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2章 你们可愿归顺天祁?
    停顿只是一瞬间,第二排的人很‘英勇’地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都回荡着一句话,‘他们死了,是因为不是真心相信皇上。’

    一排、两排、三排…

    东黎的百姓根本不讲技巧,全部挥舞着大刀往天祁士兵的兵刃上撞去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天祁的将士们都傻了,他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仗,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情形的,这些东黎的兵丁都是傻子吗?

    他们是肉做的,不是铁做的啊!

    ‘勇往无前’的东黎士兵们一排排地倒下,联军驻地其他国家的兵丁也看傻了,打仗不要命的他们见过,可没见过这么不要命

    的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这么没脑子的。

    直接往人家刀尖上撞,到底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一刻钟后,东黎自杀似的冲锋,终于在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人数的时候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后面提着刀的东黎百姓们有些纳闷,说若一个两个,甚至一两百、一两千平白无故的死掉,他们都可以说服自己,死掉的

    人是因为心不诚。

    可是…上去一个死一个、上去一个死一个,这就说不通了吧?

    心下犯嘀咕的同时,不由得去瞧身旁的队友,发现大家的表情如出一辙,神色间已经少了最开始的那般坚定。

    齐羽看到进攻的队伍停了,不禁心急的吼道,“还愣着干什么?杀啊!”

    说着,还挥了挥手里的大刀。

    东黎百姓们神情麻木的看向已经死成小山队似曾经的队友,他们这是杀吗?

    明明是被杀!

    “‘佛印’是不是不管用啊?”剩余的两万人中,不知谁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齐羽听到后,脸色立马沉了下来,手紧紧攥着刀把,他得把惑乱军心的这个人揪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不知是谁,大吼一声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只见出声之人身形并不十分高大,却中气十足,此时眉毛倒立着,

    显然对刚刚所听到的很是愤怒,“明明就是他们不信,怎么可能不管用?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指着身后的队友说道,“你,砍我!”

    队友显然一愣,“砍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不信吗?皇上若不是佛爷怎么会发光?我现在让你们看看,佛印到底管不管用!”他显然十分相信佛印的真实程

    度,否则不会如此说。

    队友一听是这个理儿呀,反正皇上说了,信徒如果碰上危险,佛印会自动开启结界保护他们的。

    抡起大刀砍了下去,前面那人还在说,“使劲砍,我还不…啊!”

    队友倒真是实在,冲着那人肩膀处的佛印砍下,力气之大,直接将那人的半个肩膀外加整条手臂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齐羽骑在马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,俩人动作太快,他还来得及拦,那边都砍完了。

    之前气势昂扬,满心坚定的兵丁,此时正抱着半拉肩膀倒地翻滚,凡胎**,哪儿能不疼呢?

    手拿大刀的队友见到此情形,连忙将手里的刀扔了,并解释道,“你们都看见了,是他让我砍的,不关我的事啊…”

    边摆手边用袖子擦脸上的血迹,他又不是真的兵丁,从小到大都是老实人,别说砍人,架都没打过,此时被溅了一脸血,

    心里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下,东黎百姓们不干了,之前那些没办法下定论,眼前这个可是实打实的黎皇追随者,他若不是坚信自己不会受伤,绝

    对不会让人砍他吧?

    “皇帝老儿呢!”东黎百姓们已经顾不得的打仗了,他们找黎皇也不是为了和他理论,而是要取他性命!

    太过分了!

    将他们强撸来当兵就算了,还蒙他们是不死之身,至于成仙之事就不更不用问了,他嘴里能有一句实话吗?

    于是,联军驻地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。

    原本提着刀冲锋陷阵的东黎百姓,忽而调转方向,直奔自家大营。

    既然拿他们当傻子,他们就让黎皇尝尝傻子的厉害。

    傻子会管皇帝是什么吗?

    直接砍了拉到!

    黎皇已经收拾好包袱了,扒在帐中向外看的他,没想到这群人这么快就发现上当了,看着那气势汹汹的一群人,黎皇心知

    他们不会善罢甘休,索性遁了。

    皇帝的衣服,黎皇已经换了下来,他现在身着普通兵丁的衣服,在看到本国百姓来找他兴师问罪之时,黎皇自后方躲进还

    未派出的大军队伍中,将头低下来伪装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齐羽被眼前相当于暴乱的一幕弄得焦头烂额,他身后能打的兵不多,本来是想让这些百姓当肉盾来消耗天祁的实力,哪儿

    知道根本没抵挡多长时间,就反了。

    齐羽大吼,让他们冷静。

    可事已至此,谁能冷静的下来。

    天祁将士这边,清一色的看好戏,打仗打成今日这般的,着实少见

    临阵反水,若非亲眼得见,谁能信?

