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6章 怎么不动呢
    申晟和顾芸被俩人的反应给震住了,什么情况,一个男人有身孕,这俩人竟然这么高兴。

    爹?

    舅舅?

    这两位确定不用看看大夫?

    坐在床边的夏侯襄兴奋过后,随之而来的便是深深的自责。

    离儿跟他在苗疆过的日夜颠倒,每日为了兄长的事情也是费心费力,他没有照顾好她,她才会晕倒。

    怪不得离儿近段时间如此嗜睡,他若能再细心些,离儿就不会如此辛苦了。

    “劳烦师父再帮忙看看,内子可需服药?”夏侯襄满脸担心,对申晟说道。

    顾芸惊的嘴巴都能放下一个鸡蛋了,内子?

    男人?

    也忒大胆了吧?

    龙阳之好在苗疆也是不易被接受的,更何况这群人本就不是苗疆人。

    顾芸偷眼去瞄容喆和云耀,只见俩人脸上是发自内心的开心,并切目光透着关心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也对,他们是朋友嘛。

    “呃…”申晟也是被夏侯襄对容离的称呼弄的一噎,不过想想躺着的是自个儿徒儿,他早就将‘大勇’当成自家孩子了,‘大壮’这般还是很让他欣慰的,只是,“还是先弄清原因吧,老夫怀疑是蛊虫作怪。”

    不然不能有身孕呀!

    “小五,去打水。”夏侯襄吩咐一声,他明白申晟纠结的点在那里,等他先将离儿的妆卸了,老爷子自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云耀应了一声准备去,夏侯襄紧接着又加了句,“热水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云耀暗笑,看给他大哥紧张的,他还能凉着嫂子?

    不一会儿,云耀搬了个浴桶进来,艰难的边走边说,“哥,水来了,给搁哪儿?”

    夏侯襄嘴角一抽,他要帮离儿擦脸,不是沐浴啊!

    真是,一句嘱咐不到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就搁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云耀懵逼了,表情颇为怪异,“不好吧?”

    夏侯襄瞪了他一眼,自一旁将盆拿来,拭了拭水温,确定合适这才舀了一盆水,将手巾沾湿,细细帮容离擦脸。

    云耀吧嗒了下嘴,得,他误会了。

    顾芸暗自琢磨,云耀的哥有龙阳之好,不会将云耀也带的喜欢男人了吧?

    此想法一出,立马像春日破土的小树苗一般见风长,她越想越觉得可能,不然为何云耀明明挺喜欢和她在一起,却不接受她的心意?

    顾芸的目光时不时便瞟向云耀,云耀一开始还没感觉,可渐渐觉得不对劲,一偏头对上顾芸的目光,探究甚是明显,让他想忽略都难。

    “我脸上有东西?”云耀摸了摸自个儿的脸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顾芸摇头收回目光,不行,她得找机会问问,可不能让他哥给他带…跑偏?

    顾芸收回的目光正好被夏侯襄擦干净脸庞的容离脸上,她再一次睁大了嘴巴,指着容离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怎么一会儿不见变了模样?

    易容术都不敢这么玩啊!

    申晟在‘大壮’给‘大勇’擦脸时便疑惑,‘大壮’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好端端的给‘大勇’擦起脸来,爱干净也不好赶到这个时候吧?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申晟表情越来越严肃,原因无他,擦干净半张脸的‘大勇’,与另半张脸的容貌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并隐隐显得有些…女气?

    夏侯襄动作轻柔的将容离的脸擦干净,就着剩下的水将自己的脸也洗了。

    在顾芸和申晟惊诧的目光中,夏侯襄和容离以本来面貌示人。

    二人的容貌,可以说是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“天呐!”顾芸情不自禁的感叹出声。

    申晟觉得自己之前想不通的地方,已经明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便觉得两个相貌平平的徒弟,竟然胸有大才,不是说有那般能力的人,长相不能平平无奇,可是如此稀松平常的长相,实在与他们的气质不对应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奇怪,你们这群人怎么会听命于他俩,”顾芸不住的点头,常言道人以类聚,没道理小院里的人都是男的俊女的俏,气度非凡,领头的二人却相貌如此普通,“这样就说的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”昏睡中的容离醒了过来,她浑身无力,头痛的很,睁开朦胧的睡眼,看到夏侯襄正紧张的看着她,她软软一笑,伸出手去,“阿襄,抱抱。”

    容喆和云耀嘴角直抽,果然小妹(嫂子)一醒就是一记暴击,他们很容易内伤的。

    夏侯襄倾身将她抱起,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满眼宠溺语调温柔,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头疼,”容离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,“我怎么…”

    说着一扭头,看到床边站了一圈人。

    其中她师父和顾芸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吓得她连忙推开夏侯襄,正要解释,可在看到他露出本来面容之时,不禁大吃一惊,“怎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错过了什么吗?

