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5章 只能我们自己上了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暴露了?”容离登时便道。

    阿襄表情沉重又摇头,再加上回来的太快,明显就是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申晟也紧张的看着‘大壮’,心头的预感和‘大勇’的相同。

    “四位长老,已经被宋尧关押。”夏侯襄陈述的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得,全军覆没了。”容离一拍脑门,咋就不能分批行动呢?

    夏侯襄过去将她手拿下来,顺便帮她揉脑门。

    暴露就暴露,拍自己多疼。

    申晟眉头都快索成一个疙瘩了,“老三他们都被抓起来了,那你们…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俩徒弟的计划他是知道的,里应外合,现在里应的人没了,只外合怕是不够吧。

    “看来,”容离摸着下巴道,“只能我们自己上了。”

    有猪队友,是多么烦人的一件事啊。

    夏侯襄点了点头,里面的人靠不住,接下来就要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申晟叹了口气,“你们有什么需要为师做的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这事本就因他而起,两个小的尽心尽力的帮他,他这个长辈也得做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不必出面,”容离赶忙拦到,“您把阿紫交给我们用一下就好,其他有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们两个,能成吗?”申晟不由得担心的问道,不用想就知道里面的守卫如何,他们两人,成功的希望很小啊。

    “师父不必担心,我们…”容离淡定的说道,“我们不是还有圣女呢嘛,她那人多,我们找她商量商量去。”

    申晟点了点头,说来也是,圣女加入进来大概就是打着将月华祠收归的主意,那她多出些人就再合理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,我再给你们准备些东西防身,那厮一向阴险,别着了他的道。”申晟觉得自己得准备些防蛊驱蛊的东西,他的阿紫和‘大壮’的阿冰不怕这些个,倒是宋尧练出来的可以防一防,以免伤了他们。

    容离连忙应是,然后跟着夏侯襄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得抓紧商议一下,不然里面四个老爷子得死到那。

    夏侯襄计划他和墨尧两人去内殿,容离带着容喆等人将外面守住便好。

    可容离死活不同意,她能让她家相公一个人去冒险,若是出了事情,她没陪在他的身边,她会后悔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但是,在原则问题上,夏侯襄丝毫不会让步,他认真的说道,里面的状况并不明朗,他不能让她涉险,再者说,外面同样重要,若是外面没有把守好,他在里面也不能安心。

    若是她实在担心他的安危,他再带上墨阳便是。

    墨尧、墨阳是四个侍卫中功夫最好的,有他们在身边,他的危险自是大大降低了。

    容离扁了扁嘴,虽然还想说什么,但心知以阿襄的性子,绝对不会让她涉足任何危险的事情,凡是涉及到她安危的,他是不会由着她性子来的。

    容离叹了口气,“那你一切小心,我会在外面把门守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抽了抽鼻子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,微笑的应了,揉了揉她的发,“你先去睡,我和墨尧去知会他们一声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也做战略部署,让汹学嘴就太泯灭鸟性了,索性让它守着离儿,有什么事情也好提前知晓。

    容离点了点头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去了里屋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汹和大白叫来,让两个小家伙务必将离儿守好了,他们去去就回。

    汹拍胸脯保证,有它在,绝对不会让小离儿出一丝意外的。

    大白亮了亮自个儿的爪子,自打来了月华祠,它的爪子就没被修剪过,若是有坏人来,看它不挠他一脸血。

    夏侯襄和墨尧二人翻墙出去,汹和大白一个屋内一个屋外,十分警惕的观察着周边环境,虽然这个地界儿平日里并没有人来。

    水牢中的四位长老,经过一夜惨无人道的‘通风处理’有的已经开始打喷嚏了。

    他们年岁大,又被泡在水里,水牢的温度本就比一般的地方低,入夜更是如此,尤其是到了后半夜,过堂风一吹,他们感觉就像是站在了冰天雪地中一般。

    而全身的重量只是依靠吊起来的双臂,脚下没着没落的,给他们带来身心上双重摧残。

    老三崇清体格最弱,接二连三的打着喷嚏,鼻涕也流了下来,一晚上的时间,他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。  沈牧在一旁叹了口气,他们动手前也不知会是这种结果,老三现在这般,他也是居心不忍,感觉水温有些回暖,他在一旁叮嘱道,“老三,你要是难受,就趁白日睡一会儿,不然到了晚上,你顶不住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是一样,有我看着,没事的。”沈牧年岁最大,但除了敖弈,也就是他的身体最好。

    平日各种补品丹药没少吃,现在就体现出来身体上的优越性了。

    崇清应了一声,并懊恼的说道,“我这,阿嚏!身体也太不争气了,若不是平日,阿嚏!锻炼的少,阿嚏!也不至于这么快就,阿嚏!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…说…说得对。”秦隐点头同意,不是因为嘲笑,而是他也有点感觉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敖弈倒是精神,他开口道,“二哥,你们歇着吧,我身子骨好,能顶住,这里我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轮流来,你先睡,明天到你。”沈牧心中摇头,其实哪儿用看着,他们现在看着也没什么用,宋尧真要是派人来提审他们,他们也只有老老实实跟着去的份儿。

    醒着,不过是为了看护自家兄弟而已,到了降温的时候叫醒他们,能迟一些补是迟一些的好。

    敖弈倒是不争了,安安静静的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午时将近,虽然是被关押起来的人,可饭食还是有人送有人喂的。

    他们手被吊着,根本没办法自己进食,而宋尧又不想让他们现在死,所以饭是要吃的,还得多给他们送些暖身子的饭食。

    待与他们接头之人浮出水面之后,他们才没有利用的价值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的性命,宋尧可比他们自己还要关心。

    关水牢通风,只不过是为了在**和精神上折磨他们,可不是要他们的命。  而此时再殿内的二长老,正眉头紧锁,昨日门内的侍卫等了一晚上也不见有人来,若无人接应,那老二他们放的信号弹…是给谁看的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