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3章 二长老
    第583章 二长老

    布衣男子微微躬身,“回尊者,其他三位长老,申时二刻,曾在白虎殿聚首,门外晏泱几人在把守,属下无法靠近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尊者的老人点了点头,他神色变得有些戏谑,“老三他们,真是越老越不识相了。”

    “依您看…”布衣男子没说完,而是静静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“千言,明日你出祠一趟,去跟刘员外说,他的要求本尊应了,老三他们,本尊自有办法让他们点头。”老人目光转向手里的瓷罐,唇边的笑意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“是,”千言应道,“时辰不早了,尊者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就睡,你先下去吧。”老人淡淡的吩咐了一声,目光不离手中的瓷罐。

    汹连忙飞上屋顶,待千言走后,它才又飞了下来。

    顺着刚刚的小孔向里看,那老者似乎像是在看宠物般看着手中的瓷罐,逗弄了一会儿,才起身走到墙边的木架边,将最下方的书籍挪开,地上,露出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老者将手里的瓷罐放了下去,又将书恢复原样,并从怀中掏出一张薄薄的纸出来,将其夹在最里面的一本书中。

    待一连串的动作做完,他才站起身,缓缓打了个哈欠,转身去往后面的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走时,他并没有将桌上的烛火熄灭。

    汹有些不解,想了想,决定先去别的地方转转,这处地方它记下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这座宫殿也够简陋,除了外形上与其他宫殿一样,门外的朱红漆柱上,竟然一点装饰都没有。

    前面路过的那些,可是花纹繁杂,就是没人住,现在这间有人住了竟然没有刻画纹饰,它实在搞不懂。

    汹顺着一个方向飞,空着的宫殿有很多,它细心观察后发现一件事,没有人住的宫殿烛火,要比有人住的宫殿烛火,亮的多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可是帮了它大忙,因为凭借这点细小的差别,它又找到一座有人住的宫殿。

    那门外的柱子却与刚刚见到的不同,上面是朱雀纹饰。

    对于上古四大神兽,汹相当崇拜,它们的形象,它也熟记于心。

    瞅瞅人家,再看看自个儿,同样是动物,看人家混的。

    当然,人家血统纯正,被世人崇拜很正常。

    绕着宫殿飞了一圈,它在后面才看到有剪影的窗子,依旧戳了个洞向里看,里面的人年岁看起来小一些,正盘腿坐在床上打坐。

    看了半晌,那人也没动地方,汹实在没耗过人家,自己飞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月华祠内部的范围是在是太大了,汹绕着飞了一圈,用了半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回到起点,夏侯襄正在树上等它,汹往他肩膀上一落,便将自己所看见听见的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里面的宫殿大大小小无数间,都是精致奢华的建筑,无一例外被烛火照的贼亮,五长老住的位置它已经飞过一遍了。

    若它没猜错的话,千言去的那间宫殿应该是二长老所住,其他四位长老按照四象分布。

    左青龙、右白虎、前朱雀、后玄武。

    四间宫殿环绕二长老的宫殿而建,呈合围之势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在外面还听见里面问,‘老三他们,有动静了吗?’,应该是有什么事情,他们没谈拢。”

    “都睡下了?”夏侯襄望着里面灯火通明的一排排宫殿,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“嗯,我飞回来的时候,特地绕着他们屋子飞了一圈,都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汹再次腾空而起,夏侯襄踩着屋顶上的砖瓦,飞速向前,最先去往二长老的屋子。

    掀开屋顶山的砖瓦,夏侯襄从屋顶上方直接落入屋内,汹被他派到寝房去看着二长老,若是醒了,他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按照汹所述,夏侯襄先找到了那张夹在书里的字条,上面是一封求蛊的信件。

    夏侯襄快速浏览了一遍,心里有数,原样放回后,又将书本搬开,一只瓷罐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打开盖子,里面一只正在蠕动的虫子,吞噬着一旁的小虫,这罐中到何种蛊虫,他不清楚,若是能让申长老看一看便好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易打草惊蛇,就在夏侯襄将书放回原位之时,忽然一个汹影飞速落在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片刻后,身着中衣的二长老,拿了个茶杯出来。

    他半夜醒来,屋里的壶里没了水,他只能出来倒茶。

    打着哈欠,将倒好的茶水一饮而尽,二长老拿着杯子正准备往回走,忽而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房顶上的汹,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只见二长老转身往回走,之后…将桌子上的茶壶给拎走了。

    待屋内重新归于平静,夏侯襄将瓦片盖好,带着汹去往下一个地点。

    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,嘴里直念叨,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要露馅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神色有些凝重,若那位就是月华祠的二长老,他的功夫可不弱,显然和外面那些只练蛊不练功夫的弟子,不一样。

    二长老,可是个实打实的练家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若是单打独斗,自然不在话下,可若使用上蛊,谁胜谁负,可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其他四位长老的屋子转了一遍,那几个人睡得很踏实,夏侯襄进去后如入无人之境,间或还能听见打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过,没什么收获就是了。

    记下几人寝殿的方位,接着去往月华祠中,最高处的屋檐观察了半晌,这才直奔汹口中千言去过的屋子。

    汹在外面看不全,只知道里面是一排排的木架,木架上有匣子,至于里面是个什么东西,它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到了这儿,夏侯襄没有直接下去,屋子里的烛火太亮,这样一来,若是屋内有人影走动,立刻便会映在窗子上。

    外面有个人经过,不用进来,便知里面有人侵入。

    想必,他们大晚上将烛火点亮,打的也是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刚刚夏侯襄观察过,月华祠内部的守卫一共有两队,每队五人,穿梭在各处宫殿前的甬道之上,步伐有力,腰间带着佩剑。

    与外面的巡逻队大相径庭,这里守卫的功夫可以和皇家内院相媲美。

    所以,夏侯襄需要想个万全的法子,在调查有所收获之前,他不能暴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