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8章 你去哪儿我去哪儿
    ,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沈牧三人明显有些懵。

    看着一屋子不认识的人,他们脑子飞速运转,这些都是大哥的徒弟?

    他们还以为是宋尧找他们,现在看来人是大哥派的。

    林昊慢了他们一步,跟过来的时候,沈牧三人都已经蒙了,直到他进来的时候,沈牧连忙开口道,“大哥,实在不好意思,让小昊跟着受苦了,我等向您赔罪。”

    沈牧以为申晟生气了,自他们进来,看到的便是闭目坐在椅子上的大哥,看都没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三人跪下叩首,申晟眼睛睁开了,看了一眼明显状况外的林昊,这小子他不认识啊。

    “老朽二十年前就不再是你们大哥了,”申晟的目光回到沈牧三人身上,“你们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敖弈连忙开口,“一日为大哥、终身为大哥,弟弟们当时糊涂,做了错事,您给弟弟们一个赎罪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对…对…对啊。”秦隐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申晟叹了口气,不欲再在此事上面纠缠,他对转头对夏侯襄说道,“我累了,这儿你看着安排吧,让离儿早些休息,她累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放心。”夏侯襄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”容离有些担心,怕老爷子难过。

    申晟对她慈祥的一笑,“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说罢站起身,绕过地上沈牧三人,走了。

    沈牧想要拦,被夏侯襄一句话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解药,”夏侯襄掏出个小瓶子,扔给沈牧,“三粒,每隔两个时辰服一粒,你们身上的蛊毒便可全解。”

    沈牧一把接住,他转头疑惑的看了看林昊,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呢?

    “多谢少侠。”沈牧三人站起身,对夏侯襄一抱拳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弟子们就拜托三位了,我们不希望出什么岔子,宋尧已经被我们拿下,他们怎么安排由你们决定,我们需要借住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沈牧连忙点头,“你们可安心住下,不会有人打扰你们,我们明日再来看大哥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是大哥的弟子们没错了,看得出大哥对眼前的少年很是器重,他们想要求得大哥的谅解,还要和他打好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天色已晚,大哥休息去了,他们先将月华祠的弟子们处理好,明日再来负荆请罪。

    待三人走后,墨阳给屋里的人都安排好了住处,今儿先凑活一晚,明儿可以回小院了。

    林昊跟着三位长老走了,沈牧三人还纳闷,身为大哥的徒弟,不应该和他的师兄弟们在一起吗?

    怎么还跟着他们?

    敖弈直接问出口,林昊一脸懵,摇头表示,“我根本不认识他们,更别提申长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敖弈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昊,“你不是申大哥的徒弟吗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林昊指了指自己,“谁告诉您的?”

    瞎说还成?

    “你自己啊,”敖弈也蒙了,“二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沈牧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昊,“你确定,不认识大哥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”林昊连连摇头,为什么总问他这个问题,自打被抓起来,林昊便觉得所有人的话他都听不明白了,就跟自个儿缺了一块记忆似得,谁来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,“我该认识吗?”

    现在弄得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休息吧,”沈牧没再多说什么,“去将门内弟子都看管好,交代下去,没有我们的吩咐,不许踏出房门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林昊领命,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,“那弟子去了?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沈牧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林昊这才如蒙特赦一般,飞也似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真是奇了,小昊怎么跟之前感觉不一样了啊?”敖弈挠了挠头,他看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老五,你觉不觉得,里面那个少年,才更像咱们晚上见到的‘林昊’。”沈牧偏过头去,看向还亮着烛火的矮房。

    “不能吧,”敖弈直接给否了,“长得都不一样,再说咱们都看到了,就是林昊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…谁知…知道呢。”秦隐磕磕绊绊的说了一句,他也觉得不大对劲。

    “先去找老三,明儿再说。”沈牧觉得事情有些复杂,一时半刻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三人进了内殿,现在宋尧被抓,他们终于能放下心来,明日开始,他们的目标就是求得大哥原谅,并将月华祠交到大哥手上。

    他们听凭大哥差遣。

    第二日天光大亮,申老爷子就起身将所有人给薅起来了,当然,除了容离。

    孕妇最大,他徒儿正是养胎的时候,睡眠时间得保证。

    申晟可不想被那几个家伙给缠上,他决定先让圣女将月华祠给收了,往后他就跟着他的徒儿了。

    襄儿和离儿他们大概是要回天祁的,那他就跟着走呗。

    一行人就两名女子,除了他徒儿,圣女是谁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老爷子与顾芸商量这事的时候,云耀直接将口中的水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圣女?

    顾芸?!

    不是丞相之女吗?

    容离跟着夏侯襄出来,她昨夜睡饱了,尽管师父不想吵到她,可阿襄起身,她也跟着醒了。

    大清早从穿衣到洗漱都不用容离自个儿动手,她家夫君全权代劳,当真把她当瓷娃娃一般。

    容离走到云耀身边,笑容可掬的一拍他,“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酗子运气相当好呢。”

    惊喜?

    是惊吓好吗?

    “嫂子,你早就知道?怎么不跟我说啊!”云耀欲哭无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没问我啊!”容离相当有理。

    云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怪他喽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云耀扒拉到一边,怎么跟他媳妇儿说话呢?

    有没有规矩啊?

    云耀小媳妇儿一般窝到角落,连看都不敢看顾芸了。

    顾芸忍着笑,她先对申晟说道,“申长老,您误会了,我此行目的不是月华祠,回去我就准备卸任圣女之职,往后就不在苗疆待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申晟还没吭声,蹲在角落里的云耀先吭声,“不在苗疆待着,那你去哪啊?”  顾芸白了他一眼,轻轻撅了噘嘴,“你是真傻还是装傻?当然是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