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7章 可怜的林师兄
    ,!

    满身伤痕的林昊已经奄奄一息,宋尧来到刑房,不由得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酗子骨头挺硬啊!

    都打成这样了,愣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告诉他。

    与宋尧随行的千言,将药箱打开,拿出一粒丹药喂林昊服下,这是帮他保命的。

    另外又从瓷罐中拿出一只蛊虫,给林昊喂了下去,用刑是为了让他看起来惨一些,没准自己坚持不住就招了,另外那几个老家伙看到,应该也会有所反应吧。

    而现在喂他的蛊虫,是为了后面的审讯用的,蛊虫在体内的感觉,那真是…谁用谁知道。

    大概林昊能挺住刑罚,却挺不住肚中蛊虫的折磨吧?

    宋尧微笑背着手出去了,若是林昊能挺住,他还真得敬他是条汉子了。

    千言让人将林昊压至水牢,在那里应该能听到许多尊者想听的话。

    被打成血人的林昊一出现,水牢中的沈牧等人顿时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林昊被打成这副模样,是因为他来救他们,被宋尧抓了?

    敖弈大声叫喊着,“小昊!小昊你怎么了?是不是宋尧将你打成这样的?”

    水牢外的千言听到这句话,心里便有了数,看来林昊确实与他们有关。

    那他就不急着走了。

    着人搬了把椅子来,千言坐下后,准备好好听一听他们互相偏袒的接头人之间是如何叙旧的。

    将林昊铐起来,守卫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林昊气若游丝的被挂在那,脑子里昏昏沉沉,他困极了,天蒙蒙亮就被人从床上揪了起来,将他吓的不清。

    之后的一顿打,更是将他吓的三魂七魄都要丢干净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偏偏有个大嗓门的一直在旁边叫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林昊艰难的睁开被血呼住的眼睛,眯着眼睛看到了同样被绑起来的三位长老。

    他吓的眼睛唰地一下睁开了,又因为眼角血迹结了痂而呼痛不已。

    “三位长老?”林昊气丝若离的说道,“怎么少一个啊?”

    今儿见了大长老,又见了这几位,三长老呢?

    沈牧眼含热泪,“好孩子,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看,为了救他们,这孩子被打成什么样子了?

    到了这儿,也不忘关心老三的安危。

    林昊没想到自己一句话,给二长老感动成这样,他就是很奇怪的问一下,没道理闹出这么大动静,三长老完全不知情不是?

    “小昊,你不知道,宋老狗发现咱们的图谋,将我们关了起来,三哥病了,现在生死未卜,你又为了救我们只身犯险,实在…实在太让人感动了!”

    若不是手被锁着,敖弈都想抹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啊?”林昊觉得自己今日的脑子有问题,怎么一个两个说话他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之前面见大长老时,自个儿就一直被问跟他们四位长老什么关系?这么联系有多久了?计划是谁定的?幕后还有什么人支使?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给他问的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,现在五长老又在这感恩戴德的看着他,包括剩下的两位长老。

    谁能给他解释解释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!

    林昊的脸被血糊的不清,眼睛也睁不打开,所以三人没看懂他不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牧兀自叹了口气,“将你牵连进来,我们对不起大哥啊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得知大哥没死,还收了个资质不错的徒弟,现在大哥的徒弟为了救他们也被关了进来,可想而知,身在外的大哥该有多着急。

    “小昊啊,你不该来的。”沈牧摇头叹气,一脸的悲痛。

    “啊?”林昊嗓子都有点抖了,二长老是吃错药了吧?

    这哪儿是他想来,他完全就是身不由己好吗?

    大早上的,衣服都不让穿整齐了,就把人从被窝里拖出来,这事搁谁身上能受的了?

    沈牧心里难过不再出言,秦隐结巴说不出什么,敖弈扯着嗓子叫骂,懵逼的林昊到现在也没搞清楚,自己今日遭的灾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不得不说,林昊在某种程度上来讲,可以说是相当可怜了。

    千言坐在外间听了半晌,直到在听不到有用信息后,那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与他同步的,是天空上的汹,它没急着走,因为昨儿晚上它来飞过一圈,发现宋尧的住所,里面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那就意味着,原本住在那的宋尧转移了。

    主子可是要偷袭人家的,若是连人家的位置都搞不清楚,行动不就白计划了?

    汹认识千言,这人总是跟在宋尧身边,若是别人不知道宋尧住哪,他可一定知道。

    跟着他,准没错。

    汹聪明的小脑袋可不是闹着玩的,远远的跟在千言身后,注意将自己的身形隐匿起来。

    千言感觉很敏锐,他突然回过头来,四处看了看,总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可他走的地方,都是空旷之地,四周除了树木并无其他建筑,千言奇怪的想着,难道是他多心了?

    千言特地绕了几圈,在被盯着的感觉消失之时,他才去往二长老所居之处,汇报情况。  假装看像别处的汹松了口气,没想到这人还挺敏感,在他回身寻人的之时,汹便将自己隐藏在书冠之中,心下大惊,自己的跟踪技术可是过硬的,鲜少有人能够感觉出来,没想到此人竟这般厉害

    。

    之后,汹便谨慎的跟着他,边飞边将视线投到别处,只用余光追踪千言,这才让他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一路下来,可把它累够呛。

    鸟儿的眼睛本就不好转动,它这还是占了本身视野广的光,要换二一个鸟儿,光用余光盯人就得累死。

    终于,千言在一处不起眼的宫殿外停下,抬起手来三长两短的口响殿门。

    汹蹲在树上朝天翻了个白眼,就照这个敲法,宋尧也得不了好。

    等千言进了屋,汹才敢落在窗边,向内看去。

    殿中,千言将水牢外听到的事情一一回禀了。

    宋尧将手中的书放下,眉头紧锁看向千言,“你确定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属下确定。”  “那这么说…”宋尧眉头都快拧成了疙瘩,“申晟可能没死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