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3章 催眠
    ,!

    经验丰富的心里医生,可以得到患者许可,从而通过专业手段催眠患者。

    容离只不过是想要知道一个答案而已,用不着那么费劲。

    待宋尧呼吸均匀,容离知道他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自笔筒中抽出一杆狼毫,有节律的敲击着桌面,她放轻呼吸,眼睛紧紧盯着宋尧。

    半晌后,双目紧闭的宋尧身子微微动了一下,眼皮轻轻颤动,容离将手中的狼毫放下,轻声开口,语调平缓,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宋尧。”宋尧的声音很平,没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容离微一挑唇,成了。

    汹在一旁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这是什么操作?

    它站在容离肩膀上,张大嘴巴指了指宋尧又指了指她,小模样相当惊奇。

    容离顺了顺它的毛,并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,汹点点头,虽然还有疑问,但一会儿再问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“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月华祠大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年岁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七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申晟吗?”

    原本容离一问便答的宋尧,没吭声。

    容离没想到第一坎儿竟然到的这么快,她拿起狼毫,继续敲击桌面,若是仔细听,这次的韵律与之前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认识申晟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…”看得出宋尧还是不太愿意回答,但无法抵抗提问者的引导,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被你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坎一旦跨过,再问便又会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钱。”

    “说详细点。”

    “月华祠扩张需要钱,然而大哥只愿意练蛊救人,赚的钱远远不够开销,更别提扩张…”宋尧的声音还是很平,往事自他口中慢慢叙述,讲的与申晟所言相合。

    所接的单子无论正邪,只要给钱就做。

    “交易时,你们会将单子还给雇主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不留个备份?”容离总觉得依照宋尧的阴险程度,不留个把柄当做日后威胁,实在不符合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心里同时隐隐期盼他能留一份,说不定就有关于兄长的呢。

    “不留,”宋尧微微摇了摇头,“原则。”

    容离嘴角抽了抽,没想到还挺有原则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结过别国的单子?”

    “有,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,”容离‘咕咚’一声,咽了口很响亮的唾沫,手心微微汗出,眼睛不错珠的盯着宋尧,“天祁的呢?”

    宋尧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容离心中着急,却又不能发火,继续以敲击声进行再深一层次的催眠,不得不说宋尧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,除非心志极坚之人,一般一次深层次的催眠就能全交代了。

    容离停止敲击,缓声说道,“可有天祁?”

    宋尧依旧沉默,一盏茶后,容离觉得他不会再开口,而她已经将能做的都做了,宋尧不说话,她便再没了办法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宋尧的一声肯定,让容离狠狠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委托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仁王,夏侯赞。”

    这下不止容离,连汹都放轻了呼吸,重点要来了!

    “要求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毒杀贤王夏侯睿。”

    “用的什么蛊?”容离的语气,显然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“噬心蛊。”

    “yes!”容离双手握拳,对上了。

    看来没抓错人,有了这个人证,看夏侯赞还如何抵赖。

    “还有祁皇。”

    正高兴的容离,突然停住了,她掏了掏耳朵,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“祁皇。”

    容离张大了嘴巴,“噬心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宋尧答道,“丝线蛊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丝线蛊,极细极轻,可控制人于无形,中蛊者需每月服用解药,否则立即毙命。”宋尧将丝线蛊的功用说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夏侯赞同时求了两种蛊?”容离摸着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宋尧否认,“只求了噬心蛊,丝线蛊是为了弥补我们的过失,我送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”容离点了点头,“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宋尧所说的真实性,容离没有怀疑,只要被催眠的人,只有说与不说两种可能,不会有说假话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出这间密室的机关在哪?”

    该问的都问完了,他们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门左侧铜环,顺时针两圈。”

    容离点了点头,走到门口对汹说,“看看外面情况如何了,若是见着阿襄,让他过来,进来的机关看清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保管给你带进来。”汹一拍胸脯,相当自信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容离将汹放了出去,自己走了回去,她得看着宋尧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答应了阿襄不来的,可外面是在没什么需要她帮忙的了。

    容离先是带着一票人将一二阶的弟子都给迷晕了,这就意味着月华祠外围弟子的战斗力已经缩水了一半不止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将普通弟子也迷一迷,突然就有一对守卫冲出来,大喊有贼人。

    容离等人自是知晓里面已经暴露,他们要做的就是拖住外面人的脚步。

    原本跟阿襄在一起的汹和阿紫飞了过来,容离按照一开始和夏侯襄商议的,直接将阿紫和阿冰放了出去,让汹找个地方猫起来,别伤着了,这才带着云耀等人现身,和那队侍卫直接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出来报信的守卫没想到突然冲出来这么一队人马,两厢对上,心立马沉了下去,人数不多功夫却是一等一的高。

    普通弟子被惊醒,连衣服都没穿好就跑了出来,同时晾出自己的看家法宝,但凡有毒的蛊虫都被他们给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并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们手中极其厉害的蛊虫,在看空中那两只闪着荧光蝴蝶的震慑下,各个哆嗦的跟个鹌鹑似的,压根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月华祠的普通弟子们急的不行,这股贼人看起来极其厉害,守卫队都是不是他们的对手,更何况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们了?

    打斗,必然是要见血的。

    而血液又是极令蛊虫兴奋的存在。

    原本在两只紫金蛊王震慑下,一点都不敢动弹的蛊虫,在见了血后,几只蛊王突然动了。  顾芸时刻注意着蛊虫的动向,见有蛊王脱离了控制,她心下一喜,现在,终于该看她的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