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2章 属下护送您撤退吧
    ,!

    本应在水牢里的林昊,突然出现在眼前,顿时让千言和宋尧紧张极了。

    他出来了,是不是那几个老家伙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既然能出来,就说明功夫不凡,那之前被抓是不是他们有意为之?

    他们故意被抓,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宋尧脑子里有一连串的疑问,他皱眉看向‘林昊’,“既然逃出来,为什么不跑?”

    现在来找他,不知道守卫们马上就要到了吗?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跑?”夏侯襄反问道,他就是抓宋尧来的。

    “当…”

    宋尧本想再说些什么,可夏侯襄根本没给他那个机会,说太多话,对他可一点好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一动,千言也动了。

    千言的功夫不弱,和夏侯襄还能抗衡一二,两人在屋内就打了起来,屋子不大,宋尧在千言身后连连闪躲。

    夏侯襄的目标就是他,但被千言缠着,一时抓不到宋尧。

    宋尧心中暗道不妙,同时有些后悔,宫殿倒是选的不错,可忘了选个带密室。

    他之前住的寝殿还有个密道,能供他躲避一二。

    宋尧边退边想,要不然他往回跑吧,有千言牵扯住‘林昊’,他出去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只要能跑回去,‘林昊’想抓他就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宋尧悄悄往后退,退到与外室相连的暗门处,打开门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混乱的打斗声,宋尧猫着腰,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外面天黑,若不仔细很难看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宋尧打开门的瞬间,千言便知道他的意思了,之前因为保护他,千言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出去,现在二长老跑了,他就能全力对付眼前的‘林昊’。

    夏侯襄眉头一皱,想要隔开千言去追,可千言使出全力缠住他,他一时半刻也不好脱身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,夏侯襄心情实在称不上美丽,出手更加凌厉。

    外面乱做一团,墨尧、墨阳兄弟二人尽全力在拦截外面的守卫,主子还在里面,他们不能让这些人进去。

    混乱的场面,让他们忽略了从殿中逃出来的宋尧。

    宋尧躲在人后,从外围顺着一排排人影飞快的跑了出去,一眨眼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直奔自己原本的宫殿,路上碰到还在往出事地点赶的守卫,宋尧连忙让他们过去帮千言。

    守卫自是认识二长老,纷纷领命前去。

    所有守卫都奔着一个方向去,只有最后的那个个子稍矮些的守卫,哈着腰来到宋尧身畔,“二长老,现在情况不明,属下护送您撤退吧。”

    宋尧刚刚跑的有点喘,现在好不容易逃离了事发中心,发布完命令正准备继续逃呢。

    突然从守卫里出来这么个酗子,关键是会说话。

    逃命二字不好听,撤退在宋尧听来就顺耳多了。

    宋尧上下打量了小个子一眼,心里盘算着,有个人护着也好,关键若是有人追来,他还能让小个子当盾牌,“你在后面保护本尊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小个子一抱拳,立马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宋尧继续跑,身后跟着一个肚子稍微有些鼓的小个子守卫,二人一前一后跑回宋尧之前所居宫殿。

    在进门的一瞬间,宋尧那颗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关上宫殿大门,宋尧让小个子将殿中的烛火全部熄灭,窗外月色朦胧,照在屋内并不明亮。

    宋尧命令小个子在殿内戒备,并着重强调,若贼人前来,他必须拼命杀敌,护自己周全。

    小个子抱拳应是,声音相当洪亮,给宋尧吓的,直让他小声些。

    下完命令,宋尧摸黑悄悄来到自己之前的寝殿,手伸入桌上摆着的瓷器中,他轻轻转动瓶内的开关,原本严丝合缝的墙壁,缓缓开了。

    露出一道一人宽的裂缝,宋尧唇角带笑,心情颇好的背着手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宋尧心里盘算好了,进了这道门,外面的人肯定找不到他,密室里什么都不缺,他可以在里面生活一阵子,待外面的事情平了,他再出去也不迟。

    听着密室门缓缓关闭的声音,宋尧觉得自己的心彻底放到了肚子里,顺着台阶向下,宋尧掏出随身带的火折子,点亮墙壁上的烛台。

    整间密室亮了起来,墙壁上的烛台左右各一,宋尧点亮左边的,正准备去点右边的,不经意间扫了地面一眼,宋尧那点烛台的手,瞬间定住了。

    地面上,两道人影,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宋尧的脑子‘嗡’地一声响了,他僵硬的转动脖子,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刚刚掩护他撤退的小个子,正笑容可掬的站在他身后,露出标准的八颗白晃晃的牙齿。

    宋尧下意识的松了口气,原来是自己人,他怒道,“谁让你跟进来的?不是让你在外面守着?”

    怎么听不懂话?

    容离笑容不减,还冲着宋尧乐,可脚下相当不客气,一抬腿就给宋尧踹下去了。

    二人正站在楼梯中央,距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,这突如其来的一脚,直接给宋尧踹蒙了。

    咕噜噜往下滚了好远,撞到墙壁才得以停住。

    直撞了个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容离快步下了楼,手起刀落,一个手刀将宋尧砍晕,直起身来拍了拍双手,齐活!

    “哎嘛,就这水平还当长老呢,也太不结实了。”容离身背后,汹从她腰带上飞到她的肩膀,之前它就是挂在小离儿腰背后进来的。

    容离掏出随身带的绳索,将宋尧拖到椅子上坐下,开始绑,“除非是铁打的,不然谁挨一下都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我没有这个烦恼。”汹乐呵呵的站在容离肩膀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你会飞呀。”容离哭笑不得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将宋尧绑好后,容离伸手将揣在衣服里的大白给提溜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家伙刚刚就在她怀里不停的动,也不知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大白眼前一亮,抽了抽小鼻子,四周看了看,这里好香啊!

    容离捋了捋它的毛,安抚道,“先自己玩会儿,别乱跑哟。”

    她得先将宋尧处理了。

    容离解开腰间的水袋,她过来时特意装好的,将蒙汗药倒入水中,摇了摇,让药粉均匀的和水融合后,喂宋尧喝下。

    已经晕了的宋尧,成功被容离迷晕。  容离活动了的活动脖子和手腕脚踝,她要开始提问了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