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4章 师父且慢!
    ,!

    顾芸将早就准备好的离魂蛊取出,把匣子的盖打开,放在地上任由几只离魂蛊爬出。

    离魂蛊对蛊王有相当敏感的感知力,只见为数不多的几个离魂蛊,迅速在一群蛊虫中确定蛊王们的方位后,紧贴蛊王,切断蛊王与练蛊者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原本操控蛊王的三阶弟子们,突然发现自个儿的蛊王开始原地打转,无论他们下什么指令,蛊王都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四五阶的弟子们本就仰仗三阶弟子,现在他们的蛊王不好使了,四五阶的弟子们立刻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芸取出一串小巧的金铃绑在右手的五指之上,灵巧的五根手指有节律的晃动,那些失去控制的蛊王经过短暂的混乱后,调转过头开始对付月华祠的弟子们。

    容离正站在顾芸身旁,钦佩的看着她,圣女就是圣女,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她心放了下来,蛊王异动容离本不知如何控制,准备强上,现在有了顾芸,他们这边的优势,明显又多了一重。

    说是碾压月华祠弟子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打人的有云耀等人,压制蛊虫的有顾芸和两只紫金蛊王,她倒成了最闲的一个。

    容离瞅了瞅她肩膀上的汹,悄声问道,“阿襄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之前不大好,”汹想了想,“他们行踪被宋尧发现了,正调队抓他们呢,我飞回来的时候,主子已经进殿,是个什么状况,我现在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容离只思索了一瞬便对一旁的顾芸说道,“这里交给你指挥,想怎么样都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顾芸惊诧的看过来,“这么信任我?”

    她要不会指挥呢?

    “这点小事难不住你,圣女大人。”容离向顾芸眨了眨眼,接着不等她作反应,带着汹飞檐走壁支援自家相公去了。

    顾芸蓦然一愣,转而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嘟囔,“我什么时候暴露的?”

    “嫂…她干嘛去了?”云耀看见自家嫂子飞走了,将面前最后一个月华祠弟子打到在地后,移到顾芸身边。

    顾芸继续摇动指上的金铃,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他说将这里交给我,然后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云耀点了点头,虽然对月华祠不熟悉,但能让嫂子将扔下眼前一摊的,大概只有他襄哥了。

    跟着汹的指引进了内殿的容离,二话不说先将一个守卫敲晕,衣服扒掉,打扮成敌人内部守卫的样子才敢现身。

    只不过怀里揣着的大白有点突兀,今儿晚上行动开始,小家伙就很粘她,根本撒不了手,现在更是窝她怀里不出去。

    容离无法只能带着,猫着腰尽量不让人看到她怪异的肚子。

    整个内殿的守卫们都奔着一个方向跑去,容离随着人群也那边跑,目的地不用说,肯定是她家相公被发现的地方,跟着跑一定不会错。

    本以为到了地方,还得战斗一下,谁承想,半道碰着宋尧,直接就让她给截胡了。

    现在尘埃落定,就等阿襄过来拿人。

    容离这才有空打量正个密室,装饰都是极其普通的,摆设中规中矩,就是一个方可以容身的空间,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只是…

    容离走到正在挠墙的大白身边,奇怪的看着它,“你这干嘛呢?”

    大白都挠半天了,本来平整的墙壁,愣是被它挠的凹了进去。

    听见容离问话,大白转过头去,两只爪子使劲推了推墙壁,并‘喵嗷呜~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容离眨了眨眼,看了看墙又看了看大白的爪子,“你指甲长了?”

    磨指甲呢…吧?

    话音一落,容离眼见得大白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嘿,这小东西跟谁学的?

    都会翻白眼了?!

    大白扭回头去继续挖墙,离儿没汹懂它呀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等它将这堵墙挖透了,离儿自然就明白它在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大白挖的越发起劲,那小爪子就跟上了发条似得,看的容离都替它磨得慌,大白心中不住地哀嚎,到底啥时候才能挖通,它闻到墙那面好香呢!

