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8章 ‘互相理解’
    ,!

    千言犹豫的回道,“他们言辞含糊,属下也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他只负责传达所听到的,至于如何判断,应该是尊者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你多去盯着些,本尊觉得,这事情不寻常。”宋尧吩咐道。

    果然将他们关在一起,是正确的选择,宋尧认为,他的人只要按兵不动即可,水牢中那几个人,一定会给他一份满意的答卷。

    关在水牢中的时间不分昼夜,沈牧只能从水温上大致判断天亮与天黑。

    林昊后来抵不住困意,昏睡过去,直到第二天天亮才起来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的他,觉得精神好些了,只是身上的伤口泡在脏水里,蛰的他生疼。

    他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喘,呼吸一旦加重,整个人都觉得要飞升了。

    “小昊,没冻着吧?”沈牧见他醒了,连忙关心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适应了,估计是因为老三病了的原因,看守的人在晚上没给他们通风,倒是让他们好过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林昊刚来,再加上身体的伤,沈牧都怕他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成,”林昊轻轻点了点头,一点劲儿都不敢使,随后想起来昨日这些个长老说的话,林昊满脸纠结的问道,“二长老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哎,”沈牧叹了口气,“都怪我们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林昊问的是他们被抓的始末,便从开头讲起,“三日前,我们用你给的迷香…”

    林昊刚听了个开头,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,“不是,您等等…”

    林昊顾不上什么规矩不规矩,大家都被关在这儿,身份再悬殊境地也差不多了,他打断沈牧的话,“什么叫…我给您几位的迷香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问沈牧等人也愣了,三人齐声说道,“就是你给的啊!”

    雪中送炭的人可不就是他吗?

    他们正愁没办法弄到宋尧呢,‘林昊’就给他们送迷香来了,不就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吗?

    沈牧转念一想,小昊是不是因为外面守卫的关系,才如此说的?

    之前‘小昊’就说不让他们暴露几人之间的关系,除非他来找他们,否则他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现在小昊是被关进来的,显然不是主动来找他们的,那也就是说,还不到暴露他们之间关系的时候?

    沈牧眼神飘向了水牢外,说不准,那里还有宋尧的人,看来小昊是比他们要谨慎的多。

    沈牧暗暗点了点头,他‘明白’小昊的意思了。  “咳,刚刚老夫说的不对,”沈牧咳嗽了一声,并对秦()和敖弈两人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们噤声,“我们得了迷烟,想去绑了宋尧,以为已经得手,遂与你通…咳…我们正放烟个火庆祝的时候,却不想

    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林昊听的一愣一愣的,所以,事情的始末是:这几个老头子拿迷烟去迷二长老,成功后去放烟庆祝,就给放的时候被发现了,给关了起来?

    林昊觉得自己凌乱了,这几个老头子有病吧?!

    迷晕就迷晕,你放烟火干什么?

    怕人家发现不了吗?

    还没想到?

    这种事情早该想到的吧!

    林昊都怀疑,他们这几个人是怎么当上长老的?

    因为年岁大?

    将所有人都熬死了吧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林昊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搞明白,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他们放烟花,自个儿又没参与,干嘛抓他啊?!

    沈牧看着林昊微微一笑,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其他两人见二哥没说话,他们也就没多言,都冲着林昊乐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一个年轻酗子,双手被吊着,身处一个幽暗潮湿的环境,身畔仨老头,看着他露出和煦的微笑…

    甭管是因为什么,大酗子也受不了啊!

    林昊使劲咽了口唾沫,差点就要喊救命了,这表情太吓人了,还是仨老头一块乐,他心里素质也不算特别过硬吧。

    沈牧不再继续说这个话题,原本来龙去脉也没多复杂,以小昊的聪明才智想必应该明白。

    再有,看看小昊那到位的表情,和严丝合缝的话语,完美诠释了一个跟他们毫无关联,只是无端端被牵扯进来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没准宋尧听了这番话,也就打消了心里的疑虑,说不准就将小昊放了呢?

    他们岁数大了,还有几年活头?

    能给年轻人留下条活路,他们还是很乐意的。

    况且他们欠大哥的已经够多,救出小昊算是他们给大哥的回报吧。

    沈牧在心里叹了口气,希望这孩子最后真能成材,最好将月华祠从宋尧手里夺回来,好好走正路吧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才明白当初大哥的苦心,现在月华祠在市井间,威慑力很强,口碑却奇差,若是当初能坚持按照大哥的想法走下去,说不准现如今百姓谈论起月华祠,也能跟圣殿那,差不多呢?

    沈牧闭了闭眼,再睁开眼时,看向林昊,表情一派严肃,“你是不是练蛊的时候出了纰漏?自己的问题自己去想,问我们作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们关心你是因为你在练蛊之事上极具天赋,如此,你更应该认认真真将心思放在修行上,这般才能有所成就,你自己好好反思反思,到底什么地方惹了大长老生气!”

    沈牧训斥的颇为严厉,声音之大,能保证外面的人都听的见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一时嘴快,对于小昊也太过关心,沈牧现在反应过来,如此会害了他。

    幸而小昊聪明,不着痕迹的提醒了他,才没有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遂在今日改口,并说明缘由,希望能蒙混过关,将小昊给放了。

    林昊在听完沈牧的训斥后,战战兢兢的应了,然后便在一旁发愣他,回想他这段时间哪次练蛊没走心,甚至耽误了大长老的事情…

    林昊和沈牧二人,都以为自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却不想二人压根没在一个频道上,理解着自以为理解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汹在听完墙角后就回来了,它将听到的事情第一时间告诉主子和小离儿知晓,并将宋尧所居方位详细的指了出来。  明儿晚上的行动,可就靠这一哆嗦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