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7章 你能不能长点脑子
    第577章 你能不能长点脑子?

    “母后,您也说让儿臣好好争一争,儿臣现在按照您所说,正在努力让父皇看见儿臣的优点,您怎么突然又劝儿臣小心了呢?”夏侯衔有些不耐烦,他想以反问去堵皇后的嘴。

    皇后确实被他问的一噎,不过很快开口道,“争,也得保证自己的安全,才能去争去抢,若是连命都没了,拿什么去争?”

    皇后话说的有些重,但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父皇每每开口,便是称赞儿臣,儿臣自认行事没有任何不妥,何来危险一说?”夏侯衔心里烦躁不已,说到底还是母后太小心了,他不欲再说,“儿臣心里有数,母后若是无事,儿臣便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夏侯衔,你能不能长点脑子?现在你父皇那已经有了参你的折子,你还在这骄傲自大,本宫怎么生了你个这么愚蠢的东西!”皇后显然被夏侯衔的态度激怒了,怒火一上头,自然顾不上话中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小时候她没少骂夏侯衔,夏侯衔本来心中也有所抵触,现在皇后开口说他蠢,他自然受不了。

    夏侯衔梗着脖子,脸色憋得通红,“母后既嫌儿臣蠢笨,儿臣便不在这儿碍您的眼了,儿臣告退!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皇后再说什么,直接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从他的步伐中不难看出,夏侯衔也是气急了的。

    皇后坐在主位上,无力的揉了揉眉心,小时候她的儿子多乖巧懂事,从来不会跟她顶嘴,对于她说的事情也通通都会答应并且照着去做。

    果然,儿子大了不由娘。

    皇后全身被无力感侵袭,她是为了衔儿好啊,此事非同小可,她不能让他一意孤行,再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。

    紫娟见端王气愤不已的离开正阳宫,她一进殿又看见皇后的状态不对,心知母子俩应该是闹了矛盾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给您按按吧。”紫娟轻声对皇后说道,并走到她身后,抬手帮她按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哎…”皇后叹了口气,半晌没说话,任由紫娟帮她按着,自己闭着眼坐在凤椅上。

    她到是想过将周全德说出来,不过自己儿子什么样她也知道,周全德如此是为了报恩,若是哪天让衔儿吐露出去,身首异处是一定的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强有力的帮手,现在还不能丢,她得想法子将衔儿劝过来。

    这孩子就是太倔,也不知道随谁。

    皇后心里叹了口气,着实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就在紫娟以为皇后已经睡着了的时候,皇后突然开口说了一句,“明儿你再去等端王,让他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紫娟轻声应了,没敢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夏侯衔一肚子的火往回走,倒没忘了去取头面,带着东西回府,刚进府门,便看到等在院内的慕离。

    夏侯衔觉得心里的火气稍微小了些,尤其是看到那双眸子后,怒火更小了。

    “离儿。”夏侯衔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“爷,您回来了,”慕离微笑着说道,漫步行来,拉着他的手,满眼都是他的倒影,“累了吧,快进屋歇歇。”

    这般小意温柔的样子,成功抚慰了夏侯衔那颗冒火又受伤的内心。

    服侍他换了常服,锦瑟坐在一旁为他烹茶。

    这是她入府一来,特地为夏侯衔培养出来的习惯,每当他下朝的时候,锦瑟便等在院中。

    待到他处理公务之时,她便坐在一旁烹茶,所谓素手泡制、玉器生香、清香馥郁、直沁心脾。

    美人烹茶,单单只是看着,便无比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如此肖像容离的容颜,那么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为他煮茶,夏侯衔觉得心里被幸福填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爷,尝尝?”锦瑟俏皮的看着夏侯衔,轻松的语调微微上挑,听得人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本来繁琐的烹茶过程,因是经了美人手的缘故,看起来除了美并不觉得耗时。

    夏侯衔接过茶盏,放在鼻端,清新的茶香钻入鼻中,让人有品尝的**。

    抿了口茶,夏侯衔点头,“离儿泡茶的技艺,越发娴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过誉。”锦瑟稍稍低了低头,恰到好处的漏出天鹅般的脖颈。

    夏侯衔心中一动,将她拉入怀中,自是一番宠爱。

    半晌后,二人都有些气喘吁吁,锦瑟连忙起身,红着脸行礼,“不打扰王爷处理公务,离儿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水光潋滟的双眸看了夏侯衔一眼,微微一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夏侯衔坐着没动,他心中的责还未平息下去,又被锦瑟那一眼看的更甚,这般模样出去,容易被人看出端倪,正好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了。

    从素锦轩带回来的盒子还放在一旁,夏侯衔想着,午饭时给离儿送过去,正好就歇在她那了。

    锦瑟回去时,经过皖月住的院子,别看她入府这么长时间了,对于这位王妃,可是一面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市井间关于这位王妃的传说也有不少,为了战王爷千里迢迢从南楚过来,结果战王爷不要她,她竟然还跑到丞相府去闹。

    结果被相府大小姐打了出来,那一幕可是好多人都瞧见了,相府大小姐彪悍善妒的名声也是那时候传遍大街小巷的。

    锦瑟弯了弯唇角,说来这端王府也是可以,两任王妃都与战王爷有关,又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见了面。

    不知,她的前姐姐和现姐姐是怎么想的呢?

    木鸢跟在锦瑟身后,见主子停了,眼前正是王妃的院子,她轻声问道,“主子,要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锦瑟扶了扶鬓角,转开目光,径自走了。

    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当自己的侧妃娘娘,现在这个身份她很满意,没必要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当家主母不召见,她没必要往人家眼前凑。

    一个国公主,与她这样身份的人共侍一夫,想来也是心里极其窝火的吧?

    她这么懂事,就不去给人家添堵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被锦瑟认为正堵心的皖月,正在宁王府和夏侯禹进行到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依旧是之前的小院,两人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叶岚臻在隔壁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了下来,却不知…是为了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