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4章 字据
    第564章 字据

    练蛊本就极费心神,加之申晟武艺不精,即便有些内力,可动作并不快,被宋尧轻易躲过。

    一击未成,再想得手便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申晟灵光一现,忽而换了方向去拿那张字据,他见宋尧贴身放着,下意识的认为字据一定是极其重要。

    申晟料对了,以往都是求蛊时立下字据,待交蛊时,蛊毒和字据一同交付给买家,这样一来买家不会在月华祠留下把柄,也省下日后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次所做交易虽有不同,却更加精细,求蛊者不是苗疆本土人,对于如何使用蛊毒并不精通。

    所以,那字据上不仅有求蛊者的印信,另外还有被下蛊者的名讳,下蛊的任务,如何操作得月华祠的人亲自来。

    申晟凭着直觉误打误撞向字据出手,宋尧防备他伤自己性命,向旁边一躲,却没想到申晟要的是他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申晟凭着一股子冲劲儿,借着刚刚的力道转了方向,在宋尧还未反应过来之时,将他手中的字据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抢过来要如何,申晟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宋尧大惊,这东西极为要紧,就算申晟在他眼里是将死之人,可也大意不得。

    万一将字据毁坏,他虽知道入蛊者姓甚名谁,但就怕记错,再向雇主确认,那可是大忌讳。

    宋尧也是习武之人,出手一掌拍在申晟的胸前,申晟登时便呕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殷红的血液瞬间浸透衣襟,申晟后退了几步,全身的力气似被抽干了似的,噗通一下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的出,他伤的极重。

    宋尧眼睛一眯,眸中杀意尽显,他沉声吩咐道,“字据不能落入他手,大家一起上!”

    罪人,不能他一个人当。

    现在的申晟根本毫无抵抗能力,他只要趁乱取他性命便可,但这事所有人都得沾上,大家本来就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,没道理只让他脏了手。

    刚刚发生的事情只在一瞬间,其他四人还未反映过来,现在听宋尧一喊,四个人八只眼睛齐齐看向申晟。

    字据是要交还给买主的,这是规矩不能坏,四人未多想便迎了上去,根本不知,他们想要的是字据,而宋尧想要的,却是申晟的性命。

    宋尧也往前凑,申晟心知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,更何况是面对五人的合围,他心知今日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申晟对自己将要死了的事实并不如何遗憾,他只是遗憾没能夺回那害人的东西,若是自己命殒,那东西一定会被交给买主,到时无端端害了另一个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他的罪过。

    申晟眼睑渐沉,双目正要缓缓闭上,他死之前不想看到这些所谓‘好友’,他这一生所做最失败的事情,恐怕就是交了这几个朋友。

    若是能重来一世,哪怕再与他们相交,他却再不会和他们共同开创门派。

    想来,安安心心当一辈子读书人,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既能光耀门楣,也不用再面对现如今这般,完成兄弟反目的情形。

    申晟嘴角露出苦笑,他活的还是…太失败了。

    就在申晟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,他觉着胸前微痒,接着紫光乍现,一只紫蝶破衣而出,耀眼的紫光刺的人双目睁不开。

    申晟没想到,已经进入冬眠期的紫金蛊王竟会忽然醒来。

    此时,它身上的紫光大盛,宋尧他们分毫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紫金蛊王功力大增,申晟捂着胸口,跪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,只听半空中一道低沉的女声响起,“快走!”

    紫金蛊王有灵智申晟知晓,可是开口说话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申晟也意识到现在不是愣神的时候,若自己逃不脱,便白白浪费了它救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申晟咬着牙,拼尽全力站起来,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申晟虽然常年不出自己的房间,可月华祠初建之时,整个设计图出自他的手笔,对于月华祠何处能藏身自是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只是等闲能藏人的地方,他知道、宋尧几人也知道,申晟并不打算如此做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入冬时节天黑的又早,申晟强撑着一口气跑到藏书楼后的空地上,用石子摆了个简单的阵法藏身。

    待入夜后,他再另寻别处。

    本与宋尧几人对峙的紫金蛊王,在感知到自己主人已经有藏身之地后,它才渐渐飞远。

    宋尧几人之前根本就不敢动,但凡他们有去追申晟的意思,紫金蛊王立刻会飞到那人面前,并微微抖动着身子。

    淡紫色的粉末从蝶身之上扑簌簌的下落,这些都是剧毒之物,沾身则亡,宋尧几人就算胆子再大,也不敢挪动分毫。

    对峙半晌,紫金蛊王飞走,宋尧几人也明了,申晟怕是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藏身,不然它不会飞走。

    宋尧胸中怒火中烧,今日本是要除掉申晟的,谁知竟被他逃了!

    申晟命大他不管,可申晟手里还拿着买主立下的字据呢。

    打开练蛊的瓷罐,宋尧先把蛊收入囊中,字据没了倒不算顶要紧的,求蛊者不是苗疆人,山长路远,他们送蛊时大不了说字据忘带了便是,难道还为了这么一张纸,在让他们跑一趟?

    再说,求蛊者知不知道他们这的规矩还两说呢,到时…见机行事吧!

    只是,申晟必不能留,宋尧吩咐下去,并连夜画了申晟的画像。

    别看申晟是建祠之人,可月华祠的弟子,没几个见过他的。

    对于捉拿一事,宋尧也是编的煞有其事,申晟一朝从月华祠的创始人变成了强行人祠的匪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申晟的画像广为流传,月华祠门内弟子无不留意此人。

    宋尧专门问过看守大门的弟子,根本没有任何人出入的踪迹,由此可见,申晟还没跑出月华祠。

    只要人没出去,就一定能找到。

    宋尧撒出人将各个能藏人的地方,翻了个底儿掉,然而申晟就像凭空消失一般,什么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兄弟中的其他四人觉得宋尧有些过了,既然申晟已经跑了,蛊虫他们也已经拿到,那就交蛊拿钱便是了。

    将人往死路上逼,是不是有些过分?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