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9章 大勇 你试试
    第589章 大勇,你试试

    夏侯襄说完就完了,虽然不让申晟惊,可他还是彻底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申晟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侯襄说道,“你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侯襄点了点头,不进去怎么拿。

    “那…那也就是说,”申晟一瞬不瞬的盯着‘李大壮’,“你将阵法破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疑问句,而是肯定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侯襄丝毫不管申晟如何吃惊,在他看来,虽然内部的阵法不好破,可费些心力不是破不了。

    他不就想了五天,才破开?

    申晟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摇着头看着‘李大壮’自言自语道,“他们到底知不知道,自己放弃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两个少年,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,虽说外表其貌不扬,却不想竟然有如此本事!

    “大壮啊,你是怎么破开的?”申晟有点激动,那阵法他在身体完全恢复后去看了一次,回来研究了好久,就是没想到如何破解。

    申晟也不敢常常过去看,慢慢的记忆有些模糊,他功夫不精,总有巡夜的弟子,他不得不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夏侯襄也不藏私,将自己如何想的,如何破解的方法一说。

    申晟登时恍然大悟,有些事情就是这样,自己关屋子里,想到死都想不出来的关卡,可能别人稍一指点,瞬间明了,之后一切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“你确实很聪明。”申晟发自内心的夸赞道,这么年轻就如此厉害,以后可了不得。

    申晟欣慰的笑了,他现在倒是真的相信那日‘王大勇’对他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他的仇,眼前这两个少年,或许…真的能帮他报。

    “长老过奖了。”夏侯襄谦虚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蛊…”容离将话题引到蛊虫身上,盗蛊的过程可以略过,最重要的应该是关于蛊虫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此蛊为冰蚕蛊,”申晟将木匣拿到眼前,眸中微微带了些笑意,“已至金玉阶,是为师练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练的?”容离没想到竟然这么巧,后来一想也对,她师父练蛊成痴,这种品阶的蛊虫连顾芸都说她自己练不出来,“师父,厉害。”

    容离冲申晟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申晟笑了,“好多年前的事情了,我将它练至金玉阶后,它便一直沉睡不醒,我以为失败了,所以切断与它的联系,任它自生自灭了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申晟继续说道,“说起来,也是我对不起它。”

    申晟的目光一直不离冰蚕蛊,他感叹道,“没想到这小东西生命力还很强,到了现在竟然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”容离指了指冰蚕蛊,“它还在沉睡?”

    “对,”申晟点了点头,继而眉头微皱,“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缘由导致它如此,药材一直喂养妥当,冰蚕蛊因为自身的原因,需要至阳血液,想当初为师也是二十来岁的大酗子,可喂给它就是不起作用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申晟一直想不明白的,难不成是自个儿火力不旺,所以耽误了冰蚕蛊进阶?

    二十来岁…大酗子。

    听到这几个关键词,容离的眼神就止不住的往自家夫君身上飘。

    阿襄可是符合这些条件的,要不要试一试?

    “师父,您说冰蚕蛊需要至阳血液,若是现在有人试了,会有什么后果?”容离现在也不是练蛊小白了,她看了些资料。

    知道练蛊者的生命要和蛊虫联系在一起,若是滴血能将冰蚕蛊唤醒自然好,可若是唤醒,滴血之人有没有生命危险?

    容离觉得应该先将风险确认好,在考虑让不让阿襄试试,冰蚕蛊已练至金玉阶,再上一层就是紫金蛊王。

    只听她师父说,就知道紫金蛊王有多厉害了,若是阿襄能得了这么个东西,往后还不是无敌的存在?

    咳,虽然他现在就是。

    可谁也不嫌助力多不是?

    申晟想了想,“后果…左不过唤不醒而已,我已经将自己的和冰蚕蛊的联系切断,若是旁人喂了血,唤不醒也没什么损失,若是能唤醒,便直接和冰蚕蛊形成契约关系,以后冰蚕蛊便认喂血者为主。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申晟将目光转向‘王大勇’,他点了点头,开口道,“大勇,去将手指划破,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申晟觉得自己还真是老糊涂了,自己的徒儿不就是风华正盛的大酗子,自己当年的血不许,不代表他徒儿的不行。

    反正这蛊是他练的,若他徒儿能唤醒,正好算他给徒儿的一个见面礼,往后还能护他周全。

    “我?”容离直摇头,“我不成。”

    她一大姑娘,上哪至阳去?

    “怎么不成?”申晟眉头一皱,不由分说将‘王大勇’的手扯过来,抄起一旁的匕首就在他的手指上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‘滴答、滴答、滴答’,三滴鲜红的血液滴在冰蚕蛊的身上。

    容离觉得疼痛什么的,她倒可以忍,可她师父剌的也太利索了,都没给机会拒绝。

    申晟松开了他的手,转身去一旁的架子上拿药。

    早在申晟拿刀往容离手上划的时候,夏侯襄险些出招,最后能生生忍住,是因为看到了容离直冲他摇头。

    老爷子是好心,若是阿襄伤了他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索性要的血也不多,容离的手被松开后,就被夏侯襄给捉住,放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容离的脸‘唰’的一红,她夫君的唇瓣柔软温热,此时正包裹着她的手指,舌尖轻轻扫过,弄得她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老爷子拿了止血的药材转身,就发现‘李大壮’正含着‘王大勇’的手指,并满脸心疼的看着‘王大勇’。

    虽然申晟早就对二人的关系产生过怀疑,可自个儿想是一回事,看见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申晟不禁老脸一红,尴尬的将目光偏向一旁,这俩小子…他这个老头子还在呢。

    真是…

    ‘咳’申晟假意咳嗽了一声,意图在打断两个少年暧昧的行径。

    容离连忙将手抽了出来,这事闹的…多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大壮啊,这是十灰散,你给大勇上药吧。”申晟将药瓶递了过来,他还算是个开明的长辈,对晚辈们的情感状况…不怎么干涉。

    “谢长老赐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