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2章 宫殿
    第582章 宫殿

    定好计策,不能现在就来,三人待到晚上,夏侯襄去伙房报了到,以确保伙房的人都能看到他。

    等伙房都没了人,容离和小九并汹大白都来了。

    今儿出任务汹得跟过去,所以,留大白一个在房间,容离不大放心,索性将小家伙也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多亏司玉帮她定住了大白的身形,不然若是任由它长,现在大概藏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到了伙房,大白从凤九玄的衣襟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揣它的活,夏侯襄要自个儿来,但被容离无情的驳回,他得去伙房转一圈,被人看到肚子鼓起来,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容离想着她来,可夏侯襄能干吗?

    轻飘飘的看了凤九玄一眼,凤九玄相当懂事的举手,像这种重活,还是他来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确定没人来之后,夏侯襄先将脸洗了,并脱了外裳,露出里面的夜行衣。

    许久未露出真容的夏侯襄露了这么一小脸,容离站在一旁,心里不住的感叹,她家相公穿什么都那么帅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瞅瞅那长相、那身材,紧身夜行衣一上身,妥妥的型男。

    容离的眼睛都快粘在夏侯襄身上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感受到容离的目光,在还未上妆之前,他冲容离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容离觉得自己心跳加速,秒变迷妹,笑的那叫一个甜蜜。

    凤九玄敲了敲化妆箱,“你俩够了,你,赶紧过来化妆!”

    果然,秀恩爱什么的,最讨厌了。

    凤九玄打更的时候叫过林师兄的早儿,对于林师兄长什么样也就留了心。

    这会儿给夏侯襄化起来相当得心应手,就是夏侯襄比林师兄稍微高些,这倒不碍事,大晚上的也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凤九玄速度相当快,没一会儿就给他化好了,正巧林师兄别的簪子也是白玉的,夏侯襄随身带着容离送他的那只,现在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梳妆完毕,夏侯襄将面罩戴好,确定身上没有纰漏,他走到容离面前,轻声道,“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容离点了点头,不放心的嘱咐道,“你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小离儿,我会保护好他的。”汹适时的飞到夏侯襄的肩膀上,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脉脉温情。

    凤九玄悄悄的给汹竖了个大拇指,干的漂亮!

    夏侯襄走了,容离不放心的站在门口看了半晌,直到他的背影看不见了为止。

    容离坐在伙房的春凳上叹气,凤九玄边收拾化妆箱边斜眼看她,“快打住吧你,才刚走,你就整的跟深闺怨妇似的,我这么长时间没见语儿,像你这样了吗?”

    容离也斜了他一眼,“那能一样吗?语儿在别院里,安全有保障,我家阿襄这一去,还不知道会如何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天,他能有什么事,碰到他的人才应该自求多福,我还没听过战神什么时候输过呢,”凤九玄收拾完东西,自个儿往容离对面一坐,“我看你呀,就是关心则乱,咱们战王爷再不济逃命总是会的,顶着那么一张脸,倒霉的只能是可怜的林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道理我都懂,”容离点了点头,凤九玄说的没错,“可就是管不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谁让去的人,是她家相公呢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可越来越多愁善感了。”凤九玄眨了眨眼,之前的她哪儿会坐这儿瞎操心?

    还是说,成婚就变了?

    不能啊,凤九玄疑惑的看着容离,好像也就最近才开始。

    大白在桌子上‘喵嗷呜’叫了一声,接着撒娇打滚卖萌逗容离开心。

    凤九玄看在一旁插科打诨,分散容离注意力,对于战王大大的战斗力,他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此时,无声无息破开阵法的夏侯襄,正站在一棵大树之上,眉头紧锁的看着脚下的宫殿。

    就是,一排排的宫殿。

    本以为破开阵法后,看到的应该是和外围一般,成拱形分布的建筑。

    他能想到这里面不简单,可没想到如此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之前有阵法罩着,从外面看,内围的地方并不大,其余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一排排的建筑,夏侯襄觉得若是五个人住在里面,实在太过奢华了。

    脚下那个五进院子大小的宫殿,被建造的错落有致,金碧辉煌,给人一种缩小版皇宫的错觉。

    殿顶铺黄琉璃瓦,镶绿剪边,宫门处的赤色通天圆柱,正脊饰五彩琉璃龙纹及火焰珠,此时天色以晚,宫殿檐下挂着红灯笼迎风摇曳。

    因需要练蛊的原因,月华祠最初选址时便挑了山脉的阴面建祠,阴气常年累月的堆积,再加上练蛊的原因,两厢相互作用,让月华祠的上空常年笼罩着一股灰蒙蒙的雾气,令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到了夜晚,雾色渐浓,月光清冷,宫殿外无一丝声响,只有一盏盏红灯笼置于檐下,无端端给人一种诡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夏侯襄再三确定,没有其他阵法的存在,他丢给汹一个眼神,汹心领神会,拍着翅膀往宫殿的深处飞去。

    汹边飞边细心观察,每一座宫殿看起来极为相像,并且都被烛火点亮,从窗子上来看,并没有剪影,里面大部分应该是没有人的。

    再向里飞,汹看见有一个布衣男子,捧着托盘向一间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汹直接跟了上去,待男子进了房间,汹用嘴将窗纸啄破了一个小洞,偷眼去瞧。

    只见那人将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匣子,放在房间里的木架子上。

    放好后,又从隔了一排的架子上拿下一个木匣,之后将匣子端走了。

    汹记住屋子的方位,远远的跟在那名男子身后,这么规矩的动作,看起来应该是要去见重要人物才是,它得跟紧了。

    那人一直向深处走去,待走到深处一所宫殿才停下,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一道略微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布衣男子推门进去,回身小心的将房门关上,汹左右看了看没人,消无声息的在窗纸上啄了小洞,借着光亮向里看去。

    里面,一位老者坐在主位上,手中拿着一个瓷罐正看向里面。

    那位布衣男子将手中的木匣呈了上去,老者打开木盒,从里面拿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似乎还在动,汹离的有些远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只见老者将手里的东西丢进瓷罐,不知看见了什么,唇边带着满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老三他们,有动静了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