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4章 押至水牢
    ,!

    宋尧坐在主位上,慢条斯理的喝着茶,脸上不见一丝一毫的怒意。

    正座宫殿被烛火照的极亮,却一丝一毫的响动都没有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四人低着头,每个人的心中都不平静,宋尧会如何处置他们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但可以肯定的是,一定不会轻轻放过他们就是了。

    敖弈最先忍不住,他倏而抬起头来,冲着宋尧咬牙切齿的吼道,“你到底要如何?能不能痛快点儿!”

    这么不声不响的,折磨人算什么好汉?

    “呵,”宋尧放下茶盏,目光微冷,看向敖弈,“我要如何?五弟,为兄倒想问问你们,今日是要做何?!”

    “呸,你有什么脸说自己是我们哥哥?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清楚,我们今天就是要取你狗命的!”

    敖弈一梗脖子,话说的相当硬气。

    反正双方已经撕破脸,想要善了根本不可能,低三下四没的丢了自己的脸面,死也得死的体面!

    “老五!”宋尧被气的一拍桌子,“本尊自认对你们不薄,你们就如此回报与我?!”

    “二哥,”还未开口的沈牧,听到宋尧如此说,慢慢抬起头来,他的一个称谓,令宋尧拍在桌子上的巴掌变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自从申晟不知所踪后,沈牧他们一直称宋尧为大哥,现在沈牧突然换了称呼,令宋尧心下大怒。

    沈牧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“你给我们下了蛊,我们就该认下,是不是?”沈牧语气平静,即便是问句,也让人听着像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。

    宋尧握紧的拳头松开,他缓缓靠在椅背上,目光有了转变,唇角向上一挑,“本尊给你们下蛊,只是以防万一,只要你们…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乖乖听话,你便不会动蛊,是也不是?”沈牧平静的接到。

    宋尧唇角弧度变大,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如果不听你的安排,你便用蛊毒来牵制我们,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果然聪明!”宋尧唇角的笑容变得凌厉,既然沈牧称他为二哥,他也就恢复以前的称呼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沈牧他们不过是个将死之人,只是,之前与他们通信之人还未来,他需要将那人引出来,与沈牧等人一并处死。

    宋尧不允许身边有任何人或事,威胁到自己,有一个就要除去一个,决不能纵虎归山,断没有日日防贼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你哪来的脸说对我们好?!”敖弈都快要被气死了,这厮脸皮太厚。

    “本尊待你们还不好?”宋尧语气微冷,“你们扪心自问,这么多年,月华祠是因为谁才能有今天的规模?”

    “那是大哥练的紫金蛊王…”崇清不服气的说道,没有大哥哪儿来的名声?

    月华祠如何能做大?

    只是话没说完,就被宋尧打断了,“大哥只会埋头练蛊,你以为只要有个名声,弟子来了以后,后续就什么都不需要做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你一个的努力,我们兄弟这些年也出了不少力气!”崇清依旧不服,论后面的经营,他们也没少干活,接的单子,若是没有他们帮忙,就宋尧那练蛊二把刀的样子,能满足雇主的要求吗?

    “你们是出了力气,可雇主是谁找来的?凭空他就出来了吗?”宋尧厉声说道,“若不是当年本尊出的主意,你以为你们现在能过得锦衣玉食?!”

    “也是因为你出的主意,现在月华祠的名声,已经臭了。”沈牧丝毫不意外宋尧会如此说,他总是能将功劳往自己身上靠,除了问题全是别人的过错。

    宋尧身上的劣根,他早就清楚,只不过一直没立场开口,毕竟他们也没做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!”宋尧被沈牧的话噎的不清,他气愤的一拍桌子,“往日之事是非论断咱们谁说了也不算,今日本尊要审的是你们深夜前来暗算本尊的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将事情原委和盘托出,本尊便考虑饶你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千言安排人在门口等着的事情跟他说了,宋尧觉得既然他们已经将信儿发了,那今晚不论怎样都能抓到人。

    现在问他们,不过是出于往日的兄弟情义,给他们一个机会而已,说到底,他还是很仁义的,宋尧如是想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沈牧四人齐齐一哼,连开口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宋尧挑了挑眉,既然给了机会,这几人不懂把握,待他抓到人就不会再让他们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将他们押至水牢,”宋尧眯了眯眼,“记得给几位长老通通风。”

    沈牧几人脸色一变,这就意味着他们要忍受极度的寒冷,落下病了到无所谓,就怕他们被冻到神志不清,旁人问什么便说什么。

    万万不能将大哥他们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四人的想法一致,大不了最后自己想法子自尽,他们已经对不起大哥一次了,不能再对不起第二次。

    候命的侍卫过来将沈牧几人押了出去,今晚的夜色格外浓郁,将房檐上那黑色的小身影,遮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汹在高空中追着那一队押送沈牧的侍卫,直到确定他们将人押到哪里后,才回转。

    飞到夏侯襄身边只言简意赅的说了一个‘撤’字。

    藏书楼后,汹将内殿中它看到的事情全部说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这才了解事情始末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夏侯襄在接到信号之时,带着汹飞往内殿,大门处,他没看到那几位老爷子的身影,心道要坏,放了汹进去飞一圈,希望情况不要像他想象的那般糟糕。

    结果还是出问题了,夏侯襄揉了揉眉心,就因为怕他们行动露出马脚,所以才让他们行动之前先报信给他。

    可这几个老爷子倒好,压根没将他说的话放在心上,现在被宋尧关押,里应外合的方式怕是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而且,经过此事,宋尧一定会增加内殿的守卫,如果今晚抓不到他,应该会对四位长老进行审讯。

    到时会是个什么状况,根本无法预估。

    夏侯襄回到藏书楼,容离见他这么快便回来,心下有种不好的感觉,担心的看向他。  感受到容离的目光,夏侯襄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