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7章 西郊别院
    林娘子心下大喜,没想到峰回路转,鞭笞可比王爷的杖毙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激动万飞的林娘子连连叩首,谢王妃大恩大德。

    皖月嗤笑一声,任凭南楚侍卫将‘很傻很天真’的林娘子拖下去。

    她说的鞭笞,可不是抽两鞭子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没说数量,那就是鞭笞至死!

    杖毙?太便宜她了!

    夏侯衔知道皖月是什么意思,天祁鞭刑用的并不多,所以,林娘子不明白其中的意思,有情可原。

    杖毙对于林娘子来说,确实太轻了,夏侯衔头一次觉得皖月的决定合了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又叫来侍卫让其和南楚侍卫一起,一个人打得打到什么时候去。

    事情真相明了,皖月虽然不占理,但她也是被人蒙蔽,堂堂一国公主,气势必须要有,而且她绝对不会跟个妓子道歉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便算了,慕侧妃在府中行事还是谨慎些好,免得又落下口实。”皖月挑唇看向锦瑟,无风不起浪,若不是她平日太过张扬,怎么就有人跑来跟自己报信?

    无论真假,有人看她不顺眼,总是真的吧?

    夏侯衔冷哼一声,“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叫来替锦瑟守门的侍卫长,当着皖月的面说道,“往后,若再有人上门找慕侧妃麻烦,不用管她是谁?本王不到,谁都不许进院!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。”侍卫长连忙应到,心里却无奈,今日是侧妃娘娘非要跟着一起来的,本来他们的职责是尽到了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责怪侧妃娘娘,她是怕他们收到责罚,才出此下策的吧…

    夏侯衔拥着锦瑟走了,侍卫长带着自己的人跟在后面,似云和画儿二人低头立在一旁,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主子今日又被王爷下了脸面,怕是又要砸东西了吧?

    过了半晌,皖月还是安安静静的,就在似云和画儿都要怀疑自己耳朵的时候,她们听见上位的皖月开口道,“你们下去吧,本宫歇歇。”

    话语中,微微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似云和画儿没敢抬头,躬着身子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皖月稳了稳心中的怒气,去找小六儿送信。

    她要问问夏侯禹还要等到什么时候,她已经受够了夏侯衔!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夏侯衔还活着,她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的上涌。

    对夏侯衔的恨意,已经远远超过了对容离的。

    她等不了了!

    未时,夏侯禹带着引泉来到白麓阁,推门进去,发现皖月脸色不善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夏侯禹笑的温和,“谁惹我们月儿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夏侯衔到底什么时候死?!”皖月根本顾不上委婉,她要的是结果!

    夏侯禹一愣,接着笑出声来,“他又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便过去抱皖月。

    皖月一把推开他,眼中似有万把利刃,“你少糊弄我,我问你,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去死!”

    夏侯禹摇头轻笑,“现在在刚开始,你便沉不住气,那往后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!”皖月最烦他这样的弯弯绕,有什么话就不能直说吗?

    “皇上现在忍而不发,就是最好的信号,夏侯衔得意就让他得意,你我出手万一被夏侯衔识破,往后他有所防备对你我二人不利,”夏侯禹顿了顿,“可若是皇上出手,他便再无翻身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种时候,急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急不得!急不得!你每次都这么说,”皖月生气的说道,“到底让我等到什么时候,你总得给我个信儿吧!”

    平日里见不到夏侯衔,她还能忍,可一旦见到他,皖月能恶心好几天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关于夏侯衔的事情,我比你更着急。”夏侯禹收起笑容,认真的看向皖月。

    事关皇位,他要比皖月上心的多,越是这时候越需要沉住气,要等到什么时候,他哪里说得准。

    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推波助澜,顺便准备后手。

    皇上一定会发作夏侯衔的,西郊那边训练的也差不多了,待到夏侯襄从边关回转之前,宫里若还没有动静,他便准备逼宫。

    夏侯襄是个变数,他远在边疆自己还有出手的机会,若他回来,那当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会面不大愉快,皖月知道现在就算逼夏侯禹,他也没有法子,

    
共2页,现第1页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