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9章 一个比划一个猜
    ,!

    云耀惊的长大嘴巴,什么声都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”容离靠在夏侯襄怀中,轻声在他耳边说到,“咱们小五还真是傻人有傻福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说的是,”夏侯襄表示认同,舀了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,又夹了些小菜放在粥上,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容离笑眯眯的张大嘴巴,一口将粥吞了进去,舒适的喟叹一声,蹭了蹭夏侯襄的下巴,活脱脱一只懒洋洋的猫儿。

    夏侯襄喂的开心,容离吃的高兴,顺便还能看戏,生活简直不要太美好哦。

    戏中的女主人公顾芸,见云耀是这个反应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她插着腰‘恶狠狠’的看着云耀道,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我告诉你,不乐意也没招,别想甩开本姑娘,哼!”

    她真的要生气了!

    顾芸也没想着云耀能欣然接受,可是这般大吃一惊的反应,实在让她面上过不去,她一个姑娘追着他跑就算了,他竟然一点开心的意思都没有,哪怕没表情呢?

    也比现在好得多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云耀连连摆手,“我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顾芸打断云耀的话,谁知道他下面要说些什么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她已经够丢人的了,不能再让他开口了!

    云耀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,顾芸凶完犹不解气,又瞪了他一眼,这才转过头去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云耀挠了挠头,他很尴尬啊,天地良心,他可一点都没有嫌弃她的意思呀。

    申长老笑着摇了摇头,年轻人的世界,果然不是他这个家伙能懂的,既然圣女无意收编月华祠,他转而对夏侯襄说,“襄儿,你们是准备回天祁吧?”

    夏侯襄点了点头,称是。

    申晟捋了捋胡子,“离儿有了身孕,一路长途跋涉,我这个老头子会点医术,跟着你们,你们不会嫌弃吧。”  “师父,看您说的,”容离不高兴的撅起了嘴,拉着申晟的衣袖,“您跟着我们是我们莫大的福气,哪儿能嫌弃您呢?正好回天祁后,徒儿带您四处转转,再者说了,我还得跟您学练蛊呢,您可不能不教

    我呀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女娃娃贴心呢,申晟被容离几句话说的相当受用,前半生他孤苦伶仃,后半生有了个贴心的徒弟,申晟觉得上天还算开眼,吃过了苦还知晓给他些补偿。  一大桌子人气氛融洽的吃着早饭,对于夏侯襄宠妻的程度,容喆一行人本就有了解所以见怪不怪,顾芸看在眼里说不羡慕是假的,申老爷子就是满心满眼的欣慰,小两口能这般恩爱,当真是极美好的

    事情。

    汹和大白凑在一起,汹吃的相当满足,大哥了解它的口味,不用说多就知道给它做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大白吃的就有些敷衍了,它一边吃一边扭头看容离,心里止不住的着急,它闻到香味了,司玉说让它闻到就要告诉离儿的,可是它不会说话,离儿也没明白它的意思,它要怎么办呀?

    “干嘛呢?”汹凑近大白,小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面申晟和顾芸还不知道它会说话,目前它不能暴露。

    平日没心没肺的大白,忽然吃饭的时候东张西望,实在不符合它的风格,汹觉得不对,这才问它。

    大白眼睛一亮,它不会说话,可汹会呀!

    而且,它俩非常有默契的,旁人不知道它什么意思,汹总能知道的!

    大白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汹,把汹看的双翅环抱在胸前,一脸警惕的看着它,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大白伸出一只爪子来,指了指汹,又指了指它的眼睛,最后指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着你?”汹犹犹豫豫的开口。

    大白重重的点了点头,咧嘴一笑,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看来找汹没错,那它开始了!

    接下来,大白使出浑身解数,又蹦又跳又比划的,汹看的那叫一个头疼。

    不过,到底是朝夕相处的酗伴,默契值相当高。

    汹捂着脑门,一句句翻译,最后终于得到大白的认可,将一系列的动作串成了完整的一段话。

    大白累得呼哧带喘,汹累得脑仁直疼。

    “哎嘛,累死我了,”汹拍了拍脑门,“是得赶紧教你说话,不然时不时整这么一出,我估计活不了几年。”

    太费脑子了。

    大白跟着点头,它也是这么觉得的,爬树什么的都不重要,说话才是最要紧的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,我去给主子和小离儿说,”汹呼了口气,“你在前面带路,找着东西在哪,剩下的有大哥他们。”

    大白点头,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除了点头,还会不会点别的?”汹嫌弃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白一抬爪儿,一爪子拍汹脑袋上了,欺负它不会说话是不是?

    汹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嘛?胆儿肥了是不是?”汹发誓,打死它都没想到大白能给它来这么一爪子,登时就要起飞。

    大白淡定的一指桌子,那意思,有外人在,现在可不是闹的时候啊!

    汹立马熄火,小东西变贼了,这都跟谁学的?

    大白咧嘴一笑,不能老是自个儿吃亏,对不对?

    门外,一白一紫两只蝴蝶飞了进来,昨儿它们完成任务后,就各回各的主子身边了。

    只是,昨儿在震慑蛊虫的时候,两小只闹了点不愉快,便随口约了个架。

    接近天明时分,两只紫金阶的蛊王就飞出去了,这不刚打完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谁胜谁负,由于根本没人观战,谁技高一筹,也就它们俩知道了。

    阿紫一向高冷,飞到申晟身边时,直接顺着他的衣襟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冰蚕就不一样了,放着这么一大桌子饭菜,想让它乖乖回去?

    天方夜谭好吗!

    冰蚕目标明确,一脑袋扎粥桶里面,一眨眼的功夫,半桶的粥就见了底。

    除了申晟师徒仨人,其他在座的哪儿见过这种阵仗,一个个眼睛都不会眨了,他们还没喝呢!

    冰蚕喝完粥,见桌上有小菜和面点,当下一点儿也不含糊,趁着众人愣神的功夫,直接给他们来了个兜底。

    当然,夏侯襄在它喝粥的时候,就把他家夫人要吃的东西给抢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然瞅瞅那一个个泛着光亮的盘子,和半空中那响亮的一声‘嗝’。  想也知道,除了饿肚子,还有其他选择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