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0章 啧 怎么说…
    第580章 啧,怎么说…

    申晟没想到容离直接就来了句‘师父’。

    他一愣,连忙让容离起身,徒弟可不是乱收的,他还没心理准备呀。

    容离可不管这个,她属于见便宜就上,她家阿襄不能随随便便拜师磕头,这活儿就她来呗。

    再说,这么好的机会,不把握住是傻子啊。

    “您不用有心理负担,我这个徒弟也不用您教什么,主要任务就是逗您开心,大壮他害羞,徒弟您只收我一人便成,他负责给您做吃的,”容离嘴相当快,一伸手将桌上的酒端手里了,“您要是觉得行,徒弟我以酒代茶敬您,若是您嫌徒弟我资质愚笨,咱就当这事没发生过,反正您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如此光棍儿的话,申晟大概头一回听,也难为王大勇,拜师这么严肃的事,能让他说的如此轻松。

    反正他这一身本事也没人传,临了能收个徒弟,也算没白来这世上一遭,至少本事能给世人留下。

    申晟也没收过徒弟,对于拜师礼不太了解,敬茶倒是必备的。

    申晟端了容离手中的酒一饮而尽,“徒儿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容离站起身,笑的异常开心,一旁的夏侯襄忍住摸她脑袋的冲动,也跟着笑。

    他的离儿笑起来很有感染力,若非有外人在,他一定抱一抱她。

    这么聪明有可爱的媳妇儿,他这是什么运气,竟然被他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您坐,徒弟我不大聪明,咱丑话可先说在前头,不带急眼的,不然我可能会被您骂死。”容离决定先给申晟打个预防针,她可是一点练蛊的常识都没有,别给老人家气着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师父我也没带过徒弟,咱们互相学习,互相进步啊。”申晟倒是挺谦虚,他还担心给人孩子带不出成绩来。

    容离和申晟倒挺有共同语言,俩人商量着接下来的课程怎么安排,容离顺便还套了申晟几句话。

    申晟还在月华祠内部时,他虽然并不长出来,可对于五位长老的习惯,他还是有所了解的。

    五人各有所好,虽然不知容离打听这个是做什么,出于对于徒儿的喜爱,申晟还是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容离摸了摸下巴,认真思索了半晌,接着似下定决心一般,看着申晟道,“师父放心,您的事我记心里了,万事有我。”

    申晟震惊的看着容离,他没想到刚认个徒弟会这如此说,自己的事情本来与他无关,他竟然在想着如何帮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不用担心,我心里有数,”容离冲申晟笑的很灿烂,反正他们迟早要对上五长老的,左右不过顺手的事,能做到什么程度,不试试怎么知道,“就是,万一做的不好,您别责怪徒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申晟叹了口气,他发现自己收的这个徒儿,好像和他想象中的不同,个子本来不大的他,说出的话竟然会让他从心底里相信。

    哪怕不会练蛊,也不会功夫,可是不知为何,他对于这个徒弟的话,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不会,你放手去做,有什么需要师父的,尽管开口。”申晟拍了拍容离的肩膀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目标达成一致,接下来一切就变得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容离和夏侯襄天亮时回到住处,凤九玄依旧去睡觉,可他们二人却没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申晟给容离布置了任务,既然要学习练蛊,基本知识申晟已经讲了,接下来就是实践。

    瓷罐、蛊苗、药粉,申晟将练蛊所需之物交给容离,并将其中要领告知二人后,让他们先回去试试。

    容离将瓷罐放到阴暗处,他们这个院子本就偏僻,边边角角潮湿的地方多的是,而且不会有人来,所以根本不用放在屋内,她找了个角落,将东西都放好,确定没落下什么东西,这才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夏侯襄则在研究月华祠内围处的阵法,他马上就能破开了,因此顾不上休息,想着先将阵法解开,他就能去内围探一探了。

    据申晟所说,月华祠有价值的东西,全部在内围,那些弟子手中,有用的东西不足整个月华祠十之二三。

    五个长老一直不舍得将好东西给弟子用,他们觉得那是浪费。

    好东西只有在他们手里,才能发挥最大价值。

    贪婪的种子早就埋在五兄弟的心里,只不过有的茁壮成长,有的还不大明显罢了。

    容离知道夏侯襄在做什么,她忙完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也不打扰他,开门出去找大白和汹两个了。

    它们这偏僻归偏僻,可有一个好处,就是破房子多。

    容离给两个小家伙收拾出来一间房,往日两个跟着她都是各住一间的,现在非常时期,分开住也不方便,所以两个小的目前住一间。

    推门进去,没想到凤九玄在里面呢,正端着盘子给两个小东西喂食,听见响动连忙回头,“忙完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头一回整虫子,还挺不习惯,”容离蹲在凤九玄身旁,“你要学不?”

    容离想着凤九玄晚上不能跟着她和阿襄去,申晟讲的东西他也听不到,若是想学练蛊,她可以将每日学的交给他。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,”凤九玄听罢直摇头,“我看见软体动物就浑身不自在,你还让我玩虫子,那不是要我命嘛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一大老爷们儿,竟然怕虫子?”容离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说怕,”凤九玄满脸纠结,“就是,啧,怎么说…”

    他一时半会想不出个可以用来形容的词语,那种感觉很难说的。

    “恶心、膈应、一脚踩上去‘叭’一声浑身起鸡皮疙瘩、看见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形容的已经很到位了,赶紧吃饭吧。”凤九玄赶紧拦住一边吃饭一边淡定给他总结感受的汹,他听得都腻歪,也难为它还有食欲。

    “这就够了?我还没开始发挥呢。”汹拿眼瞟他。

    “不用,”凤九玄斩钉截铁的说道,“汹兄大才,在下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服就成,”汹傲娇的一甩头,转眼看了眼大白,“看着没,多跟你师父我学学,你…算了,你还不回说话呢,先单个字儿往外蹦吧,诶…高处不胜寒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