夏侯襄的嗓音不大,可愣是让尹初年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重重的吞咽了一下,心想着自己代表的可是皇上,战王胆子再大也不能不将皇上放在眼里,尹初年握着刀鞘的手紧了紧

    ,感觉心中有了些许底气,这才再次开口,“王爷,微臣有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按照常理来说,对方一定会问‘何事’,可夏侯襄一向不安常理出牌,只见他缓缓看向尹初年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不明,与本王何干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