    “我正要跟师父解释,”夏侯襄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“你有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孕?!”容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“我?我怎么没感觉?”

    怀孕好像是要吐的吧?

    怎么她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身体底子好,”申晟接受能力相当好的解释道,“就是近日太累,气血有些虚,补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容离显然还是很蒙,对于自己身怀有孕这件事情上,还没完全接受。

    这也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师父,我怀孕多久了?”容离一脸呆萌的看着申晟。

    申晟嘴角微抽,他这徒弟是不是对自己的身体也太不上心了?

    “两月左右。”申晟只能从脉象上来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。

    夏侯襄以为她还有什么不舒服,连忙出言,“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?肚子难受吗?”

    容离低着头没说话,手一下一下的抚着自己的小腹。

    那模样看的夏侯襄紧张不已,离儿不说话,他不知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,人家当事人不吭声,他们也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半晌的静谧,一直安静的容离终于开口,“怎么不动呢?”

    申晟无语的看着自个儿徒弟,看来天赋都用在练蛊上了,现在要能动,那不得是妖怪呀!

    顾芸不明所以的跟着点头,她也觉得奇怪,孩子是活的,不动是不是生病了?

    “申长老,你要不要给她好好看看?”顾芸热心肠的说道,她是好意,现在闹明白怎么回事,自然得跟云耀的哥哥嫂嫂打好关系,说不准往后能是一家人呢。

    容离抬起头,将手一抬,“师父,您再给我瞧瞧,孩子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她自打来了苗疆作息便不大规律,现在有了娃,容离不由自主的便想的很多。

    夏侯襄也紧张的看向申晟,他和离儿没经验,老爷子会医术,这一胎可就仰仗他了。

    申晟抹了把脸,耐心的给两个女娃娃解释了胎动得四个月以后,才会时不时的感觉到,哪儿能这么早就动啊。

    容离恍然大悟,在现代连出嫁都成问题的她,想要怀孕简直是天方夜谭,自小没人给她科普过,指望部队里的那些大老爷们?还是拉倒吧!

    她就听过她妈曾说过,怀她的时候可是吐得昏天黑地,一点东西都吃不下。

    所以,容离对于怀孕的知识,还只停留在有身孕需要吐一吐的阶段上,既然宝宝没问题,那她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”容离咧着嘴开始乐,她拉着夏侯襄的手晃了晃,“你高兴不?”

    “高兴,”夏侯襄眼中的幸福都快要溢出来了,他握紧容离的手,“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他都快高兴疯了。

    容离乐着扑进夏侯襄的怀中,吓得他连声道慢点儿。

    初得子,夫妻二人自是欣喜不已,也不顾的还有旁人,两人腻了好一会儿,容离这才不好意思的从夏侯襄怀里钻出来,看着众人直乐。

    她控制不住她自己啦。

    容喆、云耀自不必说,顾芸被她的喜悦感染,看的出云耀哥哥嫂嫂的感情非常好,她不禁有些羡慕,若是云耀能如此待她,那该有多好啊。

    眼睛又不受控制的往云耀身上瞟。

    申晟是真心实意的将容离当做自己的徒儿,现在徒弟变女徒弟了…那又有什么的?

    再如何,也是他的徒弟啊。

    老人家欣慰的看着眼前两个小的,没想到他到老还能当个外公,再看向夏侯襄的目光,那可是正正经经的老爷子看孙女婿了。

    申老爷子捋着胡子,满意的点头,俩人怎么看怎么般配啊。

    “嘿嘿,师父,我跟您解释解释哈,”现在是时候给老人家讲明白了,容离想起来一件事,先转头问顾芸,“外面摆平没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个个老实着呢。”顾芸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,她办事相当靠谱。

    容离点点头,将他们打哪儿来,来做什么细细讲给申晟听,最后将密室里宋尧交代的事情说了,她有些可惜的看向夏侯襄,“就是字据都被交了出去,兄长和父皇的事情,只能让宋尧自己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“襄儿,你兄长名唤什么?”申晟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夏侯睿。”夏侯襄虽然不明白老爷子为何突然有此一问,但还是照实答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,是不是这个?”申晟打怀里掏出那张几十年前抢过来的字据,递给夏侯襄和容离。  夫妻二人扫了一眼,大惊,“怎么在您手上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