    容离摇了摇头,果然小动物的世界,不是她能懂的呀。

    她得催催汹,不能总教大白爬树,语言训练得提上日程了呀。

    容离百无聊赖的在密室等夏侯襄,汹飞出密室后,直奔事发地点。

    那里人依旧多,不过大半是躺在地上的,墨尧和墨阳两人屹立在包围圈中,依旧英姿飒爽,不见一丝一毫的疲累,脸上的几道鲜血已经凝固,看得出是别人的。

    汹看着包围圈飞快的缩小,心里有数,大概用不了一盏茶,内殿的守卫就被哥俩儿消灭光了。

    它飞入宫殿,先找主子吧。

    夏侯襄依旧和千言战作一团,千言的功夫虽说不及夏侯襄,但他功夫着实难缠。

    千言已经吐了好几大口鲜血,但就是缠着夏侯襄不让他离去,他需要拖住‘林昊’为尊者争取更多的逃脱时间。

    汹飞进来的时候,千言整个人都陷在了夏侯襄的怀中,双手死死抓着夏侯襄的双手,不让他动弹。

    夏侯襄一脚踹在他的腿上,千言半跪着,依旧不撒手。

    夏侯襄满脸无奈,如此难缠的对手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从未有人能经得住他这么打,千言算是头一份。

    汹看到如此情形,忽闪着翅膀飞到千言身后,拉开一段距离,只见汹像个小炮弹似得,这个鸟朝千言后脖颈子处撞去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抓着夏侯襄不松手的千言,后一刻便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汹抱着自个儿脑袋,嘴里不住的呼痛,“疼死我了!疼死我了!”

    它没想到这么疼啊!

    夏侯襄松了口气,挣脱开千言的牵制,这人简直就是拿命在搏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去帮离儿?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汹又扒拉了下自己的小脑袋,不太疼了才开口,“小离儿已经将宋尧摆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离儿来了?”夏侯襄一下子便紧张起来,“受伤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小离儿是谁,这不将宋尧擒住,让我过来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夏侯襄飞快的出了大殿,外面墨尧、墨阳两人已经将人基本收拾完了,唯独一个老人还在与兄弟二人打斗。

    夏侯襄打眼一瞧,脱口而出,“申长老?”

    打斗中的老人转眼看他,“‘大壮’?怎么就你一个?”

    墨尧、墨阳两兄弟同时住手,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“自己人,”夏侯襄叹了口气,目前没时间解释,“我现在去找‘大勇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申晟知道他们今天晚上行动,徒弟让他待在藏书楼就好。

    可申晟担心自家徒弟的安危,在藏书楼待不住,在内殿侍卫去外围报信时,他混了进来,之后便直接加入战斗。

    晚上月色微暗,借着殿中的光又看不真切,只见眼前的人都是玄色衣衫,便不管不顾的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侯襄点了点头,领着申晟走了。

    墨尧、墨阳两人摸了摸鼻子,打了半天打错人了,先跟上再说吧。

    几人来到密室外,汹悄声在夏侯襄耳边说着开启密室的办法,夏侯襄将手伸入瓷瓶中转动机关,密室的门成功被打开。

    先后进了密室,容离在听到密室门开时,连忙歪头去看,看见夏侯襄来了,她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,扑进他的怀中,仰起脸来便是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夏侯襄伸出手去刮了刮她的鼻子,说了不让进来,却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容离皱皱鼻子,微微嘟了嘟嘴,卖个萌就放过她吧。

    夏侯襄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一向拿她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申晟在看到‘大勇’没事后,松了口气,再一看被绑在椅子上的宋尧,立刻惊呼出声,“徒儿,这是你绑的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”容离笑眯眯的说道,“给灌了蒙汗药,一时半刻醒不来。”

    申晟张大嘴巴,不知作何反应,他这徒儿做事还真是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答应他的事,还真的做到了。

    申老爷子有些激动,他想要手刃的仇敌就在眼前,往日的一幕幕情形出现在他的眼前,心中的怒火烧的越发旺了。

    双眸含恨,申晟蕴足掌力,一步步走向宋尧。

    他今日便要取宋尧狗命!

    “师父且慢!”容离见申晟状态不对,看样子是要当场解决了宋尧,可这人她留着还有用处呢。

    申晟抬起的手掌生生停住,不解的看向‘大勇’,不明白他此时叫停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个,”容离颠颠儿的跑到申晟跟前,“师父息怒,这人徒儿留着有些用处,您…您能不能待徒儿用完,再交由您处置?”

    “有用?”申晟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夏侯襄明白离儿应该是问出什么来了,所以想要保下宋尧的性命,遂走到容离身畔,“我们有些事情要跟您说,烦请您先听我们说完,便能明白其中缘由。”

    容离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申晟犹豫的将手收回,他觉得事情好像不似表面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容离见申晟被说动了,高兴的说道,“师父,您…” “未说完,容离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