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6章 知道这些是什么的吗
    次日清晨,别院里的人都忙活了起来,容离也没赖床,今日要走,他们得去和老董说一声。

    人家借给他们院子住,又送来这么多的东西,于情于理都应该回赠一些。

    董乐茗乐茗刚吃过早饭,就听下人来报云老板夫妇来了,他连忙出门迎接,这可是贵客。

    虽然,他之前说过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,可人家夫妇二人除了借住在他家别院中,并未有什么事情麻烦过他。

    今日听说他们过来,董乐茗乐茗以为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。

    将人让进屋内,分宾主落座后,夏侯襄将手中的盒子放在桌上,道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就要走了?”董乐茗没想到他们是来告别的。

    “是,”夏侯襄点了点头,“事情已经解决,我们就不多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解决了呀?”董乐茗不可思议道,他们住了不到两个月时间,之前司玉可是在苗疆住了快一年,最后好像也没办妥。

    人家这效率也太高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也没帮上什么忙。”董乐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能借我们住处已经很好了,我们初来苗疆人生地不熟,有个落脚点省了我们不少事情。”容离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送给董兄的,算是我与内子的一点心意。”夏侯襄将带来的东西轻推至董乐茗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借着司玉的关系,住在董家别院,若是给钱,董乐茗肯定不会收,他与离儿商议好,买了些东西送过来,总不能让人家吃亏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董乐茗将东西推回去,“快收起来,那院子空着也是空着,你么住着还能帮我看着些,怎么能让你们破费?”

    “无妨,董兄你还是收下吧。”  夏侯襄执意送,董乐茗执意不收,俩人推了半晌,最后还是容离看不下去,开口道,“董大哥,你若是不收我们这俩银子可就真的白花了,我们出门本就是轻车从简,多带一件东西都是累赘,反正这些

    我们已经买下了,你若不收,我们就直接搁别院里了。”

    董乐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云夫人说话这么直爽,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若还不收,到显得假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收下,”董乐茗无法,只能接过盒子,“你们什么时候走,我着人送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董兄,我们今天便准备启程,”夏侯襄一抱拳,司玉告诉他们出去没有危险,可是他们的马还在迷雾森林的方位,有苗疆本地人跟着,比他们自己找要强的多,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董乐茗摆了摆手,“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和容离自董府出来,直接带了些人,董乐茗因为铺子里的生意不方便脱身,所以只能送他们出府,不能再往远处送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直到无妨,能有人领他们出去就很好了,不能耽误人家正事。

    在董府门口分别,容离和夏侯襄回到小院,院里众人东西已经收拾好,董乐茗给了他们一辆马车,有女眷出行,还是坐马车方便些,另外还有几匹马,是给男人们预备的。

    宋尧依旧被装在麻袋里,由墨尧带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马车很合夏侯襄心意,离儿有孕在身,实在不方便骑马,他们回去也不必疾行,一切以离儿的安全为要。  申老爷子一大早就将解药练好了,分给王大勇三人服下,蛊虫很快被打了下来,他们三人当真是千恩万谢,并保证往后好好做人,虽然之前他们也没干什么坏事,但话赶话,他们觉得有必要表一下忠

    心。

    三人各自回家,容离一行人也离开了董家别院,从内城出苗疆需要经过外城,不过他们与来时不同,有马有人不必自己探路,不消半个时辰,他们已经从苗疆出来了。

    老董给的马车宽敞舒适,外面没那么多华丽的装饰,内里却是别有乾坤。

    只看那坐在马车中烧水制茶拿点心的丫头们,就知道马车的容量有多大了。

    顾芸掀开车窗上帘子,心里止不住的欢呼雀跃,她出苗疆了,这次是真真正正的要去外面的世界瞧一瞧了。

    墨尧对董家侍卫说了他们的马在何处,当即转了方向,带着他们去找马。  迷雾森林外围的树林中,在夏侯襄坐骑千里马的带领下,所有马儿每日过得井然有序,吃草、喝水、遛弯、睡觉,千里马还给众马匹排了个班,总有马在原地守着,否则主人们来了找不到他们,不就

    抓瞎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千里马就是千里马,在夏侯襄一行人找到它们的时候,值班的两匹马正在原地百无聊赖的吃着草,并看着一地的马鞍、马嚼之类马具,其他马儿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两匹是小桃和小陌的。

    马上的男人们明显已经呆滞,为啥那些高大上的马都跑没了,就她们两匹如此普通的马守在原地?

    两只马儿见到熟人来了,明显比较兴奋,齐齐嘶鸣了一声,接着颠儿颠儿的向他们跑来,小模样相当亲昵。

    马蹄带起的风卷起地上的落叶,打着旋儿的自他们身旁飘过。

    容喆一脸绝望的看着夏侯襄,“妹夫,你不说你的马通人性吗?咋跑没了?”

    通的到底是谁的人性呀?

    他们的马没了都可以理解,夏侯襄那匹千里马和他给容离挑的汗血宝马没了,他们可是打死都理解不了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面无表情的看着小桃和小陌的两匹马,表面风轻云淡,内心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讲道理,这种情况,他从没遇到过。

    以往,无论多严苛的环境,他的马也没走丢过,现在告诉他马不见了,他着实感到有一丝丝的…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容离听到外面的说话声,掀起帘子,向外望去,看着空荡荡的一片,她不禁诧异道,“马呢?”

    夏侯襄打马来到她身旁,“快回去坐,别着了风。”

    马看样子是丢了,只能再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容离偏了偏头望向一处,耳尖微动。

    夏侯襄似乎也听到了什么,看的方向与容离所望相同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十来匹马自远处飞奔而来,它们听见同伴的呼唤,知道主人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要不说巧呢?

    它们洗个澡的功夫,主人们就全到了,这上哪说理去。

    回到各自主人身边,一个个跑的都挺欢。

    陪着他们来的董乐茗府侍卫都看傻了,还有这种操作?

    他们带路的时候心里面就想,过了快俩月的时间,得多懂事的马才能一直守在原地?

    现在看来,是他们没见过世面了,瞅瞅人家养的马,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墨阳等人将套车的马换了,骑上自己的马与府侍卫告别,多亏了人家,他们省了不少时间,现在还不到午时,趁着天亮暖和,他们得赶紧赶路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盈泽走,他们得去还司玉东西。  容离自包袱中将密室找到的五个盒子拿出来,并排放好打开摆在申晟和顾芸的眼前,“师父、芸娘,你们帮忙看看,知道这些是什么的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