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8章 达成一致
    夏侯禹笑了笑,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手,“月儿不必着急,你还未显怀,这胎儿的月份也不大,若是想要落胎,本王派人去找

    些有名气的大夫,将他们聚在一起,商量个不伤身体的方子给你。到时,你既能落胎,又不伤身体。这般,岂不一举两得?”

    “再者说,药性温和些便不易被太医院的那些人察觉,等你喝落胎药之前,让太医给你开些补身体的方子,到时你若小产,

    便直接将责任推到太医身上去,不就成了?虚不受补这事儿,你应该懂的。如此,夏侯衔就是想要迁怒,那迁怒的也是太医,

    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。月儿是聪明人,其中利弊,你自己考虑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禹心思缜密,说的头头是道,皖月到底是将他的话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楼下说书人的书已经接近尾声,皖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对夏侯禹说道,“既然你如此说,那便依你所言,本宫在端王

    府等着,你可不能让我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补了一句,“夏侯衔加派了不少人手守着钟云院,你若是送药,得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她还怕这事暴露呢。

    夏侯禹听着皖月如同命令的口吻,倒也没有着恼,“放心,既然本王说的会帮你解除后顾之忧,就会依言而行。若是方药开

    好了,本王自会派妥帖的人给你送过去,你在王府里安心养好身体便是。”

    皖月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,说书先生的书已经结束,皖月站起身来,她起身后叶岚榛也跟着站了起来,怯怯的看了夏侯禹

    一眼。

    夏侯禹的一个眼神,她便上前拉了皖月的手,在走出房门前,叶岚臻面上恢复了在人前那般亲切自然的样子,皖月也调整

    好面部表情,两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,外面候着的丫鬟小厮见主子们出来了,连忙过来伺候,倒是一点怀疑都没有。

    白麓阁外,皖月和夏侯禹夫妇道了别。

    由似云和画儿扶着上了轿,两家人的轿子一左一右从白麓阁门口离开。

    夏侯禹还有事情要做,这样一来与皖月的轿子也能避开,免了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皖月坐在轿中,较来之前轻松不少,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了大半,虽然腹中的胎儿仍然在,但是已经和夏侯禹达成一致,他

    已经承诺会负责将胎儿除去,肚子里的小东西不会临世,这便能令她大大的松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,皖月这才有的心情微微挑开轿帘儿向外望去。

    想她自南楚到天祁,已经数月有余。

    来时,她的目的是为了嫁给夏侯襄做王妃,现在目标达成一半,王妃倒是成了,可嫁的人不对,真不知她千里迢迢这是做

    什么来的?

    南楚民风开放,男女之间并无太多束缚,所以出门逛街之类的活动,女子即便在闺阁,也是不受限制的。

    可是天祁不似他们南楚小国,规矩颇多,男女授受不亲,高门贵族的女子上街更是被世俗所不允的事情。

    皖月想着,若不是为了夏侯襄,她才不会踏入天祁一步!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以往的种种,皖月觉得当真是天意弄人,她明明爱慕的是夏侯襄,却被迫嫁给了一个她最为厌恶的人,并且还

    怀了他的孩子,打过一次又怀了另外一个人的…

    她只是想嫁给心爱之人,怎么就如此的艰难?

    皖月不觉有些心里堵得慌,想她一国的公主,怎么会被如此不公的对待!

    叹了口气,皖月的眼神看向远方,这时她才发现,怎么长街之上,有那么多行乞之人?

    而且看样子都是颇为痛苦的,有的在地上嚎叫打滚,有的弓着腰痛哭流涕,总之,每个人除了衣衫褴褛之外,表情多多少

    少都带了些痛苦,什么样的都有。

    皖月本来稍好些的心情,直接变差了,她放下轿帘儿,原来天祁的繁荣昌盛,说的也不过是那些高官门第,富家子弟而已

    。

    这些路上行乞之人和他们南楚并没有什么不同,而且,他们南楚还没有如此多的乞讨之人呐。

    不知祁皇治下有如此多的乞丐,待哪天祁皇微服出巡,看到这样的情形,心中作何想?

    在京城里便是如此,那郊县就更不必说了,果然不出门不知道。

    皖月忘了,她之前每次偷偷出府之时,长街之上并未有如此多的行乞之人,现在,怕是京城里全部乞丐都聚到了这条长街

    之上,看着当然壮观。

    这可是因她而起的。

    路边的乞丐们尽自己所能,颇为夸张地在表演着,他们想要引起端王妃的注意,只不过好像成效不大。

    端王妃连看都没有看过他们一眼,与昨日的行径相比,简直如同两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端王府的轿子停到王府门口,这些在长街之上装病装痛的乞丐们才都纷纷起身,掸了掸身上的土心道晦气,早知就不

    这么卖力的表演了。

    人家根本就没有看到,白白浪费了一上午的时间,不知他们很忙的吗?

    若是行乞,该要多少铜板呢?!

    乞丐们嘴里骂着街,三三两两的走了,他们的嘴可是不饶人的,昨日在他们口里还是活菩萨一般的端王妃,到了今日就变

    成了抠门鬼。

    连一点银子都舍不得给,弄这么大阵仗出行做什么?

    跑出来显摆吗!

    皖月并不知道,之前为了不让自己给小六的赏银那么打眼,而做出的举措,竟会带来如此言论。

    她带着似云和画儿回到了钟云院,夏侯衔在书房,本以为今日皖月还会再来找他,之前不是说了要听个三五日吗?

    没想到等了又等,皖月竟然没来,夏侯衔不免有些生气,他是王府的主人,昨日皖月要出府回来前还知道来报备一声,今

    日回来直接回院,就再没了动静,皖月难道想明日说都不说一声,就出门了?

    他唤来管家,让管家去告诉皖月一声,若是想要出门,便每天回来之时来报备,否则,就别出去了。

    管家恭敬应是,退出门外转身悄悄叹了口气,他怎么觉得王爷越来越难伺候了,不,应该说府里的几位主子,都越来越不

    好伺候了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