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2章 不能吧…
    ,!

    不到半个多时辰,夏侯襄抱着容离率先抵达董家别院,身后还跟着个紧捣腾翅膀的汹。

    汹不禁腹诽,它家主子要是赶起路来,鸟都跟不上。

    瞅它翅膀呼扇的,都快冒火星子了。

    小桃几人正收拾碗筷呢,凤九玄自打回了别院,主厨当的尽职尽责,小院里的姑娘们,都被他喂得胖了一圈。

    温婉摸了摸肚子上多出来的一圈肉,不禁冲着沐蓉语哀嚎,“语儿啊,让你家小九做饭难吃点吧,再这么吃下去,我都要穿不上嫁衣了啊…”

    绒绣阁之前可是来府上量好尺寸的,本以为这一趟边关打仗,她跟过来得瘦一圈,谁知人算不如天算,小九做饭好吃到爆,她实在控制不住她的嘴啊!

    沐蓉语笑着捏了捏她的脸,“自个儿贪吃赖谁?你看我怎么不胖?”

    说完,竟然还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温婉怨念的看着沐蓉语,“你是怎么吃都不胖好吗?小九那么喂你,竟然不长肉,你…你这是对食物的不尊重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也想像语儿这样,吃啥都不胖,可是,老天听不到她的呐喊。

    凤九玄美滋滋的靠在摇椅上喝着茶,“小婉呐,要不,明儿开始我给你单独开个小灶,保管让你看了就没食欲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饭想做好不容易,做坏很难吗?

    他能直接让小婉一见饭就吐,看他多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温婉还真的认真想了想,随后摇头道,“不成,那吃饭还有什么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乐趣就管住嘴,迈开腿。”容离在外院就听见她家二嫂抱怨了,现如今窝在夏侯襄怀中,笑吟吟的扬声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阿离!”温婉和沐蓉语手挽手的跑了过来,“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好久没都没回来了,之前就说在月华祠的事情解决之前,她不回来了,现在看这样子,应该是都解决了吧?

    温婉冲容离龇了龇牙,“瞅瞅给你舒服的,直接让王爷抱进来,能不能自己走两步?”

    这都进家门了,咋还抱着呢?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下,是我家阿襄不让我下啊。”天地良心,她进门就申请过了,可阿襄摇头就给否决了,抱着她直接进院,根本没有让她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桃几个丫头听见主子的声音,连忙跑了出来,边跑边将湿着的双手在衣裙上擦了擦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桃蹊柳陌四个丫头齐声喊了一嗓子,瞬间跑过来将容离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抱着她往后退了退,“小桃,去屋里那个垫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小桃跑着去拿,待夏侯襄走到石凳处,她已经将垫子铺好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人放到石凳上,确定没磕着碰着,这才开口道,“离儿有身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温婉和沐蓉语,连带着院里的几个丫头,包括端着小茶壶颠儿颠儿跑过来的凤九玄,齐齐的嚷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嗯,相当整齐。

    容离揉了揉耳朵,这些人嗓门也忒大了…

    夏侯襄连忙伸手帮她揉,可别给震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身孕啦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呀?”

    “几个月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男孩儿女孩儿呀?”

    凤九玄话音一落,众人无奈的目光全部投向他,凤九玄摸了摸鼻子,讪笑道,“我着急了,嘿嘿。”

    他没经验,就是问问。

    所有人七嘴八舌一连串的问题,给容离整的都不知从何处开始答,她只能捡听清楚的一一答了。

    这下小院沸腾了,容离有身孕了可是大事,怪不得战王爷小心翼翼的护着,比平日还要谨慎。

    现下的天气虽说不上冷,可孕妇的体质和旁人能一样吗?

    丫头们拿衣服的拿衣服,找暖炉的找暖炉,温婉、沐蓉语和凤九玄更是将茶水撤了,端了温热的白水过来,并将桌上寒凉的水果都换了。

    凤九玄更是从屋里拿出来个皮毛帽子,一伸手给容离口脑袋上。

    现在的容离坐在院里的石凳上,垫着棉垫,抱着暖炉,披着大氅,带着皮帽,打远处一看,整个一藏獒成精。

    容离嘴角抽了抽,他们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温度?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是要热死她呀!

    容离把众人给她加上的衣物,一样样又拿了下来,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,“你们正常点,我是怀孕了,不是受凉了,好吗?”

    给她整这些,有什么用?

    能不能靠点谱?!

    “我见别的夫人都是躺在床上不动,带着抹额,不能受风不能着凉的,”温婉想了想,连忙起身,“快,你也去屋里躺着。”

    容离蒙圈了,真的假的?

    “不能吧…”她虽然没怀过,可动动脑子也能想到,怀胎可是十月啊,十个月那么在屋里待着,不得馊了?

    “哪家的夫人?”

    “好多夫人呀,吏部尚书家的儿媳、督查右副督使家的孙媳、内阁学士家的的侄媳…”温婉掰着指头数,“我跟我娘去贺满月的时候,她们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容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,她这才刚怀孕,婉儿一竿子就给她支到满月了。

    温婉说完,还煞有其事的说道,“我跟我娘参加宴请的时候,还特意问了呢,你听我的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容离扶额道,“你先消停会儿,等我问过师父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怎么想,怎么觉得温婉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师父?你啥时候有师傅了?”温婉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容离一想,还没将老爷子的事情告诉他们呢,遂将拜师的事情给说了,并着重表明,此行回去,顾芸和申老爷子俩人会加入大部队。

    “芸娘也来呀?”温婉‘嘿嘿’笑了一下,“小五就范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”容离摇头,“不过,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五要是对顾芸没意思,她把石桌吃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后面大部队倒。

    温婉见到容喆就顾不上容离了,扑过去给容喆抱了满怀,一看就是久不见面想念的紧了,不然依着温婉的性子,也不能当众做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容离靠在夏侯襄怀里笑的相当荡漾,她家二嫂现在可以了,比之前可是进步了一大截呀。

    容喆没想到还有这福利,抱着温婉笑的跟个傻子似得,两人相携到一边去,自是你侬我侬。  容离赶忙将老爷子拉过来,她认真地问道,“师父,我需要在床上躺十个月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