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1章 徒弟是断袖
    疆现存唯一一只紫金蛊王,正是他们大哥申晟练出的,它诞生之时,他们可是仔细看了许久的。

    对于有生之年能见到紫金蛊王,他们无比庆幸,是以记忆自然深刻。

    后来大哥身负重伤,由紫金蛊王护着逃了,因宋尧那一掌极重,又打在心口之上,十几年来,他们寻遍所有地方都不见大哥踪迹,心里自然认为大哥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今日林昊前来,竟然亮出大哥身边的紫金蛊王,不论大哥死没死,林昊一定知道关于大哥事情。

    “大哥到底如何了?你和大哥是什么关系?”沈牧急切的问道,这与他平日的性子很不相符,足见他此时急迫的心情。

    大哥还在时,与他颇为投缘,只是他后来一度被钱财迷了心窍,导致现在这般不可挽回的局面。

    沈牧心中一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申长老是我师父。”夏侯襄的回答很简单,不是他们问什么,他便要答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大哥还活着?!”沈牧脸上的喜意甚浓,他激动的上前一步,紧紧盯着夏侯襄。

    其他仨人虽没说话,不过脸上激动的神色是错不了的,不管是因为往日的情谊,还是体内蛊毒可解,都让他们看起来由衷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师父虽然对当年之事心存不快,但惦念着你们相处多年的情分,虽然不知道你们身中是何种蛊毒,可根据他对宋尧的了解,还是能猜出一些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说话不急不缓,“师父正在练制解药,这个是师父命我带来的,若是服下能令体内蛊虫休眠,大抵解药炼制的方向便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自袖中拿出一个小瓷瓶,扔给二长老沈牧,“若蛊毒未休眠,师父再换另一种药丸。”

    沈牧激动的手都要哆嗦了,他压了压胸口,并没急着服药,“我们…我们能见大哥一面吗?”

    另外三人跟着点头,他们多多少少对当年之事都心存愧疚,尤其是现在宋尧还给他们下了蛊毒,他们正是心灰意冷之时。

    如今知道大哥没死,他们想去当面陪个不是。

    “师父并不想见你们,”夏侯襄的语气依旧淡淡的,“今日送药,不过是家师念着往日的兄弟情,不忍几位在宋尧手下委曲求全,至于其他的,家师并没有想要跟各位多接触的想法。”  “之前的事情是我们错了,我们鬼迷心窍,一时糊涂害了大哥,”敖弈年岁最小,往日申晟对他还是很照顾的,此时一听大哥生他们的气,还能管他们的死活,心里很不是滋味,大哥要比那个人面兽心

    的宋尧好太多,“我们不求大哥能原谅,只求能当面给大哥承认错误,日后上刀山下火海,任凭大哥差遣。”

    沈牧等人连连称是,一个个眼眶都红了,他们昔日那般行事,大哥还能惦记着他们,他们实在太不是东西了!

    “各位的意思,我会代为转达,烦请各位服下丸药,告诉我体内蛊虫的情况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四人自打见了紫金蛊王,就对‘林昊’特别信服,既然是大哥的徒弟,来传达大哥的意思,他们照做就是。

    一人一颗,将丹药服下,一盏茶后,四人向内探知蛊虫的动向,发现之前还在他们体内活跃的蛊虫,已经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四人心中甭提多高兴了,赶紧告诉‘林昊’结果,看来大哥炼制解药的方向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夏侯襄点了点头,留下一句,“过几日再来,平日莫要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运起轻功,直接出了阵法,自四人眼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地上的四位都看傻了,他们月华祠当真是出能人呀!

    往日这个林昊看起来虽然不错,可今晚也太让人惊艳了吧?

    一直牵动着四人心情的蛊毒现在有解了,连日的担心终于有了着落。

    敖弈更是指天立誓,“这次若蛊毒得解,我敖弈往后当牛做马报答大哥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沈牧听后微一叹气,“五弟这话说的不错,当时咱们做错了事,又被宋尧迷惑,现在想来确实欠大哥的太多,我一定尽自己所能求得大哥谅解,往后唯大哥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老四说话不利索只能点头,老三崇清也立了个誓。

    虽然这番话没人听见,可举头三尺有神明,既然发过了誓便要遵从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说宋尧这厮,咱们怎么弄?”敖弈瓮声瓮气的说道,他实在恨宋尧恨的牙根痒痒,当日害了大哥,现在又来害他们,当真可恶至极!

    崇清想了想

    
共2页,现第1页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