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1章 顾芸
    第571章 顾芸

    云耀的意思是,我想起来家住哪儿,就不劳姑娘费心了。

    可还没说完,姑娘斜着眼看他,“知道就把地址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云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,怎么说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他看姑娘的表情,觉得自己刚刚可能没发挥好,隐隐有要露馅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诶?那边干什么呢?”云耀突然目及远望,一副疑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哪儿?”下意识的,姑娘就转过头去瞧。

    小巷子里什么动静都没有,姑娘登时便明白,自个儿被骗了。

    扭回头,果然见小巷空空如也,刚刚还站在她对面的酗儿,早就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闭了闭眼,再睁开眼时,胸有成竹的往一个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想甩开她?

    没门!

    这才有了人家姑娘追云耀追上门的一幕,云耀跑的时候还想呢,实在太险了,这要被打听到落脚点,那他可就犯了大错了。

    院子不是不是他一个人住的,那么多人在一起,他得万分小心。

    苗疆这个地儿,可邪性呢。

    关上院门,以为已经万事大吉的云耀,万万没想到,那姑娘闻着味儿就追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哪儿是英雄救美?这明明是肉包子打狗啊!

    也不能这么说,大概是他长得像肉包,所以比较吸引狗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那姑娘已经知道他住哪了,还不依不饶的追着他跑。

    一见面就是:你还欠我小贼呢,在我没有找到下一批小贼之前,你得陪我练手。

    这日复一日的,云耀根本不敢再院子里待着,真真正正的天不亮就走,天黑了才回来。

    那是起的比鸡早,睡的比狗完。

    云耀不禁在心里哀叹:他容易嘛他!

    可不知人家姑娘怎么玩的,无论他藏在哪儿?甭管啥时候都能被逮着。

    温婉打听清楚人家姑娘姓什么叫什么,家里是干嘛的之后,就不怎么管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那姑娘对云耀确实没恶意,而且每次看小五的眼神一日亮过一日。

    没谈过恋爱的时候不了解,现在小院里的俩姑娘可都是经历过春心萌动,并且有主儿的人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喜欢的人是什么样,她们门儿清啊。

    这姑娘看似无理取闹,每天一个劲儿追着云耀跑,又说赔小贼又说比试的,可说到底还不是想和小五多待会?

    那姑娘怕是自己还没明白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年轻人嘛,一开始糊涂很正常,况且,要是不糊涂,他们上哪看戏去呀?

    温婉等人每日也跟着早起,不为别的,就为给人家姑娘指路。

    容离听着温婉的讲述,脑海里不自觉的便勾勒出小五每日过得鸡飞狗跳,外加自己人也给他挖坑的情形。

    诶,不得不说,她没亲眼看着,好遗憾呀。

    要是她在,那甭说,嘿嘿,小五一定会过得更精彩的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你们多看着点,另外那姑娘的家世打听清楚没?门第高不高在其次,咱们小五得找个家世清白的人家。”容离心里想着若是这趟能给云耀找个媳妇儿,那就再好不过了,云老爷子那挺急的,这个小儿子最不让他省心。

    这要是云耀能定下来,云老爷子还不得乐疯?

    “说呢,我们是谁,”温婉拍了拍胸脯,“我留人家姑娘问话,就是这个意思,都打听清楚了,顾丞相的幺女顾芸,那姑娘让我们叫她芸娘就成,家里都这么叫。”

    “当天回去,墨尧四兄弟轮番跟的,保准错不了。”温婉没敢让一个人跟,这姑娘鼻子灵,万一闻出点什么,倒显得他们不会做事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跟踪人不好,可这不是天祁,他们想知道什么,不用出面,总要各种办法能知道。

    现如今只能先如此,事关他们一群人的安危和小五的幸福,即便有些上不得台面,也只能这般做了。

    顾芸只关心云耀,其他人如何,她根本不关心,也不好奇。

    按理说,头一次看到他们这一院子人,怎么也会问一嘴。

    可顾芸就直截了当的去堵云耀,别的啥事都入不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人既然没危险,看热闹谁不愿意?

    是以,只要云耀一回来,立刻受到所有人亲切友好的问候,并且,旁敲侧击的问问‘今儿又在哪儿被逮着了?’‘打没打架啊?’‘和姑娘吃饭没啊’云云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云耀每天往外跑,除了早饭,剩下两顿都是不在家吃的,那怎么解决,和谁解决,不就是问题了吗?

    若是和人家姑娘一起吃的,那可是增进感情的好机会呀。

    云耀苦着张脸,饭是肯定吃了,而且还是人家姑娘付的钱。

    一提这个云耀就觉得没脸,他一个男人,还从来没让女人掏过银子!

    当然,他以前也没机会跟女孩儿一块吃饭。

    不是云耀不付钱,是这钱,他根本没办法掏。

    之前来了苗疆,他们只是出去打探消息,并没有花过什么钱。

    平日里出去采买,都是那小桃几个丫头和墨尧几个侍卫给办的,所以,云耀不知道苗疆的钱,和旁的国家使的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银叶子、金叶子,这些才是苗疆流通的货币,他要是拿着一锭银子往外掏,直接就暴露了不是苗疆人了?

    所以,头一回在外面吃饭的云耀,成功石化了,他要是一个人,给就给了,关键身旁还跟着一个时刻跟着他的姑娘。

    听温婉说,人家姑娘名叫顾芸,是苗疆相府小姐,这要是他身份一暴露,再给他问个底儿掉,一大家子人不就跟着暴露了?

    顾芸眨巴着大眼睛瞅着他,瞅着瞅着,发现他半晌没动,不说走也不说再来一碗,面前的碗已经见了底儿,他低着头不吭声,就盯着碗瞧。

    顾芸怀疑,他是不是要把碗给盯个洞出来?

    刚准备开口,突然,顾芸福至心灵的想着,这人看了半天,不会…没带钱吧?

    越琢磨越觉得是如此,顾芸忍着笑意,起身前往账台。

    按理说,顾芸一走,云耀应该赶紧跑才是,可他饭钱没付,怎么能走?

    余光看到顾芸向账台走去,他想着应该是付钱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等她付了钱走了,他再去付钱,这样就不会被她发现了。

    顺便回趟家,拿点钱出来,不然他这样实在没安全感呐。

    正想着,一根糖葫芦出现在眼前,接着便响起一道口齿不清却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。

    “喏,给你的,下午有集市,咱们去逛逛,逛完再打架呀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