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7章 被遗忘的老爷子们
    ,!

    夏侯赞求蛊的字条就在眼前,容离一瞬间感觉不大真实,费了半天劲,原来字据就在她师父身上,这事儿闹的。

    夏侯襄的表情也有些不可思议,本以为唯一的人证是宋尧,现在竟然连物证都有了。

    申晟将当年和宋尧打架的细节说了,这字据就是他从宋尧手中抢过来的,此事因他而起,对于名叫夏侯睿的少年他一直心怀愧疚。

    却不想竟是他徒儿夫君的兄长,幸亏这字据他一直留到现在,不然就真的坏了他们夫妻的大事了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冥冥之中早就有了安排,不经意的一件往事,有可能对于旁人来说,便是至关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得了,现在人证物证俱在,夏侯赞想赖皮都不成了。”容离满意的弹了一下字据。

    夏侯赞就准备洗干净脖子等着吧!

    夏侯襄摸了摸她的头,离儿对于兄长的事情,一直尽心尽力,他知道她是因为看他难过,所以想要帮他解开心结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将容离抱在怀中,“离儿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容离皱了皱鼻子,轻哼一声,“跟我道谢?”

    伸出一只手直点他的脑门,“谁说‘我们夫妻,不必言谢’的?嗯?”

    跟她道谢,她要有小情绪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笑着吻了吻她的手,“为夫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容离‘吧唧’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,止不住的乐。

    哎呀呀,今日当真是喜事连连,她想不高兴都难。

    容喆和云耀俩人别开眼,捂着心脏,容喆还好些,最起码有温婉,可云耀就惨了,当真被虐的很惨,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顾芸,随后又摇了摇头,不行,他不能这么草率,得想清楚了才能做决定。

    顾芸本来见他看过来正高兴呢,可就看了她一眼,云耀就转过头去开始摇,给她气的差点冒烟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不行,是不是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这边说着话,那边墨尧四人已经将场地都收拾好了,月华祠的弟子们整齐划一的蹲墙角,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之后又将宋尧看管起来,墨尧才来禀报。

    夏侯襄点了点头,之后对老爷子说道,“师父,您看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他们毕竟不是月华祠的人,还是问过这里的主人再说吧。

    申晟捋了捋身前的胡子,他摇了摇头,“这里的事我早就不管了,还是让老三他们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老三他们?

    容离眨了眨眼,接着又眨了眨眼,弱弱的开口,“那个…你们有人去救那几位老爷子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,容离便见满屋子的人齐齐摇头。

    容离一拍脑门,“快去水牢!”

    可别给几个老爷泡泛了啊…

    汹领队,墨尧带着墨阳去解救老爷子们。

    水牢里沈牧等人简直可以用望眼欲穿来形容,他们和小昊已经撇清关系了,怎么还不见人放小昊出去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秦隐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他嘴唇都有些发紫了,虽说不给他们通风,可他们这个年纪老在水里泡着,能舒坦了才怪。

    沈牧刚要开口,也跟着打了个喷嚏,鼻涕眼泪一块流了下来,想擦还擦不着,只能等着风干。

    沈牧心里不住的想,幸亏现在没人来,不然他们几个老头子,一辈子的体面就都丢干净了。

    唯有敖弈身体健壮,嗓门依旧洪亮,“二哥、四哥你俩着凉了吧?要不你们用腿划划水,好歹运动运动,不至于冻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身体力行的给俩人演示怎么划水。

    沈牧和秦隐无语的看着他,他们一个结巴说话不利索,一个怕鼻涕流嘴里不敢开口,只能像看傻子一般看着敖弈。

    这么大岁数了,能不能稳重点?

    还有小辈呢!

    沈牧有些多虑了,林昊现在脑子一团浆糊,根本分不清梦境和现实。

    他本就一身伤被扔了进来,现在在水牢里一泡,水牢里的水可不是山泉水,里面谁知道有什么东西,伤口长时间侵在脏水里,想不发烧都难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到说胡话的阶段,不过也快了。

    敖弈哪儿正大声说话,细微的开锁声被盖了过去,直到水牢里突然出现俩人,敖弈才猛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沈牧见状也顾不得鼻涕不鼻涕的了,他扬声说道,“我们已经说过了,和林昊半分关系都没有,他现在重病,你们赶紧给他弄出去,别传染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沈牧故意说的很嫌弃,他那意思,听了这话,总能将小昊给放了。

    可对面俩人根本没吭声,从地上捡了个小木筏子,划着水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沈牧心下一喜,看来是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他小声对林昊说道,“你出去就不要管我们了,带着大哥快走!”

    林昊还在那迷糊呢,沈牧的话在他听来就跟蚊子叫似的。

    墨尧和墨阳俩人面无表情的划到个老爷子跟前,掏出特地从伙房拿来的剁骨刀,手起刀落将老爷子们的手撩给砍断了。

    两认动作相当迅速,几个老爷子没反应过来,手撩一断,他们瞬间往下沉,‘咕咚咚’喝了好几口水才手脚并用的凫水冒头。

    这几个老家伙当初可是谋害王妃师父的帮凶,虽然谋害未成,来点教训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林昊扑腾的最激烈,原本混沌的意识,突然被这么一吓竟然清醒了,墨尧和墨阳连看都没看他,反正不是什么好鸟,他们可没义务救他,顺手砍了手撩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墨阳开口道,“我们主子要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,和墨尧二人划着木筏返回。

    沈牧三人对视一眼,宋尧见他们干嘛?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跟着上了岸,一出水牢,凉风习习给他们来了个透心凉,低着头哆哆嗦嗦的跟在墨尧和墨阳身后,不一会儿便到了外院。

    沈牧心下疑惑,怎么还出内殿了,跨过大门,走出去一看差点没吓一跳,外院的弟子为何都面朝墙抱头蹲着啊?

    若仔细看的话,每人身后还都有几只蛊虫监督,密密麻麻的小虫子,相当壮观。

    一路行至矮房处,墨尧和墨阳将三人带进去,与夏侯襄复命,“主子,人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夏侯襄点了点头,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沈牧三人将头抬起,看着眼前的少年有点懵,他们不认识啊!  余光突然触及一处,三人同时一愣,接着不可思议的大声道,“大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