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4章 去把那个贱人 给本宫抓来
    第594章 去把那个贱人,给本宫抓来!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小太监脸都快皱成包子了,出宫前皇后娘娘曾交代,让他必须将端王爷带回宫去,端王爷这边又这般说。

    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太监,干嘛都这么为难他?

    “还不滚?”夏侯衔目光如剑,他不欲和小太监多费口舌,母后宫中他近期是不会去的。

    之前正阳宫的宫娥太监,曾每日堵在他下朝的地方,每个人的说辞都一样,皇后娘娘请他去正阳宫。

    夏侯衔简直烦不胜烦,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母后会对他说什么,正好手头有皇上那派下来的任务,夏侯衔当即便推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现在母后竟然将人派到他府上来了。

    小太监被这么一吓,喏喏的应了是,躬身退了出去,心里不住的哀嚎,看来只能回去领罚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正好和一个被众侍女簇拥而来的女子,那样子一看便像是府中的王妃。

    小太监并没见过皖月的样子,他见来人声势浩荡,理所当然的便向锦瑟行了大礼,“参见王妃。”

    锦瑟一愣,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内侍一眼,不知是宫中哪位主子身边伺候的人,但这一声王妃,倒是让锦瑟突然有了种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微微挑起唇角,“公公免礼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绕过他,带着身后的侍女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小太监起来时,觉得端王爷脾气那么暴躁的人,能娶到如此端庄贤淑的王妃,实在是王爷的福气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胸口,刚刚吓死他了,原本以为能嫁给端王爷的,大抵脾气不会太好,他听说端王妃还是南楚公主,当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而是,长得还漂亮。

    小太监叹了口气,他还是赶快回去复命,准备领罚吧。

    锦瑟让木鸢带着婢女在外面等着,她抬手轻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里面半晌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锦瑟微微笑了笑,推开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本以为进来的还是那个小太监,心下烦躁,刚刚敲门没理他,没想到还自己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…离儿?你怎么来了?”夏侯衔连忙搁下手中的笔,走过去拥住锦瑟。

    “您这是跟谁置气呢?”锦瑟娇俏的眨了眨眼,嘴角带着甜甜的笑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和你,”夏侯衔心情也跟着好了些,捏了捏她的鼻子,“爷可舍不得跟你置气。”

    “您又逗妾身。”锦瑟轻轻锤了他一下,娇嗔的模样让夏侯衔心间直痒。

    锦瑟将带来的水果摆在桌子上,她坐在夏侯衔腿上喂他,夏侯衔揽着锦瑟,大手丝毫不老实。

    不一会锦瑟呼吸便有些急促,二人自打上次在书房缠绵后,就特别好这一口,锦瑟衣衫尽除,书房立刻变得迤逦万分。

    **过后,夏侯衔脸上一扫之前的烦闷之色,细细抚着锦瑟的肌肤。

    锦瑟脸庞红润眼波流转,嗔了他一眼,用衣衫将自己裹住,背过身子将衣衫穿好。

    夏侯衔靠在桌边,从背后抱住她,轻轻亲吻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”锦瑟轻笑着闪躲,“痒。”

    那挑起的尾音令夏侯衔喉咙一紧,落下的吻又重了些。

    二人复又温存了半晌,夏侯衔才放锦瑟离开。

    书房外的侍卫有过上一次听墙角的经历,当慕侧妃再来时,他们可不敢再站书房门口了。

    远远的避到一处,不然他们太容易上火了。

    锦瑟面色红润的将书房门打开,带着随侍的丫鬟走后,他们才敢守在书房门外。

    而此时,书房院外,宫中太监跪地称慕侧妃为王妃的消息,已经传到了皖月耳中。

    皖月正吃着燕窝,听得此言,重重的将手里的碗搁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她可应了?”皖月皱着眉头,眼中满是厉色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扫洒林娘子就是来告个状,顺便讨个赏。

    自打被前王妃弄到二门,她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。

    在王府如此,回到家更甚。

    往日厨房管事是多大的肥差,愣是让她给整丢了,林娘子当家的又是个火爆脾气,知道了此事可是把她好一顿打。

    在家根本没好日子过,后来前王妃离府,后院终于到了柔侧妃一家独大之时,林娘子以为自己的好日子终于要来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前王妃把古月带走了,当家作主的一变,那像她这般往日在柔侧妃面前得力的人,还不得‘官复原职’?

    可事实证明,林娘子想的有些太过美好,在慕雪柔都自顾不暇的时候,如何还能记得他们这帮下人。

    新王妃进府,林娘子摸不准新王妃的脾气,不敢擅自往前凑,凭借自己那张老脸,托了不少人,这才谋了个稍微清闲的差事。

    本想着能去内院,结果银钱不够,没人给她办,却没想到是因祸得福,今儿让她碰到那么一幕。

    林娘子盘算着,新王妃不是个善茬,若是将此事报给王妃知晓,多少能得点赏钱,往后王妃要是让她盯着慕侧妃那边,那她不就算是王妃的人了吗?

    如此,林娘子才巴巴的赶过来,将自己所见所闻,添油加醋的汇报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回王妃,”林娘子来劲了,“慕侧妃自是端着架子,跟那位公公说话满口都是‘本妃如何如何’,奴婢在一旁听得都不像话,当时好多人在呢,王妃若是不信可以把她们都叫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林娘子在王府也不是白待的,这位王妃往日如何行事她都听说了,出手利落,最不耐烦和王府下人打交道,若是有不合心意的直接就处置了,哪儿会跟她们费那个劲。

    果然,皖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“行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似云送林娘子出来,并赏了几个银锞子,便让她走了。

    林娘子乐的合不拢嘴,看来往后她得多多帮王妃盯着那边才是,不过一个侧妃,出行竟然那么大派头,还真当自己的是当年的慕雪柔吗?

    慕雪柔又怎么样?

    想当初那么得宠,还不是说失宠就失宠,这后院啊,还得跟紧王妃的步伐才是。

    似云回屋时,发现皖月脸色奇差,她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“去把那个贱人,给本宫抓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