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0章 波云诡谲
    俗话说得好:龙生九子,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然而夏侯衔,无疑是最像夏侯赞的一个。

    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,不怪夏侯赞如此猜测夏侯衔,实在是因为他曾是王爷时,也做过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是以,夏侯赞对于夏侯衔那些暗中动作,尤为在意。

    而在朝堂之上,夏侯赞一如既往的对夏侯衔表示肯定和赞赏,较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,所以夏侯衔并不知晓,夏侯赞已经

    对他起了防范之心。

    夏侯衔更是在御书房回话后,无意间透漏出皖月有孕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向父皇表明自己即将有后,并表达一下自己的喜悦。

    夏侯赞心中更警惕了些,夏侯衔告诉他府中王妃有孕,无疑是为了自己争夺太子时多加一个筹码。

    加之皖月的身份,乃是南楚公主,夏侯赞不禁觉得有些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当时为了防止夏侯襄迎娶皖月,所以在皇后对他说,皖月有意于夏侯衔时,他当即下旨同意两人的婚事,那时也考虑迎娶

    皖月,能给他未来带来些保障。

    之前夏侯衔对谋求皇位,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,他对这个儿子的野心,也不甚了解,处于父亲对儿子的感情,夏侯赞

    没有太多顾忌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夏侯赞若是自己愿意给,那怎样都无所谓,可在他没有考虑好给不给的时候,夏侯衔一系列动作将其

    暴露在他的眼前,夏侯赞便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夏侯赞不禁为自己当时的草率决定而后悔,早知今日,就不应该顾念什么父子情,皇后的野心一直不小,他应该将皖月许

    配给一个平庸的皇子,这样一来,会众皇子间才不会失衡。

    夏侯衔有了皖月,背后便站了个南楚,他可不希望自己成为史上第一个,被儿子逼着退位的皇上。

    为君者大概总容易将一个人最阴暗恶略的一面放大,仔细考量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地位。

    有了夏侯衔这个颇具威胁力的皇子,夏侯赞的心情不免更加不好,尤其听说皖月只是出个门,闹出的阵仗便那般大,其余

    皇子还因为有如此行事的。

    是以,夏侯赞对夏侯襄衔的不满之心更甚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身在端王府中的夏侯衔所不知道的,他一直动作不断,安排手下的人尽量将事情做的隐蔽些,一是为自己

    收敛钱财,二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并有意打压其他皇子。

    朝中许多等级不高的大臣,已经纷纷投靠夏侯衔,并表明自己愿意为他效力,至于位高权重的重臣还持观望态度,只不过

    已经先一步让家中的小辈与夏侯衔先打好关系,以防日后。

    夏侯赞总有退位的一天,他们也得家族的荣耀谋出路。

    夏侯衔越发得意,他另外暗中动用些自己的力量,去往东南边疆,他想要知道边疆的战况和夏侯襄的行动,其中,他最想

    知道的是容离的近况,她到底是不是在边疆?

    夏侯衔这一举动也落到了夏侯赞的眼中,他知晓夏侯衔和夏侯襄不对付,再加上之前丞相之女容离的事情,所以,夏侯衔

    对夏侯襄必须除之而后快的,不然也不会在他准备派夏侯襄去战场时,说出那样一番话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情,夏侯赞倒是乐得袖手旁观,如果能将夏侯襄除掉,那目前留着夏侯衔还算有些用处。

    京城里的局波云诡谲,每一件小事,似乎都能左右夏侯赞的决定,所有人都料不准未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夏侯赞也没有提出立太子的想法,所以各路王爷各显神通,就连不受重视的四皇子五皇子也纷纷有所行动,只是,他们的

    羽翼本就不丰,后又被被夏侯衔打丫的所剩无几,心中不免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对于夏侯衔的行动,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,夏侯禹倒是一直都只晓,他和夏侯赞一样,暗中派了人跟在夏侯衔身边,想要

    掌握夏侯衔的一举一动,在得知夏侯赞也着人盯着夏侯衔时,夏侯禹便吩咐手下,得不到情报不要紧,万不能将自己人暴露到

    夏侯赞的眼前。

    同时夏侯禹的行踪越发隐秘,并没有什么把柄落在其他人眼中,西郊的屯兵已经训练完备,接下来便是等待恰当的时机动

    手。

    夏侯禹不慌不忙,做事有条不紊,他心知若是急于求成,于成大事不利,尤其是在如此要紧的时刻,太过着急,难免会自

    乱阵脚,他一向善于隐忍,不然也不会在旁人眼中经营出那般无害甚至有些愚钝的形象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毫无防备,就是他手中最大的筹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天祁官道之上,夏侯襄带领大军正在向北狄进发,途中还未遇到押送粮草的大军,他们已经行了两天两夜,过不了几日想

    必就能和押送粮草的大军碰头。

    大军中间的马车中,容离坐在其中安安稳稳的养胎,不受风吹雨淋,即便是行军路上,也没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宽敞的马车中,除了老爷子每日她把脉,调整饮食,其于时间容离,便和温婉等人下下棋,或者看看书,总之一路上并不

    无聊。

    夏侯襄也是时常过来陪她,其他人都很有眼力价儿的将马车内的隔板拉起,给夫妻俩腾出独处的空间,夏侯襄对于他们如

    此有眼色的举动,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北狄还有一段时间,小黑窝在马车中基本进入冬眠模式,因为大白被带到伏虎营的缘故,并没有与他们一起同行

    ,伏虎营先他们一步去往北狄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他们将大军甩在了后面,小黑没了小伙伴,便无精打采的在马车中犯困,温婉边给它顺毛,边小声跟容离说着话。

    顾芸在一旁直逗小黑,离姐姐是因为怀了胎儿所以犯困,小黑这一睡不想起便有些没道理,平日里闲不住的它,竟会老老

    实实待在马车中不出去,着实稀奇。

    小黑打着哈欠斜眼看她,到了北狄,它的任务肯定非常繁重,不先把觉补好,到时没日没夜的盯梢外加来回飞,它这小身

    板儿挺得住?

    它可是很有先见之明的,好不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