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4章 荷包
    夏侯衔不打算和皖月计较,既然要听书就听,人给他看好了就成。

    可怜的陆太医终于被夏侯衔想起,他提着药箱离开端王府的时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他都怀疑自己的八字儿是不是和端

    王府反冲,不然怎么一个难治的柔侧妃走了,又来了个难缠的端王妃。

    有喜是高高兴兴的事,愣是被端王妃给弄抑郁了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管家在接到夏侯衔的命令后,行动迅速的将京城有名的书馆都列了一遍,呈给皖月供她挑选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,白麓阁被皖月选中。

    她要求听书,为的就是去白麓阁见夏侯禹一面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皖月做了些准备,这才让管家准备出府的一应事宜。

    身为王妃,出行定不能草率,跟何况管家又接到王爷的命令,多派人手保护王妃,不能出一丝差错。

    终于,第二日,皖月在一众丫鬟和侍卫的簇拥下,乘上了端王府的轿子。

    队伍颇为壮观,就差铜锣开道了。

    皖月特地指挥轿夫在街上转了转,她得找小六儿送个信儿,不然这几日碰不到夏侯禹,她可就白出来了。

    依旧是那条熟悉的小街道,皖月自轿帘内看到了蹲在墙角的小六儿。

    小六儿自打得了皖月的银钱,一道固定的时辰便在巷口蹲着,生怕错过雇主的需要。

    一连多日未曾见夫人出来,小六儿心里纳闷,但每天依旧守时守点,人家一个月一付银子,他不能拿钱不办事。

    这日正蹲着,突然见一队壮观的队伍在长街上走着,一看就是官宦人家的家眷出行,不然不能是这个阵势。

    再往后瞧,原来是舆轿,轿顶上一个‘端’字绣在正中,小六儿心下明了,轿中之人定是端王妃。

    吸了吸鼻子,入冬的天气冷了不少,小六儿因为得了这份送信的差事倒是富裕不少,他专给爷爷和芽儿添了棉衣,自己只

    披了件旧大褂,多亏他打小冻出来了,身体底子不错,不然非给冻坏不可。

    小六儿揣着手,心里感叹,到底是贵人出行,看看人家坐的轿子,哪怕就是一块轿帘,他们这些穷人一辈子都买不起。

    正感叹呢,端王府的轿子不知为何停了,轿边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在轿帘边躬身听着什么,想来轿中人有什么吩咐。

    丫鬟便听便往小巷处望了望,小六儿跟着那丫鬟的眼神也往身后看去,吸溜了一下鼻涕,没人呐。

    看什么呢?

    丫鬟接过轿中递出的东西后,直直地朝小六儿走来。

    小六儿刚才还蹲着看热闹,这会儿见那丫鬟距离他越来越近,不禁紧张的站起身来往旁边躲了躲,生怕挡着人家的路。

    哪儿知,他一动,画儿的行进路线也跟着偏了偏,接着不偏不倚的停在小六儿面前,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荷包,“王妃见你

    可怜,特地赏你的,去买件像样的衣服穿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将荷包往小六儿的方向一递。

    画儿心里倒也觉得小六儿可怜,大冷天的就穿这么点,脸上灰不溜秋看不清样貌,但感觉年龄应该不大,整个人干瘦干瘦

    的,怪不得公主看着了,要让自己来给他送银子呢。

    她们公主就是心善。

    小六儿诚惶诚恐的接了,跪地口头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今儿他本是蹲活来的,没想到还能碰上贵人赏,老天爷给他的馅饼也太大了吧!

    差点没给他砸蒙。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百姓见此,不住的称赞端王妃心善,看见角落里的小乞丐就施舍,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人去?

    画儿给完东西就回去伺候了,端王府的轿子再次被抬起,往白麓阁行去。

    端王妃给小乞丐赏钱的消息,迅速传遍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其他乞丐听罢一拍大腿,还等什么呢?

    第一次赏没赶上,还不赶紧去追端王府的轿子,银钱谁不想要?

    他们可是特别缺银子啊。

    成群结队的乞丐往长街上赶,若能再端王妃路过的地方蹲一蹲,肯定是有钱的呀。

    小六儿继续在巷口处蹲着,工作时间还没结束,他不能走。

    之前的荷包被他揣在怀里,还没仔细瞧。

    这块人多,他回去再看,万一有人抢了去怎么办?

    小六儿想的着实有些多,这可是在众目睽睽下正经贵人赏的东西,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抢?

    还要不要命了?

    当乞丐也有当乞丐的规矩。

    有何小六儿相熟的小店掌柜见小六儿还在那蹲着,不禁笑道,“怎么?还等着得赏呢?”

    “没,我趴活儿呢。”小六儿笑嘻嘻的回。

    面食店李掌柜照常端了碗汤递给他,“你不得了个正经活计吗?也不扯块布做件像样的衣服,冻着了看谁照顾你爷和你妹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小六儿接过汤碗‘咕咚咚’喝了个底朝天,以前李掌柜就总接济他们一家三口,剩点汤汤水水让他带回去给爷爷和芽

    儿吃,现在他有了银钱,能付银子就不白要人家的,只是这热乎乎的白汤,每日早上掌柜总给他来一碗暖暖身子,“回头就买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李掌柜摇了摇头,这孩子就是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,说了多少遍跟白说一样。

    一上午的时间过得飞快,皖月自白麓阁出来后,打眼一瞧,好嘛,长街之上三五步便蹲着一个乞丐,眼巴巴的瞅着端王府

    的轿子。

    皖月这次招来侍卫,让画儿将随身银钱交给侍卫,去钱铺换了散碎银子赏下去,不然只赏一个,太过乍眼。

    街上的乞丐们接了银子一个个高兴的跟过年似得,跪下来不住的叩谢,皖月出了趟门倒是博了个美名回来。

    小六儿等到点儿也没见夫人来,他买了吃食赶忙跑回窝棚,还不知端王妃赏了多少银子,他得回去数数。

    芽儿蹦蹦跳跳的出来迎接他,小六儿摸了摸她的头,将手里的吃食交给她,让她给爷爷分了,自己则蹲在一旁小心翼翼的

    将荷包掏出来。

    打开荷包,好多银锞子躺在里面,小六儿笑的见牙不见眼,倒出来放在手里数了数,近十两的碎银,他今儿真是撞大运了

    !

    赶忙要将手里的银钱装回去,却见荷包里有一张叠好的字条。

    小六儿纳闷的将字条展开,上面的字他不认识,但右下角一个‘月’字他识得。

    这是那位夫人特地教过他的,说是只要有此字,便将信送往宁王府,不管给他信的人是不是她。

    皖月也怕有一天自己出不来,没办法给夏侯禹送信,当日防患于未然的一句话,倒是成了此刻的关键。

    小六儿立马会意,将银子搁好,手中拿着字条跑向宁王府。

    字条上那几个小六儿不认识的字,正是皖月邀夏侯禹见面的时间地点——‘辰时二刻,白麓阁。’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