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0章 我,心意已决
    ,!

    吃饱喝足的冰蚕慢悠悠的飞到一边睡觉去了,它家主人穿的衣服太紧,现在又没办法往袖口里飞,等有机会了吧。

    “它…”云耀重重的咽了口唾沫,“它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嘴在哪?”墨阳紧跟着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齐齐点头,青天白日吓唬人可还成?

    他们可从来没见过,谁家蝴蝶是喝粥吃馒头的呀!

    云耀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夏侯襄和容离身上瞟,照以往的经验来看,这般不合常理的小东西,一定跟他们夫妻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。

    总之,他俩身边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动物。

    瞅瞅汹、瞅瞅大白、瞅瞅宣蝶…

    昨儿就见两只蝴蝶在天上飞,将一地的蛊虫震慑住,他们倍感欣慰。

    可今天转脸就给他们来了个惊吓,谁来跟他们解释解释啊!

    “墨尧,”夏侯襄有条不紊的喂自家娘子吃东西,并淡定的吩咐道,“再给大伙儿弄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墨尧带着墨阳三人去厨房做饭,桌上的人估计也就王妃吃饱了,其他人顶多半饱。

    一顿颇为波折的早餐终于吃完,汹瞅准时机,飞到夏侯襄和容离中间,将大白比划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容离这才恍然大悟,敢情昨日大白不是磨指甲呢,既然墙后吸引大白的东西,那不妨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大白说…是香的?”夏侯襄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汹点头,大白给它比划了好几次,它才猜对,这点绝对没错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容离不明所以的看着夏侯襄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将冰蚕带回来时,它也说是香的,”夏侯襄想了想,“还记得顾芸当时在小院的表现吗?”

    容离点了点头,“她当时也说香,看来,那堵墙后,应该是蛊虫?”

    而且,是极其珍贵的猜对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找了个由头出去,大白在前面带路,汹半空中飞着,不一会便来到昨日的密室。

    墙面处,还有大白挖出的小坑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了眼严丝合缝的墙壁,直接使出内力照着大白挖出的涡,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几下,前面被打出一个手臂粗的洞。

    汹收紧翅膀,顺着小洞就钻了过去,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。

    夏侯襄抱着容离往后退了退,以防一会有什么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架子,整面墙壁那么大,上面四…五个小木盒。”汹的声音从墙里面发出,有些闷闷的。

    “木盒能打开吗?”容离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细微的响动从里面传来,不一会儿汹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不能,都锁着呢,但是外面没有锁头。”

    “诶?这是什么”正说着,汹惊奇的开口。

    ‘咔哒’轻响过后,被砸出洞的墙壁开始移动,缓缓地露出里面的全貌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机关呀!”汹之前看到一处凸起,便用嘴杵了一下,没想到误打误撞倒是将门给弄开了。

    里面的空间并不大,一个造型古朴的金丝楠木架,上面有许多置物的格子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格子大多空置,之后五个摆了东西。

    夏侯襄拿起一个盒子看了看,整个盒子小巧精致,只有中间一道细细缝隙,无论哪里,都没有锁眼,这便让人费解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怎么打开?”容离看了半晌,也没看出从哪儿能打开。

    夏侯襄摇了摇头,将其他四个匣子也拿了起来,和第一个一样,整个匣子只有一道缝隙,其他再无可开启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诶,司玉不是说过吗?”容离突然想到在盈泽时,司玉说的话,“神器啊!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夏侯襄头上的发簪,现在没钥匙不知道打开办法,直接祭出神器吧!

    夏侯襄将头上的发簪拔出,发丝倏地顺着两侧垂下,发髻散开,令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别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容离在旁暗道一声妖孽,这般造型,要是被旁的女子看到,还不得西子捧心、眼冒红心呀!

    容离表示,找了个帅到逆天的老公,还真是…幸福啊!

    夏侯襄不知容离的想法,他将发簪中的利刃旋出后,对准那条细缝,缓缓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刀刃甫一出现落空感,夏侯襄便连忙控制住力道,沿着缝隙,缓缓平移,不一会儿一个关的严严实实的木匣,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里面正如他们所料,是蛊虫。

    和之前的冰蚕蛊一样,看样子都是沉睡状态,既然打开了一个,剩下的夏侯襄便依样画葫芦,全部打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,打开就有些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五个盒子,两只蛊虫三枚药丸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搭配?

    他们看不懂不要紧,不还有师父在呢吗?

    容离和夏侯襄将盒子都收起来,出了密室,回去准备让老爷子看看。

    今儿矮房处可相当热闹,崇清被找到时,烧已经退了,正呼呼大睡呢。

    沈牧三人将他身上的绳子解开,他这才醒过来,正奇怪二哥他们怎么出来了,沈牧将事情原委全部讲了一遍,崇清这才明白大哥露面了。

    这不,天光大亮,沈牧四人估摸着大哥应该起了,这才带了饭食过来看大哥。

    结果,人家都已经吃完了。

    沈牧四人直告罪,接下来还是老一套,道歉并劝说大哥留下来,主持月华祠一应事物。

    申晟没怎么搭理他们,所谓兄弟情早在几十年前就断送了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有话要说的。

    看向沈牧等人,他们很懂事的将嘴闭上了,申晟开口道,“月华祠还是交给你们,我准备离开苗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沈牧几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怎么好好的要离开苗疆了。  申晟轻叹了口气,“你们本性不坏,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,原不原谅的话也没那么重要了,若真想让我解开心结,往后你们别学宋尧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,你们和我之间便再没有谁亏欠谁的说法了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哥…”  沈牧还想再劝,却被申晟制止了,他看了沈牧一眼,“多说无用,我,心意已决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