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0章 小黑惊魂
    ,!

    容离微笑的点了点头,心里想的却是,若是能跟小五回去,那天天来玩都成啊!

    她这个做嫂嫂的,还算可以吧?

    顾芸乐的眼睛都眯了起来,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大白的毛,真的好顺滑啊!

    对于以后能跟两个小家伙玩的这件事,顾芸心中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月华祠众弟子吃过了晚饭,照例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或看书或练功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定更梆声响,大家各自忙着手头的事情,容离借着工作之便,先探了探各处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墨尧和墨阳二人叫到近前,吩咐一会儿进了内殿后应该如何行事。

    容离并不是一个人,身旁跟着容喆,容喆的作用就是保护容离安全,虽然容离表示自己一个人能行,但是她家夫君和哥哥愣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容喆没化妆,穿上墨尧身上的衣服,弓着腰低着头,充当‘王大勇’徒弟的角色。

    一圈转回来,夏侯襄等人也准备好了,现在天色尚早,夜半三更才是最佳行动时间。

    因为,那时的人已经熟睡,并且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要绑了宋尧,最先要搞定的便是千言,白日里千言守在水牢处,到了晚上应该会回去给二长老守夜。

    若不是白日里不好动手,千言在水牢处,其实是最佳行动时期。

    三更到,梆声传遍月华祠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道黑影从自空中飞过,直奔内殿而去。

    容离带着顾芸几人悄悄的摸到月华祠众弟子的练蛊室中,先将可见的蛊虫清理掉。

    大白被容离揣在怀里,本来容喆想带着它,可小家伙死活不干,容离给了容喆一个安心的眼神,将大白顺着外衣领口揣进衣襟里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夏侯襄没在,要是在了,还不得将大白扔出好几里地去?

    申晟给的药粉相当好用,顾芸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,但对于药粉却是赞不绝口,并强烈要求容离,让她见见制药之人。

    这东西灭蛊于无声无息啊。

    一圈撒下来,但凡他们能见到的蛊虫,都给灭干净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低阶未苏醒的蛊,有的虽然已经进阶,但并不厉害。

    这边搞定,接下来就该收拾那些人了。

    顾芸在容离掏出迷烟的时候已经傻了,离魂蛊是不是拿的有些多余了,这人明显就是要将那些毫无准备的弟子先迷晕,那一会儿根本不用怎么动手啊!

    制蛊的人都醒不过来,更何况蛊虫了?!

    天知道,她还准备美女救英雄呢啊!

    容离淡定的将手里的迷烟分了出去,她给阿襄装了不少,自己只留了一小部分,至于够多少可是没准,反正能迷倒一片是一片吧,无论多少他们都能轻松些。

    云耀翘起大拇哥,直夸她英明,这东西一上,省多少劲儿。

    分好迷烟后,两两一组,容离将月华祠众弟子的住所分布先讲了一通,低阶弟子不足为惧,高阶才是麻烦,他们手里的东西多,撂倒一个高阶的,相当于撂倒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低阶弟子。

    所以,迷烟给的足量与否,也是有讲究的。

    分好小组,容离直接将他们带到一二阶弟子的住处,别看这圈人不多,可迷烟主要就是给这帮人预备的。

    容离表示,最好一间房半根到一根,这里不能省!

    能一觉睡到明儿天亮,那就成功了。

    顾芸听的嘴角直抽,要不说不长个就长心眼儿呢,这法子让她自个儿干想,打死她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明明程序不应该是先蛰伏隐蔽,待大家都惊醒,然后收虫子的收虫子,打架的打架,双方怎么也得先见个面吧?

    谁知人家根本没有让这群人起来的打算,顾芸感到深深的惭愧,亏她还在云耀面前夸下海口,说没她不行,他们自己对付不了那些蛊虫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可能真的没有她出手的必要,她只是来凑数的…

    外面的人吹迷烟,里面的夏侯襄三人也已经就位,他们躲过四队巡逻兵,这时的守卫,已经比夏侯襄初次进入内殿时多了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汹站在夏侯襄肩膀上给他指路,三人顺着一个方向飞快前行,不一会儿,角落一座不起眼的宫殿出现在几人眼前。

    那里黑漆漆的,一丝烛火也无,若是没有提前知晓宋尧住在此处,怕真是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而宋尧最开始居住的宫殿内灯火通明,外面守备森严,四面八方都站着提刀的守卫,看起来就像宋尧真的住在其中。

    三人隐在暗处,汹率先飞了出去,这次它没有直接飞向窗子,而是直奔房檐。

    从侧面掀起一小块砖瓦,再向屋中瞧。

    屋中平均每个角落里都站了两名以上的守卫,瞪着大眼珠子,警惕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宫殿里面虽然不大,可汹围着屋檐转了一圈,发现每个它看到的屋子都是如此,空荡荡的没什么摆设,角落里站着几个侍卫,警惕性很高。

    那宋尧和千言人呢?

    汹想着,要不上屋顶瞧瞧?

    正准备飞,忽而觉得房顶上有轻微的异响,它转变方向,悄悄扑向房檐外的柱子,双翅艰难的扒着柱子一点点往上蹭。

    在爬行高度到了稍微比房檐高一些的地方,汹停住了,它瞪大眼睛,发现房顶上竟然趴着四个佩刀的守卫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半蹲着,刀已出鞘,垂下的刀边是一个已经被砍做两半的小鸟尸体。

    衣着与他们一路上见到的一样,可以确定,这些是用来保护宋尧的人。

    而他们所在的位置,正是房顶正中的一圈。

    汹眼珠转了转,心中大概有了答案,双翅微微一松,从朱漆的柱子上慢慢滑落,直至快要挨着地面,才低低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一见到夏侯襄,汹先拍了拍自个儿的胸脯定神,要说不紧张是假的,幸亏它警醒,不然真要飞过去,那只倒霉的小鸟怕就是它的前车之鉴吧?

    若是他们知道汹的存在肯定不现实,大抵是要防止一切经过此殿的生物。  宋尧的小心程度,已经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