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1章 军事牌拖油瓶
    一番话给顾芸说的相当服气,连忙安抚,让它继续睡,争取到了正地儿能把后面的觉都提前睡完。

    容离顺手掏出怀中的锦囊看了看,里面的冰蝶还在沉睡。

    冰蝶自从跟他们回了东南边疆,便一直窝在夏侯襄怀里没了动静,曾经那么爱吃东西的,小蝴蝶,到了饭点儿竟然没有飞

    出来。

    容离怕它出什么事情,赶忙拿给申老爷子去瞧。

    申老爷子还从未遇到过这般情形,紫金蛊王一般苏醒之后,如未遇到伤害便不会进入休眠。

    盖因紫金蛊王再升阶的可能不大,至少在苗疆境内练蛊至今,紫金蛊王就已经算是顶级的存在,包括他阿紫。

    像冰蝶这般苏醒过后,又进入长时间休眠状况的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申老爷子也想过炼丹药喂给冰蝶吃,但一来在行军路上并不方便,二来有些草药也找不到,不似在苗疆那般方便。

    所以冰蝶的事情,只能暂且先放一放,至于什么时候醒?

    上回冰蝶苏醒,是因为饮了夏侯襄的血液,若是进入沉睡,再想唤醒时,不知用夏侯襄的血液会不会在起作用。

    现如今倒也用不上它,不如先顺其自然,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夏侯襄领着大军前行,照顾不了冰蝶,所以容离将它随身装着,倒是三五不时的便打开来看一看,见它一点要苏醒的迹象

    都没有,便只能继续等待。

    刚将冰蝶装起来,马车前的门被推开,夏侯襄躬身进了马车,连忙将门合上,隔绝了外面的冷空气。

    现在的行军路线越来越向北,天气已经越来越冷了。

    容离只要是一下马车,便被裹得相当严实,所有人都怕她着凉,担心她身体出现问题,即便容离一在解释自己的身体好的

    很,不需要穿这么多,而且平日都在马车里钻着暖和的很,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而已,怎么会受凉?

    可这些人根本不听,温婉等人都是如此,更何况夏侯襄?

    他只会比她们更甚,容离对此颇为无奈,大家都是一番好意,容离只能放弃挣扎,任由她们给自己裹成个球。

    左不过多穿一些衣服,行动不方便而已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况且她现在,吃住都在买车,下车的时间本就不多。

    说道马车,容离简直要给老董一个大大的赞,保温效果一流,抗风又好,真不知道他一个场面住在苗疆的人,怎么会有保

    暖效果这么好的马车,不怕在里面坐着中暑吗?

    容离却忘了,保暖需要严密性,保存凉气同样需要严密性,若是外面太热,马车中放了冰盆,而严密性不达标,那马车里

    绝对会热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这就和大夏天,推着小车卖冰棍是一个道理,蒙层棉被不是为了给冰棍保暖,是为了不让冰棍化而已。

    “到哪了?”容离在夏侯襄一坐上来,便自动自觉的窝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夏侯襄在进马车前就将自己的外裳脱在了外面,为了防止自己将凉气带进来,此时容离靠在他身上,他还不敢伸手去抱她

    ,生怕手太凉,冰到容离。

    “刚过了杻阳山,饿不饿?”夏侯襄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饿,”容离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被喂的,胖了一圈儿不止,噘嘴冲他抱怨,“我都长双下巴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拨了拨自己的下巴,肉嘟嘟的,她都不忍直视了。

    她还从未这么胖过。

    容离之所以抱怨,全是因为夏侯襄太小心翼翼,只要她准备下车活动,除了会被裹上一层接一层的衣衫外,夏侯襄还寸步

    不离的扶着她,但凡她一动,他便如临大敌一般。

    基本就是,她走个路夏侯襄怕她闪着腰,伸个懒腰夏侯襄怕她闪着腰,甚至在外边站一会夏侯襄都会怕她闪着腰,对此容

    离不禁抓狂,她就一个腰,哪儿那么多让他闪去?!

    她哪里就那么金贵啦,连怀都没显呢好不好?

    而且,自己身怀有孕,她也很小心的,怎么会上了都会能闪到腰,关心则乱没办法,容离好说歹说,夏侯襄依旧如此,简

    直将她当成三岁小孩子。

    大军中的将士都知道王爷和军师的关系,大家看破不说破,每个人看见王爷关心军师的样子,不禁暗暗的嘬牙花子,即便

    是对待正经妻子也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他们中也不乏有细心且已经娶妻之人,对于妻子的关心,都没有王爷对军师关心程度的十分之一,简直可以说是面面俱到

    ,一丝一毫的闪失都不能有。

    走路都得扶着,你想想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军师的命还真是好啊,比那远在京城的战王妃不知好了多少倍,可惜生作男儿身,到底是被世俗所不容的,若是

    身为女子,那该是被多少女子羡慕的存在呀。

    也就是摊上战王爷这么强大的男子,不畏惧世俗的目光,当然别人也不敢多说什么,换旁一个人,怕是能直接被旁人的唾

    沫星子淹死,哪儿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对一个男子好?

    只是军师的身体有些太弱了,行军打仗那儿有不骑马的,自从跟王爷不知去哪转了一圈回来,便坐上了马车,而且穿得那

    叫一个厚实,无论怎么瞧都是弱不禁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能这么想的,都是军营中跟随夏侯襄的那些将士,他们并没有见过容离的身手,都将他当做一个弱不禁风的谋士,瞧瞧那

    白皙的小脸儿,怎么也不像经常行军之人。

    战王爷能将他带在身边,也不过是喜欢他而已,训练出的玄甲骑他们倒是见过,与墨尧、墨阳两位大人过招时他们曾震惊

    ,军师训练人的招数倒是数一数二,对于团体作战,他们并没有过多的接触,可真正的作战谋略,他们还真为见军师为王爷出

    谋划策过。

    是以,他们并不觉得军师有多么的厉害,甚至大部分的人都觉得,以王爷的文韬武略,身边根本无需军师这么一个职位,

    若不是得王爷厚爱,他们当真认为将这么个人待在身边,多少有些累赘。

    容离一不小心,便在成为了这些将士心中那个,赖在王爷身边手无缚鸡之力,又吃白饭的拖油瓶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