    暴怒的东黎兵丁没有找到黎皇,他们愤怒的将黎皇的军帐都给拆了,并在发现那一队完好无损的守军时,心里的怒火更胜

    。

    这群人他们认识,都是原本在军营里当值的,着装比他们正规且精良,之前出来时他们还以为所有队列一起出来了,没成

    想这群人竟然躲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东黎百姓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皇帝根本没想着让他们活命,这群人是他为了保存东黎实力才留下来的,那他们就相当于弃子一般,从一开始,皇帝就是

    诓他们的。

    手中的大刀再次扬起,不过,这次的目标却不是天祁,而是所谓的‘自己人’。

    留守的东黎将士们根本没将这群百姓的命当命,在他们看来,这群人就是消耗天祁实力的工具,既然现在工具不好用了,

    那消灭了便是。

    东黎起了内讧。

    两万东黎百姓对战一万东黎将士,结局好像并不难预料,东黎将士再不济,对付一群普通百姓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天祁没有掺和进来。

    夏侯襄低声吩咐墨尧四人几句,四兄弟点点头,各带一队人马直奔东黎大本营。

    当兵的欺负平头百姓还行?

    他们可是正义的使者啊!

    东黎百姓没想到天祁竟然会帮他们,心中对天祁将士甚是感恩,反正他们东黎皇帝不是什么好鸟,等他们砍完人后,大家

    一块投奔天祁,东黎也别要什么皇帝了,直接归顺吧!

    他们找不到黎皇,人家天祁还找不到了?

    掩藏在队伍里的黎皇慌了,他藏在人群里是为了保命,可不是为了让人砍死的。

    背着包袱的黎皇一时脑子有点乱,任何计划都来不及做,眼见得身处的队伍人数迅速减少,黎皇的大脑直接下达最优指令

    ,‘躲到对方队伍中去’。

    只见不起眼的黎皇,背着自己的小包袱,瞅准机会‘呲溜’一下变换队形到了百姓的队伍里,猫着腰心等打完了混出去,留得

    青山在不愁没柴烧。

    可是他忽略了一件事情,他能随心所欲的变换队形,可衣服不能。

    黎皇身上穿的是东黎将士的衣服,东黎百姓砍人可不是看样貌的,东黎士兵他们不可能全认识,能分出敌我的,只有衣服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嘿!皇帝在我这!”一个普通东黎百姓,砍人的时候,很偶然的看了眼身旁的队友,本来以为发现了对手,谁知竟是黎皇

    。

    此时大声喊了一嗓子,东黎百姓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可算逮着他了!

    包围圈已经形成,东黎百姓提起手中的刀就要砍向黎皇,然而就是一瞬间,从天而降一道人影,快他们一步将蹲在地上抱

    头的黎皇提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东黎百姓齐齐看向提溜着黎皇的人,只见他速度极快的落回马上,将黎皇往地上一扔,身旁另一位将领连忙翻身下马将黎

    皇给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救出黎皇的不是别人,正是夏侯襄!

    天祁战王的画像,联军里每一个人都传阅过,包括后面来的这些百姓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还在感恩战王相助,怎么转眼又将想治他们于死地的皇帝给救走了?!

    之前还暴动的东黎百姓全部静了下来,东黎将士也是如此,夏侯襄运了内力,将声音扩的远些,“你们可愿归顺天祁?”

    没有解释他为何救了或者抓了黎皇,只问他们可愿归顺。

    东黎百姓自然是愿意的,那些将士们在看到皇帝被捉,心知这场仗没办法在继续下去,连皇上都丢了,他们还打什么仗?

    就连浑身是血的齐羽都叹了口气,不归顺,为谁打呢?

    东黎百姓和将士没有挣扎抵抗,统统愿意归顺。

    被锁住的黎皇面如死灰,自发动战争初起,他的目的便是攻占天祁,扩张东黎国土。

    可如今,就连他的臣民都想杀死他,也许,落在战王手里,要比落在本国臣民的手里更能令他安心。

    只少,一时半刻,他是死不了的。

    败局已成,黎皇现在才有心力去反省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一幕幕,他被最开始的几场胜利冲昏了头脑,天祁失利只是因为没

    有防备。

    他妄想占了一座城,便可再占一个国,却忘了名声响彻天下的战王不是徒有虚名。

    丢了城池并不是什么不可逆转的事情,他拿了人家的,人家还能往回要。

    现在…他连自己原本的国土都要丢了。

    黎皇苦笑一声,想来,他是无颜去面见列祖列宗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