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5章 冰蚕蛊
    第585章 冰蚕蛊

    围观的人都要惊呆了,他们不知道云耀还有这手艺。

    夏侯襄是早就知道,平日云老爷子虽然疼爱云耀,可他小时候皮实,总也闲不住。

    每每犯了错误,云老爷子就给他锁屋里,这也就从小给云耀创造了优良的外部学习条件,以至于到了十二三岁,开遍各种类型的锁头。

    不用别的,打眼一看就知道这锁好不好开,该怎么开。

    所以,看到木匣,夏侯襄第一时间想到了云耀。

    “嘿嘿,让我看看里面有什么?”云耀说着就要开匣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,放远点?”容离不放心的说道,可别有什么机关暗器,一打开‘噌’出来个冷箭什么的。

    电视剧里不常那么演吗。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夏侯襄轻声说道,他凭借经验判断,这盒子不可能有暗器,重量与木质相符,里面放的东西应该很轻。

    云耀是根本没管俩人咋说,话音落,他木匣都打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明黄色的绸缎上,一只通体雪白微微有些透明,食指指节一般大小的虫子趴在里面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虫子?”云耀奇怪的说道,“还是说,这就是蛊?”

    他没见过蛊虫,对于这东西不大了解,但虫子样的东西,估计是蛊的面大一些吧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蛊。”容离开口道,不过,这蛊虫长得也太好看了吧,跟她在月华祠瓷罐中看到的那些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白白胖胖的小东西,倒是有些像蚕,却又没有褶皱,全身光亮亮的。

    夏侯襄也没见过,但可以确定一点,昨日二长老放入瓷罐的,就是蛊虫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他看到,正在吞噬的那只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,回去问问?”容离说到,藏书楼里有个练蛊专家,正好今儿是检验她练蛊苗学习成果的时候了,看看老爷子知道不。

    夏侯襄点了点头,只能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。”温婉和沐蓉语的声音齐齐从屋内传出,声音颇为急切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什么东西这么香,敢情是冰蚕蛊,”顾芸瞬间来到石桌边,她也是功夫极高的女子,轻功自不必说,“你让人把我支开,就是偷偷研究这个呢?”

    后一句话是对云耀说的。

    云耀脸色微变,没想到被她看见,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夏侯襄和容离,人是她带来的,现在会不会坏事?

    容离眉头微皱,这姑娘从屋里出来到这儿,不止一点响动也没有,速度还极快,可见功夫之高。

    之前婉儿说她是相府家的小姐,文史之家的小姐,功夫会这么好吗?

    容离一时间对她的身份,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夏侯襄倒没什么表情,他想什么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问题有些棘手,被这姑娘看到了,接下里他们该如何做?

    温婉和沐蓉语两人跑了出来,满是歉意,刚刚说话说的还好好地,突然顾芸提鼻子一闻,接着就飞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可真是飞呀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紧张,我知道你们不是苗疆人,你们到现在还好好的待在这,不就说明我不是坏人,对不对?”说完,顾芸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苗疆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,况且两年前,苗疆颁布了新律,凡入苗疆者,都需要由苗疆本地的亲友带去官府报备并做记录。

    这一行十多人,凭空出现,她若看不出端倪,不是白在苗疆混了?

    顾芸心知他们不简单,到了苗疆一定是有事情才对,但他们到底做什么来的,顾芸不关心。

    那些身外之物,顾芸并不如何在意,最为关键的事,这群人很真诚,虽然总是让这个呆子带着她往外跑。

    顾芸自认,看人的准头,她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殊不知,她的一句话,让小院里的人更紧张了,至少云耀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看着我,我会不好意思的,”顾芸稍稍有些不自在,“今儿要不是我闻到好东西,是绝对不会如此的,我也知道说出来,你们可能就要提防我了,这个呆子往后可能也不带我玩了,我今儿真的,实在没…没控制住。”

    顾芸越说越小声,到最后嘟着嘴巴一脸的后悔,她这见到好东西就管不住自己的腿儿的毛病,实在改不过来。

    容离没想到顾芸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她在顾芸说话时便细细打量了她一番,一双眼睛干净明亮,说话爽快,看似皎洁又有些单纯。

    这些特质糅在一个人身上,倒没有让人感觉别扭,姑且当她是相府家的小姐,这样一个女子每日独来独往,又只赖着小五,从来不多事也不多嘴的姑娘。

    容离直觉上认为,可以相信。

    相信的,是她这个人没有坏心,至于其他,可就有待观察了。

    容离和夏侯襄对视一眼,两人眼中透露出的信息一样。

    被称做‘呆子’的云耀一脸纠结,这事可怎么弄,他万万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,早知道就大家进屋锁好门再开匣子了。

    如今这般,还真是…

    “顾姑娘,对蛊虫很有了解?”容离笑了笑,神色恢复往常一般,似乎刚刚的尴尬并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还成吧,反正从小玩到大的。”顾芸想了想,说的比较中肯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没什么好奇心,只是碰到好玩意儿了才这样,刚刚我就晃了一眼,没看太清,”顾芸陪着笑说道,“那啥,你们能再打开一次,让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没看清?”容离奇怪的眨了眨眼,“可你刚刚都叫出名字了?”

    什么…冰蚕蛊,不是吗?

    “我就看了个大概,觉得像,脱口而出的,至于成色什么的,我都没看清楚,”顾芸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我保证,绝对不上手,也绝对不会问你们这东西打哪来的,就看一眼,成不?”

    容离轻笑出声,起心思逗了她一下,“你怎么不说,这蛊是我们练的?”

    “嗨,会不会练蛊,我还能不知道吗?你们这几个都是外行,我看的出来。”顾芸倒是不藏着掖着,说话特别直。

    容离难得的卡了壳,行,他们的底儿人家都看出来了,反正其他的顾芸也不问,看看就看看吧。

    正好缺个懂行的,没准还能给他们解解惑呢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对视一眼,夏侯襄复又将蛊拿出,打开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顾芸眼睛都快直了,惊呼一声,“我的天,金玉蛊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