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9章 揣测
    钟云院里,皖月在听到似云来报,说是管家来了,她不禁有些诧异,不知有什么事,吩咐似云将人请进来。

    管家先给皖月请了安,之后才开口转述,“老奴之前光忙着府里的事,没来问您这两日出行是否顺利,实在是老奴的罪过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管家言重了,”皖月对管家还是颇有耐心的,“府里人伺候的很是周到,没什么不妥。”

    管家松了口气,“那便好,不知明日,王妃是否还去听书?老奴也好早些安排。”

    听到管家如此说,皖月摆了摆手,说道,“白麓阁的说书先生着实不错,故事短小精炼,一点儿也不拖沓,本宫心情不错,

    小段儿今儿也听完了,明日便不去了。另外,若是再出府,本宫会提前着人告诉你的,你管着王府这一大家子事也辛苦,不必

    再操心本宫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心里这才彻底松了口气,又跟皖月客气了几句,这才躬身告退。

    出了钟云院,又入啸云院,管家将皖月的话润色一下,报给夏侯衔知晓。

    夏侯衔听罢点了点头,这两日因为皖月出府,他也是怕皖月作妖,派出去的阵仗便有些大,再加上多嘴多舌的人添油加醋

    ,事情都已经传到了父王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若是皖月明日再出府,夏侯衔考虑着要不要减一半人,他现在虽是春风得意,可不能在父皇眼里落下个败家的样子。

    明日皖月不准备出府,那便省了不少力气,夏侯衔让管家将随行的侍卫叫来,他得问一问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管家自啸云院出来,现实擦了一把汗,夹在两个不对付的主子身边,实在太难做人了。

    尤其,两个都不是省心的主儿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管家去找随行的侍卫长。

    侍卫长被叫去书房,听主子问出府有无事情发生,他便将王妃今日在白鹿阁门,口遇到宁王一家,而后宁王妃邀王妃同坐

    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他说完,夏侯衔便让他下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凑在一起,无非就是聊聊家常,这事没什么值得他费心关注的,只是。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宁王妃倒是很喜欢

    皖月,上次邀了皖月过府说话,现在听书都听到了一起去,就皖月这个脾气还能交着朋友,夏侯衔着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夏侯衔诧异归诧异,但也没过多的关注,锦瑟正好过来,每日到了这时候,锦瑟都会提着些刚做的点心过来让他尝尝,夏

    侯衔沉浸在温柔乡里颇为快活,也没空去想那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皇宫中,夏侯赞手边,暗奏夏侯衔的折子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盖因夏侯衔之前得势之初行事便过于张扬,又犯了夏侯赞的忌讳,所以,夏侯赞一直命人盯着夏侯衔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此时,刚刚看完奏折中所书夏侯衔的种种行径,夏侯赞心中的怒火好似没有之前的旺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不生气,而是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夏侯赞甚是平淡的一一浏览过后,将折子放在一边,表情一丝波动都没有,接着便开始处理那些日常的折子。

    这般淡淡然的样子,若让别人看到,大概以为夏侯赞看的只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可立在一旁的大太监陈进忠,跟着一字

    不落的看了奏折中的内容。

    他心下大惊,明明自己之前已经提醒过皇后,端王爷的行径已经惹怒了皇上,并一再跟皇后强调要让端王爷收敛一些,那

    怕只是一两个月,也好过现在。

    怎么他说过之后,端王爷行事越发的乖张了?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!

    在宫内当差,没有不为自己谋后路的,陈进忠之前能与皇后报信,其中一层意思,因为皇后曾对她施以援手,他为了报恩

    才如此,但更多的是想要站在端王一队。

    端王占嫡不占长,但有皇上的器重,日后夺得皇位无疑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进忠若能及时站在端王一派,待他登上皇位,自己也能有个着落。

    他岁数大了,别无所求,只想安度晚年,寿终正寝而已。

    可端王如此行事,明显是在断自己的后路,皇上现在越平静,心中对端王就越不满。

    这个不满会积累到什么程度爆发,陈进忠心里一点儿底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如今,陈进忠心中不免琢磨,为了曾经的恩情,他为皇后和端王爷已经做过不少事情,再往后他是不是要另谋出路?

    现在看来端王爷,已经不是皇上心中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只是宁王爷资质太过平庸,出身又不好,所以皇上从未想过将皇位传给宁王。六皇子夏侯宇没自己的主意,唯端王马首是

    瞻,又爱冲动,也不在皇上考虑的范围之内。四皇子和五皇子压根就没被皇上注意过。

    只剩一个最小的睿王夏侯杞,只不过睿王年龄小玩儿心太大,出身虽好,可瑞王爷对皇位似乎并不上心。

    贵妃娘娘倒是一直在暗中使劲,但是成效不大,贵妃娘娘倒是比睿王爷自己还着急。

    揣测来揣测去,陈进忠一时犯了难,他虽自小跟在皇上身旁伺候,但到底不是皇上肚子里的蛔虫,有些事情他能猜的出来

    ,有些事情并不能。

    安安稳稳辅佐皇上倒是可以,但一旦皇上退位,曾经辅佐过太上皇的大太监,都都会被调去远离政治核心的所在,留在太

    上皇身边伺候的很少。

    陈进忠服侍皇上多年,在宫中各处都是说一不二的,有人对他心生不满更是常有之事,谁在宫中不是这么过来的呢?

    若是最底层的那些宫娥太监过得舒适,谁还会费尽心思往上爬?

    那些服侍过太上皇的老人被调去各处之后,最后的结果都不会太好,陈进忠不想落得那样的结果,所以,才想在有权势的

    时候为自己谋划一下出路。

    陈进忠所求的,不过一方落脚之地,若是能被放出宫去自然最好,在外面置一亩田安安心心的度过余生,算是他心中的奢

    求。

    宫内勾心斗角的事情他见过太多太多,人老了,陈进忠不愿意再经历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端王爷已经几近被皇上放弃,那么接下来该如何择主,便是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陈进忠站在皇上身后,看上去想是兢兢业业地伺候皇上,其实心中早已转了好几道弯儿。

    幸而他之前在各位皇子来试探之时,表现的很正常,仿若不偏不倚,也没有特别对端王爷表示出亲近的意思,现在再想重

    新站队仿佛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陈进忠心中白转千回,夏侯赞并不知晓这个自小服侍他的玩伴,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夏侯赞合了最后一本奏折时,心下的怒火已经熄灭,取之而来的是彻骨的凉意,夏侯衔果然令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还是王爷便已经如此行事,若是他日被立为太子,他还会做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杀君弑父,敢不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