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6章 你胡说什么
    ‘幽闭’是用于贵族女子的宫刑,与市井间的沉溏作用相似,为的是处罚那些不守妇道的女子。

    皖月脸色当即变得铁青,双手死死攥着椅子,她和夏侯禹本就有首尾,现在听夏侯衔如此说,立马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!”皖月声音微微有些颤抖,但若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说错了吗?本就是奔着男子来的,嫁了本王还装什么贞洁烈女,就你成婚前那些所作所为,被判幽闭一点都不冤!”夏侯衔显然也是气急,他冲皖月吼道。

    他在失去离儿的这段时间,只能留慕离在身边以慰相思之苦,他都已经下了明确的命令,不许皖月去找慕离麻烦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女人依旧我行我素,明摆着不把他放在眼里,那他还有什么必要给她留脸面?

    “与本王成婚,还敢与旁人私会…”

    夏侯衔的一句话,令稍微放松一些的皖月再次紧张起来,而后听他继续说,“别以为松鹤楼那次本王看不出来,你只邀了夏侯禹一个人!”

    皖月提着的心放下了,她还以为和夏侯禹的事情暴露了,这事无论在哪国,女子都是要受重罚的罪过,只要那事没被发现就好说。

    皖月冷笑一声,“王爷倒是伶牙俐齿。”

    “你,放肆!”

    伶牙俐齿多形容女子,而且大多数由旁人如此说出时,多是做狡辩之意。

    “本宫放肆?放肆的是她吧!”皖月一指锦瑟,“今日,她应了本宫的身份,这事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夏侯衔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似云,给王爷讲讲,今日发生了什么。”皖月唤了似云一声。

    似云福身一礼,接着将林娘子所述一丝不差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完锦瑟就来劲了,她窝在夏侯衔怀中,眼角噙着泪花,“不知何人在姐姐面前乱嚼舌根,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!”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自称本妃了?

    她只是没有解释而已!

    锦瑟心里绷着的弦放下了,本以为是皖月知道自己没有解释,所以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却原来是下人添油加醋,她就不用那般担心了,挣开夏侯衔的怀抱,跪在地上指天起誓,“姐姐和王爷明见,若是离儿今日有在公公面前自称‘本宫’,离儿愿受上天责罚,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皖月眉头一皱,她没想到锦瑟会发此重誓,难道说是下人混报?

    夏侯衔听完似云的禀报,心里也有些犹豫,若慕离真如此说,确实应该受罚,规矩不能乱,不过有他在,可以令责罚轻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慕离发下重誓,夏侯衔便放下了心,看来离儿是真没说,不然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去将禀报的奴婢找来!”夏侯衔厉声说道,都是这该死的下人挑起事端,他倒要看一看,是谁这么不知死活?

    夏侯衔觉得自己的态度已经足够明显,却不知府中还有如此不懂上意的奴婢,偷偷摸摸的向皖月禀报此事,看来是想致离儿于死地。

    双目露出危险的光芒,夏侯衔决定,无论这人说的是不是实话,她都得死!

    林娘子正咧着嘴扫地,今儿小赚了一笔,虽然不多,可是个好的开头,往后赚钱的机会还多着呢。

    越想越美,小曲儿都哼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扫着扫着,突然被两个侍卫一架,便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林娘子都蒙了,她刚刚想事情想的太专注,根本没注意身旁来了人,现在被架走,当时就慌了,不住的问道,“你们做什么?要带我去哪儿?”

    滋哇乱叫,如此聒噪听的人心烦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侍卫用手巾将林娘子的嘴堵上,一路架到王妃所居院中。

    被扔到地上的林娘子傻眼了,怎么王爷、王妃、侧妃都在呢?

    而且,这三人全部恶狠狠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林娘子哆哆嗦嗦的跪好,侍卫将她嘴里的手巾取出,林娘子心里极其不愿,看架势可能和她告密有关,这种时候还不如堵上她的嘴呢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皖月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被骗了,该死的奴婢竟然敢拿她当枪使,她一定饶不了她!

    锦瑟是恨她嚼舌根,今儿这事必不能善聊,这婆子太可恶了!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夏侯衔心中大怒,想不到又是这个婆子!

    这张脸他可忘不了,当初离儿在府时,她便克扣离儿的吃食,吃饭还要交银子,他现在想起来都心疼。

    夏侯衔抬脚便踹,将林娘子踹的翻了个个儿。

    林娘子一个激灵连忙爬起,扣头连连求饶,“王爷饶命、王爷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夏侯衔扬声下令,“将此毒妇拖出去,杖毙!”

    连问都不用问,他就知道肯定是这老妇作的妖,当初离儿没管她,没想到现在又起了害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皖月和锦瑟都不明白夏侯衔为何如此生气,不过皖月还是开口拦了下,她得知道关于锦瑟的事,她到底说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慢着,”皖月看向夏侯衔,“你与她有什么仇本宫不管,这事本宫得问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夏侯衔没多说什么,见了人他就知道慕离是被冤枉的了,皖月要问就问,正好能还离儿一个清白。

    夏侯衔将慕离护在怀里,轻轻安抚。

    “本宫问你,关于慕侧妃自称‘本妃’的事情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林娘子身子都快抖成筛子了,任谁看了都知道是怕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”  “这什么这?”皖月气的一拍桌子,这般看来她哪儿还有不清楚的,她深深呼了一口气,靠在椅子上,轻声说道,“慕侧妃说自己没有,你不是说还有许多人看见听见了?都是谁?叫过来,本宫想听听她

    们如何说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她…她们…她…”林娘子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,她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,最为关键的事,此时距离她告密还未到一个时辰,她银子都没来及的花,就被抓来了,自个儿这趟图了什么?

    皖月随手抓过桌上的瓷碗,冲着林娘子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里面还未喝完的燕窝、瓷器碎片混着鲜血,顺着林娘子的额角往下流。

    林娘子大叫一声,疼的她满地打滚。  “来人!”皖月扬声吩咐,“将她拖下去,鞭笞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